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连载5)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18 22:43:55  点击:10606  属于:漫游天下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作者 胡宪

D5,首次SAFARI历险:徒步与犀牛对面

           一大早离开酒店,途经曾因富人集居而著名的布拉瓦约(bulawayo)市。但见多数的庞大庭院都荒芜了,游泳池空空,杂草丛生,唯有那些乳白色的双层小楼,精致的带电网的高墙还透露着昔日的辉煌。昨天小戴告诉我们津巴布韦原来是南部非洲除南非以外最富有的国家,但由于现政府在几年前推行“严格经济管制”政策,有钱的白人全跑了,工厂矿山关门了,穷人没有了工作,经济一泻千里。失业率高达80%,通货膨胀率以每年100%的速度递增,5年前1美元兑换2500津巴布韦元,现在1美元可换26000津元,若在黑市,可换到5万。他让大家不要兑换当地货币。“钞票上印着过期日,何人敢要?你若想换10美元,就得带麻袋去了,”他说。

          今早去前台付昨晚的饭费,乍一看账单,几乎被吓死!我就花了十几美元,可那账单上赫然写着“$312,000,000.00”,312后面竟跟了八个零!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昂贵”的一顿饭了。我要将这张发票留作纪念。后来大家都管津元叫“toilet paper”(手纸)。

          停车休息时路过银行,我见挪威女孩儿还是进去了,出来后满手的花花绿绿,我问换了多少?她们答:“一美元。”我掏出一枚25美分的硬币要求和她们换一张最小面值的钞票,她们找来找去,给了我一张1000元的。我看纸质优良,印刷精美,光这印制费就应超过面值了。

         四小时后到达目的地——紧邻马托波野生动物保护区(MATOBO),建筑在岩石山中的宾馆。不规则排列的独立房都是花石墙,高草顶,依山傍树,极具特色。餐厅就是以一巨树为主体搭建而成的。服务员穿制服,讲英语,彬彬有礼。小戴说托了经济衰退之福,我们能以住帐篷的钱住进这星级酒店。我本喜住帐篷,可现在却庆幸不用住帐篷,可到了分房间时,每个人都有了去处,又把我剩下了。小戴也不知去向,半小时后就要集合。我好不容易经服务员找到经理,经理又好不容易说还有一间空房。我跟在服务生后边,越丛林,穿小径,钻树障,上下石阶,几次看脚前没路以为到了,结果“峰回路转”,还得往前走。不时有猴儿好奇地驻脚看我。最后,在幽远的山脚下,那两个为我顶行李的女人终于停下了。

          我的“别墅”很大,很漂亮。厚重的尖形草棚,结实的原色石墙,硬质木门上下两层分开;屋里装璜别致,入眼全是手工艺品:凳子、果盘、首饰盒、墙上挂饰,连垃圾桶都是由干草编织;床头、桌角、厕所,枯花摆件处处可见,有的显然是人工搭配,有的则像是自窗外随风飘进来的。落地玻璃窗外,绿树红花,一条小路不知通往何处;两张光秃秃的双人床说明已被冷落经年;卫生间有淋浴,有抽水马桶。一切都近乎完美,除了孤寂与胆寒。
 

          我匆匆走向洗手池想在出门前洗一把汗腻的脸。打开水龙头,忽地眼前一花,一只掌心大的褐色蜘蛛被水冲了出来!它一掉下,立即逆着水柱向上窜腾,我一声尖叫,转身就跑,嘴角一咧想大哭。
         结果,“咚咚”的心鼓提醒了我,所有的人都离我很远,别说只是只蜘蛛,就是豺狼虎豹来了,如今我也只能一人对付。

        “不他妈洗脸了!”我在心中吼。刚要出门,想到非洲缺水,鼓足勇气回身拧紧了龙头。

          集合后,不知又和谁(不是导游就是国家公园)签了一份“生死状”。我读都没读,提笔就签。既然来了,当然生死自负,还会赖谁不成?

         敞篷越野车的向导是两个中年白人,很酷的脸型身型,牛仔打扮。还没见什么大动物,光听他们讲注意事项就够刺激的了:不可大声喧哗惊吓了动物;遇到狮子、豹子、大象等猛兽不能站起身,否则它们会以为是挑衅而首先进攻;万不可离车,不光怕被野兽伤着,还要提防巡逻员的枪口,他可能会把你当偷猎者射杀。

         我们第一个看到的是非洲大象。非洲大象是地球陆地上最大的动物,高可达4米,重可达6吨,寿命是人类“古来稀”之数。我从小见过大象,摸过大象,看过大象表演,但直到今天才知道大象是非常危险的动物。它们庞大的身躯、无敌的长鼻、尖锐的象牙和钢锤般的巨足都是可攻可守的武器;大象奔跑起来也不示弱,全速冲刺可达每小时60公里。难怪它们如此傲慢地蔑视我们,时不时的还扇扇耳朵。向导说:大象的好处在于它一般不屑于搞偷袭和先发制人,而总是警告在先:第一下扇耳,是说“不许再近”;第二下扇耳,是命令:“向后倒退”。鲍勃问:“那第三次扇耳呢?”

