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14)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1 23:37:11  点击:10299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14 只要是有男有女的地方

          睡梦中被男人的鼾声惊醒,意识到门窗紧闭的车中另有旁人,猜也能猜出一定是浑不吝的戴瑞克。他不是说会睡车外的吗?小戴只有26岁,跟我差着辈儿,我倒不太介意,只是怕吵了他不敢自由翻身,这下半夜就没睡好。也多亏是没睡着,当我感觉腿上有异,手电光下见一条寸来长的白虫子正在爬时,我居然稳住了自己,没有跳,没有叫,而是沉着地、肝儿颤地、慢慢地把手伸出蚊帐,撕下一角车椅兜中的杂志,将这来路不明的软体访客剥离我的皮肤,包在纸中。我为自己的胜利骄傲得无以复加,因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虫子上身的情况下做了回自己的主人;也因为仅仅过了数个小时,我就实现了对自己的承诺。

          昨晚严重失态,造成大家不欢而散,我倍感耻辱,躺在“床”上我暗暗发誓:绝不再为区区蝇虫叫出一声!没想到上帝对我的考验来得如此之快,而我,也终于在这虫比米多的非洲治愈了纠缠我几十年、魔咒般的“恐虫症”。

          天大亮了我还是不敢起身,因为小戴今天要给我们开6个钟头的车,还要准备三餐。我就这么眯着,想着,直到听他轻唤一声:“宪——”

          我披了长衣走过去,见他是睡在司机座后面的卧式冰箱上。圆圆的脸上尽是孩子气的笑容,弯弯的睫毛下眼波雾般柔润。他盯着我,欲言又止,女孩子一样的红唇努了努,终于轻轻吐出一句话:“我从来没有睡得如此香甜。”

          撒谎!我听到他不停翻身、叹气,甚至自言自语。认识他10多天了,从相互间敌视对立到今日同厢而眠,我能感到某种情感在生成。我转过身收拾床铺。路易从外边打开车门,似乎吃了一惊。小戴还是不起床,我目不斜视地越过他下车去了。

          早饭时,鲍勃不怀好意地说:“嗨,你俩在卧室里关着门干什么来着?”我答道:“我视小戴犹如亲子(I take him as my son),你以为呢?”口气半玩笑半认真,一下就把他噎了回去。我偷看了一下小戴的反应,毕竟强充了人家大辈儿。他低着头装作没听见。我给这种特殊状态下的特殊关系定了性,并昭之天下,心里踏实了。

          停车放水时,发现树脚卧着只小动物。洁白如雪的羽毛,动也不动。我打手势招呼大家来看,小戴跑马上说是猫头鹰幼雏,已经死了。见我不信,他蹲下翻过僵硬的尸体查看,一边说:“已死多日了,没伤,奇怪,怎么尸体还能这么完整?”我有些伤感,在非洲大地,有多少无害、美丽的生命,就这样并非因食物链法则,不明不白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她的爸爸妈妈呢?他们有没有在找她,有没有找她过?有没有因为疏忽职守而伤心?

          两点多我们到了卢安瓜河畔紧邻卢安瓜国家公园的露营地,迎接我们的是热情的地主——狒狒,不等车停稳,它们就站在野餐桌上向我们行注目礼了。小戴提醒大家,车窗门要随时关好,个人物品不要随处放;吃饭时要小心树上、背后会窜出个家伙跟你抢食物;最好车旁总有人看守,以防大狒狒砸破玻璃偷东西。
          我和挪威人一起搭了帐篷,今晚还得和她们睡,因为关上门窗后,车里就是“桑拿”。

         还好,我们人多势众,咋咋呼呼,平安吃了午饭。年轻人冲向游泳池,我自告奋勇守车,反正要写日记。两只小狒狒探头探脑的,碍于纪律,不能喂它们,也不敢喂它们。在桌旁坐下还没有动笔,就这短短的几分钟,除了狒狒,我还看到了蝴蝶、蜥蜴、蜘蛛、蚂蚁、火蚁及不知名的昆虫。它们就在我的眼前飞,手边爬、身旁窜,我居然做到了熟视无睹。

