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11)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1 23:14:12  点击:10408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11,赞比西河遇险

          一夜基本无眠,河马的高分贝嘶叫就没停过,浑身疼的不能碰,与人同帐,连哼哼都不敢,只能强忍,一动一咬牙。斯提娜也没睡好,隔一会儿就扒门看看,她期待有大象前来造访。

         清晨把船推进桃红色的赞比西河一定可以镇痛,人人都说肌肉疼,但人人都疼到笑。因为出发早,河水清清,微风煦煦,划了没多会儿,就再没人说话了,谁都不忍破坏了这份静,这份宁。
          忽然,前方依稀传来女人的歌声,待船靠近我们看到,原来有几个妇女正在河中洗澡。一个用花布遮住了下身的大婶看来刚刚洗完,笑着向我们挥手,唱歌的是个年轻姑娘,水面上只露出后仰的头和宽宽的肩膀。一圈“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半壁栅栏是用稀疏的树杆围成的,好像只为告诉河马人类在此“圈养”。

         我们的到来并没有使歌声停顿,相反,看我们都望着她,那姑娘唱的更欢,甚至还将好大的黑脚丫抬出水面,随着歌的节奏,一起一落,溅起水花,啪啪作响,踢向我们。她眯着眼,快乐地咧着大嘴,瘦削的脸上突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几乎雪白到耳朵;她那样子自信且俏皮,让我联想起法国的“红磨坊”。不过,磨坊那种“大腿舞”哪里有眼前的“土风”来得大气?因为这黑女人的舞台可是天之下,她舞动的也不是浅薄的超短裙,而是威猛的赞比西。

          能欣赏到这种舞蹈是一种福气。就像那个小女孩儿,看见有人失去脚,再不抱怨鞋子难看一样,我想我再也没有理由不把每一天的日子都过得高高兴兴的了。

          十点多钟我们靠边“water break”。我右脚蹬上岸,左脚刚离船,不等重心移过,忽然右脚下泥土一松,我整个人掉进水里。先以为岸边的水不会太深,哪想到水没了胸口脚还没沾底。我反应也算快的了,忙伸手够岸,明明扒到了,可那大块的泥土却随着我的下沉而塌落。

         “这岸是空的!”我心知不妙,做着最坏打算。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小戴大叫一声“宪!”惊恐地合身扑倒岸边,在我没颈的最后一秒钟拉住了我的手。一米89的他将我湿淋淋地提了上来。

          可能是被凉水激着了,憋了两天的我急于入厕。我扛着铁锹在20只眼睛的目送下,假装“没事儿人一个”,走向稀稀拉拉的灌木后。这铁锹很有讲究,它是上非洲“野厕”的特制工具。三角形的木柄头上横出一柄,用来挂手纸,柄头中有槽,用来装火柴。来之前,我准备了一块大方巾以便“蹲坑儿”时围腰,结果完全没有用上。因为我们并非行走在寸草不生的沙漠,男生可以一转身完事儿的这点事儿,我们女的只能用最快的速度钻进树丛。10次中有9次我的长发或衣裤会被挂住,好多次我都不得不扯断头发先脱身,回来后再要伙伴帮我摘除脑袋上的荆棘,难怪非洲女人都不留长发。
 

          我走到纪律规定的10米处回头瞧去,不行!每个人的眉毛还是一真二切的。又走出几米,发现脚下有一堆象粪很新鲜。这说明大象刚刚走过,按说不会很快回来。不管这想法对不对,反正壮了自个儿的胆儿。拐了个弯儿,果然看不见大伙儿了,我按丛林规矩先用铁锹挖坑,可地太硬,恐怕是被大象踩实的。我拿脚使劲蹬锹也只能铲下一层表土。后来实在不能也不敢拖延时间了,我匆匆完毕,正要点火烧手纸,一声炸雷般的象吼吓得我两腿一软,几乎瘫下。我强自镇静,不回头,不四处瞅,想着克里斯说的话:“No paper is allowed in jungle!”(丛林不许有手纸留下)公德意识战胜了恐惧,我哆哆嗦嗦地擦了好几根火柴,才将手纸烧成灰烬。又哆嗦着铲了浮土埋脏灭迹,才又哆嗦着往回跑。迎头碰上前来寻我的克里斯,他埋怨了我几句,忽然把我拉到河边,跪在地上,撩起河水洗我的裤子。原来上衣差不多干了,但裤腿上还满是泥浆。我很难为情,也很感动。

          午饭后,克里斯坐到我身边,指着远处的河马问我中文怎么说。我教他说“河——马。”他发音一步到位。我因材施教,进一步告诉他“河”与“马”的意思,并鼓励他说:“你看,你一下子就学到了三个中国词语:河,马,河马。”他兴奋得眼睛放光,接着问大象、犀牛、斑马的读音,认认真真地模仿。见一个“黢黑”的外国人对我母国文字这般有诚意,我高兴地牺牲掉午睡,连教了他10几个中国字,并简述了中国文字的形成史,例如“中国”两字为何这样写,日字、月字、目字、田字、男字等等的来由。

