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31)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4 23:23:46  点击:9133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31 东非大裂谷和内罗毕的枪声

        乔治果然没在营房过夜,早上5点半才回来,他声称是和渔民打鱼去了,大家肆意取笑他。记得给他看手相时,他说他离婚了,唯一的儿子跟了妈妈。所以他是自由人,不管是假公济私,还是公私兼顾地改了路线,都属人之常情。

        出发一个小时发现车厢漏油,接近坦肯边境才找到修车的。路易领着我们混在头顶肩扛的人群中步行过海关。路易是小戴好帮手,他俩都讲非洲语。非洲语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语言,只有20多年历史,词根大多是荷兰语,所以有时伊万娜跟家人打手机,小戴能听懂一些,尽乱接下茬。

        我们顺利地离开了坦桑尼亚,在肯尼亚边境却差点又捅了大漏子。

        肯尼亚海关的办公桌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恐怖的办公桌了,半寸长的飞蟑螂到处都是。填表时,一不留神碰了它,它蹭地一下飞你眼前抖翅,抖出你一身鸡皮疙瘩。不过签证官态度和蔼,也不硬敲竹杠,有商有量地跟大家探讨每个个案的签证费是应收20美元还是70美元。像我,一进一出,不到48小时,属于过境,20美元;而塞治、挪威姐妹散团后,还要返回坦桑尼亚去爬乞力马伽罗,然后再回到内罗毕,就是70美元。

        海关是一排平房,几间小屋。办了签证,我们坐在门前台阶等车修好来接。也是鲍勃该着有事,他见旁边办公室门上方挂着“犯罪办公室”(crime office)的牌子,觉得有趣,就要求汉娜为他照相留念。我提醒道:“这可是海关啊!”但也许这里实在没有海关样子,难以取信于人,他俩都没听,一个摆姿势,一个端相机。这时办公室里冲出两个制服警察,呼叫着抓住了汉娜。汉娜忙说不是自己要照相,相机也不是她的,只是帮朋友忙。警察说那我不管,拿相机的是你,就抓你。我们都吓坏了,急忙认错求情,又说还没有来得及按快门,尚未构成犯罪,你的证据恐怕不够。那警察气势汹汹地对汉娜吼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会把你扒光,拿鞭子抽……”相信这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唯唯诺诺,连连称是,说尽了好话,装尽了孙子,就差集体跪了,风波才算平息。

        等了两个小时车才修好。近午时分,我们停在一溜店铺旁,小戴说这里是观赏东非大裂谷的最佳地点,给大家20分钟。不等下车,一群妇女已将车门堵住,迫不及待地领我们穿过店铺间的空场,来到一垛矮墙边,然后一对一,背书一样地开讲起来,也不管你听不听,懂不懂。她们的英语不咋样,速度又快,我根本不知她们在说什么。我对跟我单练的那个女人连说不用、不用,可她还是滔滔不绝。随着她们的手势,我猜也猜出来了他们在说:瞧,那是火山口,那是溪流,那是村庄,那是森林……

        我想象中的东非大裂谷不是这样的。它应该是与峡谷类似的陡峭地缝。都说它是地球“最大的伤疤”,又给我的想象平添了幽深、绵长的哀伤。可今天到了跟前才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若不是有一块与可口可乐并排的广告标明:“东非大裂谷:海拔8000公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眼前颇为辽阔的景色与地缝联想到一起,倒像是在许多地方见过的普通山区,只有远处一个火山口略显不同的地壳沧桑。

        东非大裂谷南起赞比西河,北至马拉维湖分成两岔。看了地图我知道此地是裂谷的东支,也是主干,它会一直向东北方向延伸,劈山裂水,趟红海,不到死海不罢休。观赏裂谷的最佳方式是乘飞机,可惜我飞来非洲时是在夜间。又一个失算教训。

        对于东非大裂谷的形成和未来命运,科学家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它正在以每年2至4厘米的速度继续开裂,大约2亿年后它将把非洲一切两半,那时候我面前的将是一片汪洋大海,地球的现状也将彻底改变。想到这里觉得有趣,眼下的人们应该想不了那么远,可他们兜售商品的急迫劲儿,倒像已等不到明天了似的。

        车继续沿着裂谷奔驰,时常能看到山间一闪而过的湖泊和湖泊上粉红翩翩的火烈鸟。自从进入肯尼亚,就越来越像中国过去的农村了,圆形或方形的草木屋不见了,路边是玉米地、茶叶地,还有铁皮顶的长方屋,每路过一个村子,依然有小孩子冲过来向我们挥手。

        坐在最后一日的车中,看着队友们的背影和窗外,忽然萌生一种强烈的心愿:我希望这车子就这样永远地开下去,开下去,永远载着我去向不可预知的今晚和明天。

        到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宾馆时是下午2点。在停车场吃过简易午饭后小戴和乔治就要走了,他们要赶在晚六点海关关闭前离开肯尼亚,以便能在5天内赶回约翰内斯堡。我把剩下的“麝香虎骨膏”都给了小戴,又帮他复习了一遍眼保健操,本想再嘱咐几句话,他却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他的脸伏在我的头顶上,我的脸贴上了他的胸膛,他汗湿的胸脯一起一伏的频率很快,胳膊也在颤抖,后来终于哭出声来。