         环境改造人,意志塑造人,始信焉。

         塞治洗完澡过来看书,我交班给他就冲凉去了。天气热得不像话,洗完澡还是浑身汗,本想找个阴凉处继续写,游泳池那边传来鲍勃的喊声,说水里凉快叫下水玩。待走近才发现,鲍勃、路易、小戴,这三个男士都光着屁股趴在胶垫上漂浮。见我一时发呆,他们得意地哈哈狂笑。挪威姐妹身着比基尼在一旁草地上烤皮。

       “哼!想拿我开涮?你们还嫩了点。”我一言不发,转身就走。等我再回来手中已多了长焦相机。他们仨吓得“哇,哇”大叫,拼命往远处划拉水。可巴掌大的泳池他们能逃到哪里去?结果三条“光猪”挤着排成了一行,脑袋没处躲没处藏的。这回轮到姑娘们笑了。更可笑的是经过多日暴晒,他们周身已成古铜,惟有中间一节仍保持本色,但见六片白白的半圆,和蔚蓝色的水面相映成趣,我老实不客气地“啪、啪”照了好几张,扬言要贴网上,等他们拿钱来赎,然后索性坐草地上打开了日记本,看他们怎么出水!

        “她不走了!她不走了!”鲍勃连连惊叫。

           伊万娜走过来,坐我身边,忽然问我对团队的看法,我回答得非常小心。没想到她倒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给我听。她抱怨车中音乐声太大;疑心有人看不起她,并且告诉了我昨晚“惊蛇”的真相。原来果然是路易对我做了恶作剧,见事情闹大,躲起来了。挪威人想揭穿,又被塞治制止;鲍勃、小戴觉得好玩,看我哭了又于心不忍。然后他们就分裂了,女孩子们笑够了认为男生欺负我太过分,所以昨晚早早散了。

          感觉到大家越来越喜欢我,信任我,还是欣慰多于气恼。我说:“我怕虫、怕蛇是病态的,从小这样,也不能怪人家不知道,谁能想到我这么大岁数,到处乱走,不怕老鹰倒怕飞蛾,不怕老虎倒怕老鼠呢?这事已经过去了,大家还是高高兴兴地在一起吧,我不生气了,你也别多想了。”伊万娜低着头,脸红红的,眼望别处,冷不丁幽幽说道:“戴瑞克不喜欢我。”

          我吃了一惊,心想早上不过是说了句玩笑,难道还真拿我当小戴妈啦?嘴上却说:“哪里会?他就是一个粗心的大孩子。”说实话,我眼睛挺毒的,头几天我就发现这个荷兰姑娘看小戴的眼神不对,划船时她俩一组,她更是脉脉含情的,每次休息都为小戴按摩,还把自己的补水护肤霜全抹在小戴发红的背上。但我哪有心思管别人的“八卦”,所以并没走脑子,也没注意这两天他俩之间怎样了。原来伊万娜还真的喜欢上了大一岁的小戴,可是后者却明显地疏远她,还骗她说自己结婚了,有孩子等等。但伊万娜问了路易,路易说小戴连固定的女朋友都没有。

          我能说什么呢?我要真是小戴妈,或许还能帮她说上几句话,或许把事情搞得更砸。我猜这胖姑娘只是想找个可靠人诉诉心事,就给她一个耳朵吧。唉,小小的10个人30天的团队,弄得跟小社会似的,还挺复杂的呢。
 

        晚上的节目是自费night game drive(夜晚开车去国家公园寻观动物),30美元两个钟头。我有些犹豫,因为明天白天还要去。我问了小戴,他说:“去!因为有的动物是夜间活动的,特别是猎豹,白天很难看到,而且你仅有一次机会。” 我决定听他的:去。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