         “是charge(进攻)!”向导说,所以,绝不能等到大象第三次掀耳再跑,那就一定too late(太晚)了!

图说:象粪

         向导下车捡起一坨篮球般大小的新鲜象粪掰开,让我们看里面尚未消化的草木,以及仍活生生爬行的小白虫。可别小看了大象的粪便,它可是不少鸟类和小型动物的粮仓呢!有经验的猎人和野兽还可以根据大象粪便来判断有什么动物曾经由此走过。

          休息时,向导抓来一把绿叶问我们谁不介意做一回“guinea pig”(试验品),问了几声没人敢应,我站了出来。他将叶子放我手上,让我搓。那叶子普普通通的,可是我刚揉搓了几下,就感到手心里粘糊糊、滑不拉几的。

         还没来得及后悔,就听向导讲: “这是非洲人用了上千年的肥皂。”这平淡的一句话消除了所有的不适,我饶有兴味地上下分开手掌,眼看着一缕缕白丝从绿叶中分泌出来,越拉越长,非常新奇。我等大家看够了,照了像,又搓了搓手背,才用清水洗掉。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手心手背都好像白了许多。

        接着,我们看见了许多长颈鹿,斑马,麋鹿,羚羊等温和动物,觉得不过瘾,远远地见森林里有犀牛。两个向导叫上了一个背枪的巡护员,说带我们徒步靠近。他们讲了几个要点:犀牛是近视眼,但嗅觉灵敏,一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若带有幼崽就会异常警惕;它圆滚滚的身躯看上去苯苯的,其实跑起来快得很,时速可达48公里;那尖尖的牛角可与狮子一拼。 所以我们必须保持绝对安静,要尽量弓身以缩小目标;万一与之狭路相逢,千万不要转身就跑,而要冷静地慢慢倒退,正常情况下犀牛不会紧逼不舍,但到底是“野——兽”,所以若是听到喊“快跑”,那你就以比世界冠军还要快的速度逃命吧。

         下了敞篷车,我们紧随向导猫着腰向犀牛靠拢。近了,更近了,连犀牛眼角的眼屎,耳朵眼儿里的飞蝇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在不到20米处,两只大犀牛警觉地向我们这边望来。唯有那少不更事的小家伙仍在吃草,显然这是一个三口之家。可能是受了我们相机“咔嚓”声的惊扰,他们忽然排成横列朝这边步步逼来,三只尖角在阳光下像三柄明晃晃的利刃,齐刷刷地指向我们。向导神情凝重地低声指挥:弯腰,轻,后退,再后退,慢,向一起靠拢……我们随着向导,犀牛进我们就退,犀牛停我们也停。退的时候没人敢按动快门,没人敢大声喘气儿。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可不是动物园啊,现在跟你面对面的是随时可能野性大发的巨兽。我有强烈的不真实感:真的是我(!)在这里吗?真的是有凶猛的犀牛(!)逼着我步步倒退吗?我怎么会把自己陷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呢?是在做梦吧?是在电影院吧?

         不知道我们和犀牛到底僵持了多久,只记得我们后来就一直退,退,退回了车上。

         大家用惊恐、兴奋的眼神彼此交流,advanture(冒险)的成功体验写在每一张发红的脸上。与此同时,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切体会到人类在动物面前是多么的无能与脆弱。若是没有武器撑腰(比如今天手中没枪),我们号称“万物之尊”的人类在自然界是怎样的不堪一击?今日能有惊无险,全身而退,是人类避让的必然,也是动物慈悲的偶然。

         向导最后问我们有没有用过的电池,路易有两个,给了他们,他们又给了那个巡护员作为报酬。原来当地人搜集游客的废旧电池,说是搁置一段时间,还可以再用。

         晚上在篝火旁有人让我讲故事,讲什么呢?讲“红楼”,就我这英语水平?后来我讲了聊斋。效果不大好,不知是我的表达能力有限,还是他们的想象能力不够。

         大家互道晚安时,我请求路易和鲍伯留步,出示了拴在我第一个钮扣眼上的求救哨子诚恳地说:我的住处较远,林密路险,还有“沙沙”兽声。若在十分钟内听不到我的哨响你们再回屋睡觉吧,否则速来救我,谢谢你们!他们答应了。

         我持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战战兢兢地摸回到自己的“豪宅”。拿钥匙开门的那一刻,身后不到两米就是黑幽幽的林子,怕急了忽然来个大猩猩将我拦腰抱住,或窜出一头猎豹咬上我的肩头……忘了是来历练的,心中不由委屈:我若是男子汉,决不让女子这般艰难,定会送她一程。唉,可叹天下无男了!(编辑 胡海)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