          小戴也没有睡午觉,一直在旁认真听着,不知他心里是拿自己当陪读生还是偷艺者。
 

          下午接着划船。大家的警惕性渐渐松懈,还时不时趁克里斯不注意拿出相机。我也照了几张。但我犯纪律是“小的溜”的:见物见景,快速掏出怀内袖珍数码,“咔嚓”一下后,立马掖回。可鲍勃一照起来就没完,我见他总不划,我也不划了,扭头看他拍照。仅仅几分钟,我们的船就与船队拉开了约50米的距离。其实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但就在这次,我听到队友们一片尖叫,转过头一看:天哪!一头装甲车规模的河马(当然是公的)正好下水,将我们与大队切断了。

          平常有人宠着时我胆子很小,怕这怕那,大呼小叫的,而一旦真正凶险来临,我却往往能立即调整自己,坦然面对。例如以前那两场大病,例如大峡谷几度危机,还有乘狗拉雪橇时险些送命……这次也不例外,我注视着河马沉声请示:“船长,我们该怎么办?” 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们“美加联军”的命运紧密相连,我们必须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才有希望化险为夷。可是身后没有一点声音,而我们的船却顺风向河马漂去。我一边倒浆定船,一边又连叫两声“captain”(船长)。没有反应,我改叫“鲍勃”,还是没人理,我回头一看,见鲍勃圆睁双目,嘴唇微张,面无血色,整个人像瞬间冻僵。这时,领队克里斯大喊:“别过来!绕大圈!”我猛一打浆,将船90度转向,拿出吃奶的力气向斜后方划去。
          河马看不见了,连泡沫都没有了。但这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危险更大了。因为没有走远的河马可能潜伏在任何水域,却多疑地认为是我们挡住了它的去路。我放慢了速度,凭直觉猜判河马此时的位置。我先是与“它”平行,慢慢划向对岸,再沿着河边越过“它”向大队靠拢。我希望河马懂得我的心意:我对你心存敬畏,决不敢冒犯,请放过了我们吧!

          鲍勃后来也划了,但他始终没说出一句话。我心说:难怪美国兵在越南会打败仗。

         我和鲍勃受到了最严厉的批评。是自己的错,有什么话好讲?

         四点左右,我们最终结束了两天的canoe(独木舟)活动,在野兽出没的密林中宿营。我在河里洗了衣服,搭在树上晾干。突然小腿一紧,我以为抽筋了,可马上知道不对,抽筋不应该是刺痛。我掀起裤脚,发现腿肚子有一片发红,中间有个小白包,包中央还有一个小洞眼儿,想起两天前赛治曾说,有两个英国游客就是在这条河里游泳得了吸血虫病的,心内惊慌,赶紧翻出先生特备的“after bite”(蚊虫咬后)用上。可涂了后一点也不见好,电击般的刺痛频率加快,红肿面积迅速扩大。我今天已经出尽洋相,实在不想再引人注目了,可性命攸关,心里没底,为防万一,我还是一瘸一拐地去依靠组织。我讪讪地向小戴请教。好个戴瑞克,他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就指出我是被蜂蜇了,没事儿。好像我小题大做似的。我回到自己帐外,强忍着一下紧过一下的剧痛,眼看着红肿面覆盖了我的整个小腿而束手无策。赛治不知如何知道了,他走过来蹲下,拿出一支大号针管似的吸筒对准中间的洞眼,慢慢提内管拔毒。眼看着一块肉被吸进外管,有点像中国的拔火罐儿。

       “宪!宪!”这时, 小戴跑过来,神色慌张地问我:“你对蜂过敏吗?”我没好气地说:“不知道。”小戴更慌了,他说我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没被蜂蜇过的人。他先问赛治对我的救护原理,又告诉我若是感觉恶化,比如出现了恶心、说胡话、幻视幻听什么的就赶紧让他知道,他会立即给我打针、叫救护车或直升机。我其实以前被蜂蜇过,干疼不过敏,但鉴于他刚才的冷淡,我诚心气他。

         赛治给我拔完毒后,又上了一种威力更大的“after bite”,他说,有这两项措施即便是被毒蛇咬了,也无性命之忧了。果然,很快疼痛减轻,症状消退,我又活过来了。受了他如此恩惠,不知当如何感激是好。以后出游的购物单上又要多一项了:法国产的拔毒器。

         晚上天阴,星星稀落,不见月影,围着篝火,我与克里斯、戴瑞克,这一黑一白两个非洲人聊天,渐渐谈话的内容越来越严肃,变成了政治讨论,论题涉及了种族,同性恋,非洲的文化和与世界的差距等等,最后不知怎的还讲到了我自己的移民故事。

          克里斯用严重的口吻问了我一个严重的问题,很痛心疾首:“你们中国为什么放弃了许多传统而效仿了西方呢?”言外之意,你们中国原来是我们非洲铁哥们来着。我说:“兄弟,我们不想被人欺负,我们想给人民更好的生活,我们自己的经验不够,只好向人家学习。”我问他若有条件,想不想移民,他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到了别的国家,能干什么呢?”

         听我们谈话,也偶尔插话的人陆续走了,火也快息了,我们才意犹未尽地互道晚安。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