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13)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1 23:31:16  点击:10362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13,蚂蚁惊魂

          半夜蚊帐掉下来,索性当了被。

          4:30全体睡意惺忪地拆营拔寨,我时间宽敞,收了“床铺”下车帮这帮那的。我们今天要一直往东北方向开,能走多远走多远。小戴说如果不出意外,可望在天黑前到达预期目的地——赞比亚东部的Luangwa地区(卢安瓜)。

          10点多路过首都卢萨卡,在一个购物中心停车,小戴给大家一个小时换钱、补充物资、上网、发明信片。可能因为是星期六,但见人头涌动,车辆穿梭,花团锦簇,椰树高耸,一派繁荣景象,只需把黑人和白人的比例倒过来,此地就可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任何一个shopping mall媲美。
 


 

          我直奔网吧。这里的网吧一般都设在咖啡店里,经打听1美元20分钟,价钱公道,网速也不错。“维多利亚瀑布”时就想上网,但那里是10分钟1美元,而联上网就要半小时。

          出来两个礼拜了,第一次能跟亲人说上话,顿觉百感交集,手不由发抖。虽然这次是团队行动,但我内心深处却深感孤独,似乎比以前真正的只身浪迹江湖更觉无助。看着先生和女儿的名字,心头一酸,指尖不禁流淌出几行泪水,激灵一下,又赶紧删掉;再打几行,再删。最后我打出来的句子是这样的:“哈哈,没生病,没挨咬,拍了好多的动物照片,爱你们。”抹了把眼睛,Send(发送)!下线。

         出了网吧只剩15分钟了,待去银行换钱绝对来不及,我到超市去碰运气。一进门我就扬言:本人只有10分钟采购,若不能用信用卡只能作罢。那个经理摸样的人想了一下说你可以用。我很得意,因为刚才碰到鲍勃、赛治,他们都被告知这里不接受信用卡,那个经理一定是被我的气势镇住的。我发现这里的商品价格跟加拿大的差不多,我买了水和水果。回到车上,斯提娜正在抱怨防晒霜贵:一小瓶相当于19美元。是够坑人的,不过换一个角度看,坑得也有道理:人家非洲人天天晒,年年晒,祖祖辈辈晒,根本不需要防晒,这玩艺儿是人家辛辛苦苦去你们的地界拉来专为你们服务的,不宰你们一把哪还有天理?

         每人发个汉堡包当午饭,车就开了。


 

         离首都越远,窗外景色越让人心焦,焦得如同沿途的焦土。不管途经的村落大小,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必有破衣烂衫的孩子们跑到路边高举起手掌,甚至争先恐后地追着车跑。我猜想,一定是有好心的,或有别意的游客曾从车上撒下过零钱或吃食,才会令这些孩子们养成了见车就追的习惯。也许,确有一些穷人从中受益;也许,确使一些富人心有所安,但这里面隐含着多少种族间的荣辱尊卑,潜藏着多少对人的心智与尊严的腐蚀?我想不通,我若是此时扔下几张钞票或是几枚硬币,看着这帮孩子们打打杀杀地争夺,到底我是在行善呢,还是看了场便宜“马戏”?

         郁闷。

         从津巴布韦一路走来,所见房屋大多是呈圆锥形,既尖尖的草顶,圆状的木墙或土墙;可过了卢萨卡后,材料相同的房子就变成了梯形,房顶还是尖的,但房体变成了四方形或长方形。忘了在哪本书读到过,这种住房建筑上的区别是基于不同的信仰:靠南方的部族相信鬼怪是藏在角落里的,所以他们把房子造成圆的,让鬼怪无藏身之处;而越往北,人们越不信这些老话了,所以会建这种空间利用更为合理的方形屋。

         我在车里一般穿拖鞋,“放水”时急着跑下路基找“地儿”就忘了换。一不留神划伤了脚,而且又伤在倒霉的右脚大趾上。这是两天中第三次伤它了。前两次都是搬折叠椅时被铁架子砸的,都砸在同一个部位。眼瞅着脚指盖儿由红变紫,又由紫变红。这次是脚趾头肚擦破一大块皮,血流不止不说,我咬着牙用酒精棉清洗可怎么也洗不干净,黑石渣陷进肉里不出来,疼得钻心。
          这次出门更加充分暴露了我手脚不协调的弊病:胳膊不知道大腿在干什么,右手不知道左手在做什么,屡屡自残。前天更绝,本来想往脚脖子上喷驱蚊剂,结果方向拿反了,喷进了自己眼里,幸亏随身带了眼药水急救。不由想起了女儿,为她的将来太息一声,她和我犯一个毛病,丢三落四,毛手毛脚,不知我们是遗传了那位祖先的不良基因,或者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抑或是该着我们天生短路?

          整整开了12个小时才到了海拔1800米的山腹营地。营盘不大,除了我们,只有稀稀拉拉几座帐篷,设施非常简陋,但防范却较以前的宾馆式营地还严,有高墙围着,还有配枪的警卫。小戴说附近小偷多,有一次,半夜一对父子叠罗汉欲爬进车窗行窃,被他发现,一拳打倒俩。他叮嘱我今晚要关上门窗,反正山中清凉,不会太闷热,他会睡在门外为我保驾。

          晚餐是意大利面,别人搭帐篷时,我给小戴打下手,吃饭时也坐在小戴身边继续聊为什么赞比亚人不开发赞比西河运,即能省能源又可创造就业。突然下肢刺痛,我低头一看,惨叫一声,几乎晕厥。说实话,面对犀牛河马我也没有如此惊恐过。

          我到底见到了什么呢?我见到自己的鞋上、袜上、裤上爬满了咬人的蚂蚁!特别是我雪白的袜子上堆积着密密麻麻的黑云,在白晃晃的车灯下触目惊心。有的蚂蚁已爬上大腿根部,我不敢再往深想它们长驱直入到了哪里?

          为防蚊叮,我一到晚上就将长裤掖进袜子,但完全没有想到还要慎防蚂蚁。众目睽睽之下,我不愿继续出丑,放下餐盘跑上车,脱下袜子扔下车,然后大开杀戒。我用最强力的驱虫剂满腿喷射,双脚乱跺,连碾带踩。这些可恶的蚂蚁,就像已经钻进了我的心脏,我的血管,令我全身麻痒难耐。赛治上来问我在干什么,我说这么多人的吃喝都在车上,我不能把蚂蚁带给大家,他就拿来扫帚帮我清扫蚂蚁的尸体和尘土。我重新换过袜子,又喷上了药剂,然后惊魂未定,但装作若无其事地端起餐盘继续吃饭。刚吃一口,脖后一凉,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蛇。可怜我已经绷到了极点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住这百上加斤的折磨,我又是一声尖叫,而且比上次更加凄厉。我的铁餐盘叮当落地,刀叉东一个西一个,连惊带吓加羞愧,我的眼泪终于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多希望有一双臂膀搂住我说:不怕,不怕;多希望有个地洞能钻进去藏羞。在大家压抑的哄笑声中,我说声对不起,拾起餐盘将两次都完不成的晚饭统统倒进了垃圾。小戴拿来威士忌给我压惊,姑娘们也关注地围过来查看,都说没发现什么,可是我能肯定确确实实发生过什么。塞治又拿来了上次的药膏帮我涂抹,不大一会儿,大家纷纷散去。我察言观色,觉得又有什么事情不对头了。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