        “宪,宪,”他低声轻唤。我让他抱了几秒钟,队友们的肃穆以及相机的咔嚓声让我有些难为情。我推开他,扬起脸说:“be good!(要乖)我明年就来看你。”他抹着眼睛,撇着嘴角,透过蒙蒙泪眼,那张圆圆的脸更显稚气可爱。

        塞治和我商量,九个人,五间房,反正总要有一个人单住,他想跟我换,单住这最后一晚。伊万娜跟卡门说:“给我最后这次荣幸,请让我和宪住一回吧。”我很感动,这样一来,我就和全队所有的女孩子同过寝室了。

        乔治曾一再叮嘱我们:内罗毕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城市之一,就像戏称达累斯萨拉姆为“deity salaam”一样,非洲人戏称Nairobi(内罗毕)为“Robbery”(抢劫)。我们要做到:第一,不单独上街;第二,上街不要穿带口袋的衣裤,更不能带包,若想带个苹果什么的就拿在手中让人看见,别放兜里。总之不能勾起他人抢劫的欲念;第三,不能随便叫出租车,需要的话要让酒店前台联系。

        下午我们全体一道出门。塞治让我们口袋里放钱,说万一遇劫,总要让劫匪有所收获,否则惹恼了他们,图增凶险,我问带多少,他说20吧。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市中心,果然如乔治所说,满大街都是人,但没几个带包的。我们逛了一个书店,刚要过马路,就听“嘣嘣”两声枪响,下一个路口的人群潮水般向我们涌来。万没有料到危险来得如此迅速、真切,我们顿时失了方寸。我左边是路易,右边是伊万娜,我们拉起手随着人流乱跑,又随着人流减慢速度,进而停住,然后四处寻找队友。等人聚齐了开始打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坏人打劫,还是警察开枪抓劫匪。让我们诧异的是,我们接连问了几个人,包括平民和警察,却没有一个人理会我们,淡淡说声不知道,似乎嫌我们少见多怪。市面也恢复了常态,几分种前发生的事情好像只是我们几个外乡人的幻觉。伊万娜哭着喊着要叫出租车回去,我们这么多人,两辆不够,还要彼此分开,大家都不同意,最后一起匆忙赶回旅馆。

        堂堂一国首都,把游客吓成这样。本来我还抱怨只呆一天太少,如此看来肯尼亚不游也罢了。

        我将洗好的橘黄色体恤衫给鲍勃送过去。“我以为只是个玩笑,你真的要送给我吗?”他吃惊地问。在桑给巴尔岛时,鲍勃看上了我这件印着电脑上常见的诙谐脸谱的衣服,我当着众人说等我回到陆地有了别的衣服穿就送给他。他说愿意花钱买。我说:“不,我不卖旧衣给朋友。”他就问:“难道这也是你们中国人的习俗吗?”我说:“我也很喜欢这件衣服,所以几次trade我都没有舍得。但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如果朋友喜爱我的东西,只要能够,我都拱手相送。”他又问:“只要是朋友喜欢,你们就一定相赠吗?”我说:“才不,你若是喜欢我的项链,我就不会给你,因为这是我的朋友送给我的。”

        从岛上回来就出了“题字事件”,我俩很少说话,他没有想到我会在临别时特来履行诺言。

        我俩并排坐下进行了一次恳谈。鲍勃说他以前从没有接触过中国人,在他的印象里,中国人是一个点头哈腰的民族。是我,彻底扭转了他对中国的认识。他表示要在三年之内到中国旅游,我说你可以住我北京家,我家好几个人可以讲英语,即使我不在他们也会接待你的。他很感动,再次为那天的事情道歉,并诚恳地说他当时只是想与众不同,以显示他的有趣,以为大家会哈哈大笑,没想到每个人看后都摇头皱眉,有的人还立即表示了不满,他觉得很无趣。我的那封信是他这辈子从未受过的最严厉的批评,更促使他认识到自己分不清时间场合乱开玩笑的浅薄无知,以及美国式的玩世不恭如何遭世人厌恶。谈了一个多小时,从中国人、美国人到战争、宗教、传统、现代、家庭、婚姻,我们坦率真诚,不回避不同见解,甚至企图为一个非常严肃的课题寻找答案:若是美国不管世界“闲事”了,只顾发展自己,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塞治他们走过来,我恢复了惯常的话中有话的玩笑口吻:“鲍勃,你不许trade我这件衣服,除非你没吃的了,可以用来trade面包。”鲍勃说:“我就是饿死了,这件衣服也将是我身上的最后一件。以后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发给你一张我穿这件衣服的照片。”

        我送给斯提娜一件京剧脸谱的丝褂,送汉娜一条梅花丝巾,送路易几个漂亮贝壳给他的小妹,又把没有用完的洗衣粉和驱蚊剂留给了塞治,总之,我送给了他们一个中国人的祝福和善意。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