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30)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4 23:22:57  点击:9166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30 维多利亚湖畔BUSHMAN(丛林人

        今天就要离开塞伦盖蒂了,大家希望小戴再在公园里转一转。早上又碰上一拨回乡的兽群,和昨晚的基本一样,但大家兴致不减。两天里遇见三次,是不是说明马赛马拉那边也提前进入了旱季呢?

        小戴试着走生路game一把,却不巧把我们的车陷进了泥淖,这要是被公园的人发现还要罚款呢。因为游客只准走规定路线。大家七手八脚、献计献策又东张西望、胆战心惊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脱险,连睡觉的垫子都用上了。

        下午“放水”,我露一大“怯”。由于小戴严禁走进丛林,只能在路边“解决”。我朝车后走了10几米,还嫌太近,趁他没注意溜进矮树林。没想到我“正在进行时”,一辆观光车由远而近,本来已经开过去了,忽然一个急速倒车,瞬间停在了我的身后。我回头一看:可了不得了,几个镜头全对着我,我吓得提裤子站起,头也不抬地跑回车上。不敢去想那帮家伙是不是笑破了肚皮。

        还算运气,我们的车刚驶出公园大门,便下起倾盆大雨。雨点砸在水泥地上,溅起老高的水花,车窗玻璃炒崩豆似的噼里啪啦响,可见度只有几米。这是我在非洲遇上的第一场豪雨,乔治说雨季正式到了。

        按规定行程,我们应该回阿鲁沙市,然后去肯尼亚,可是我们车却向相反方向开,来到维多利亚湖边的穆索马(musoma)。大家问为什么改变路线,小戴说因为这个营地有乔治的女朋友。不管真假,多走一个地方总不是坏事。
          维多利亚湖是非洲最大的湖,绝大部分在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境内,是这两国与肯尼亚的界湖。湖边总长约3200多公里,平均水深40公尺,盛产非洲鲫鱼,养活着周边数以百万计的人民。我们的营区设在湖湾渔村,与渔民的水泥屋紧连,湖风腥气刺鼻,除了营区的沙滩,遍地是破碎的铪砺和水植,无法赤足行走。

        今天是最后一次睡帐篷了,每一个人都请我为他们拍摄搭帐篷的纪念照,乐意我发表。

        我们在这边用湖水清洗白天垫车时的橡胶垫子粘上的沙土,而十几米远的另一边,一个光屁股男人却正将沙土揉进头发,然后像揉进了洗发液那样使劲搓,再将头扎进湖水清洗;再过去十来米,一个女人正在洗菜。同样的沙,同样的水,对不同的人竟如此地不同。

        很想洗个热水澡,找到管事的,人家答应5点以后供应热水,我兴高采烈地通知大家。小戴心疼地对我说:“宪呀宪,你怎么这么傻呢?你现在告诉了每一个人,大家都会等到5点。可是这里只有一间浴室,一箱水,到时候你又不会抢第一,等轮到你时水又凉了。”我愣了一下,说:“我没想那么多,只知道有好事要分享给大家。”

        这些天小戴对我特别好,不光再不捉弄我了,还处处为我着想。那天在火山口见我情绪低落,他千方百计地逗我乐,还紧搂着我拍合影,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我想可能是因为他在桑给巴尔玩排球时扭伤了背肌,我每次休息都给他按摩的缘故吧。他常常毫不掩饰地说:“what I’m going to do without you”(没有了你我可怎么办呢?)我不光给他揉背,贴麝香虎骨膏,鉴于他的职业一开车就是一天,很费眼睛,我还教他做眼保健操呢。

        真又让他说准了,最后我还是洗了个凉水澡。

        这里的黄昏美不胜收,湖水在落日下荡漾起无边的金色,几只通身雪白的长腿水鸟在湖边和水面追逐嬉戏,构成一幅生气勃勃的金舞银歌图。我披着湿发加入其中,追着银,踩着金,顶着余晖,拥着我美不胜收的晚景。

        晚饭后,我在唯一有灯的休息室写日记,小戴孩子气地捧来一只刺猬。我问起他将来会不会娶一个黑人为妻,他想了想,认真地说肤色不是问题,问题是文化和麻烦,然后他回忆起过去。

图说:小戴捉来只小刺猬


        小戴的父亲是建筑师,母亲教小学,他和姐姐从小由nanny(保姆)看护,三人亲如手足。他就是总不明白为什么安娜(nanny的名字)不能像他和姐姐一样坐公园里的长椅,只能坐在地上。更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不管他们到哪里去,都只能步行,因为白人的公交车安娜不能坐,黑人的公交车他和姐姐不能坐。他虽然只有五、六岁,但作为男孩子他坚决不肯让瘦小的安娜姐姐背,有时一走就要走上一两个小时。他说完拿出手机让我看照片,他家是一幢白色的宫廷式两层建筑,大庭园,非常气派,他爸妈姐姐都很漂亮。他说现在给这家公司打工是为了积累经验和资金,一年后他就要成立自己的旅行社了。

        我本来打算睡车上的,但到了十点半,鲍勃路易要开party,需要车中音乐。乔治帮我在湖边连夜搭帐篷。好位置已经没有了,只在离湖水仅10米远的地方找到一块平地,旁边有一张椅子,一个小圆桌。天阴沉沉的,大风呼呼作响,营区外无数的野狗叫声震天,我难以入睡,望向“山雨欲来”的无边黑暗。
这时,一个黑影朝这边走来,他身材短粗,身背弓箭,打着发辩,这典型的丛林人特征让我吃了一惊。我跟他讲英语,他没回答。看不清他的脸,但能感到他在微笑。我示意想看看他的武器。他将弓取下递给我,那弓不大,很粗糙,我又指了指他的箭,他从箭囊中抽出一支让我看,摇摇头却不递给我。我恍然大悟,那箭头是有毒的。他走向那张椅子坐下,顿时与夜色融为一体。有这样的守夜人,我再也不担心湖水涨潮将我卷走,再也不担心坏人进帐偷我东西,再也不担心野生动物自主造访。我钻进帐篷,踏踏实实地睡着了。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