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连载4)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17 13:08:29  点击:10474  属于:漫游天下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作者 胡宪

D4,世纪之谜——伟大的津巴布韦废墟
 

图说:伟大的津巴布韦王宫遗迹
 

      半夜听到马打响鼻,特近,忙趴起身。果然,晶莹的月光下,一匹大白马正隔着窗纱与我对视。余火堆旁另有几匹野马在寻觅残食。
      “你怎知我是同类?”我欢喜相问,白马又打了个响鼻算是回答。因属马,我见马就认一家,蠢蠢欲动,转念一想:此地非彼地,此地马非彼地马。终于没敢出门套近乎。

        曙光初现,坐起身来,空气清新醉人。“鸟鸣林愈静,风过山更幽”,想都不想,前人的一幅对子就被我篡改了。我蹑手蹑脚地钻出帐篷,诗情画意的晨中,有某个队友发出的鼾声。司机小戴蜷身睡在一个便携式白纱单人帐里,活像个裹在透明蚕茧里的蚕蛹。我心说,要是早知道需自己搭帐篷,我也带个轻便的单人帐该有多好。

         六点钟,各帐的闹钟打破了山林的空寂。我试着自己收帐篷,那一对尚不知姓名的夫妇及时雨似的过来帮忙。他们彼此讲法语,我能听懂一些。卸挂钩,拆铁骨,折叠,挤压空气,再卷捆起来,这些重活儿基本上是他们干的,我只负责了扫土。那男的带眼镜,略谢顶,很有知识的样子,英语讲得支离破碎,但眉眼含笑:“不用谢,应该的……”后来又对他苗条、大眼睛的美丽妻子说:“艾瓦琳,你先吃饭去吧”。

         我双手提一边,斜身侧步和他一起把帐篷安顿进车舱,待我再将床垫拖到车旁(说什么也举不上去),已经是灰头土脸,筋疲力尽,连早饭都不想吃了。


图说:伟大的津巴布韦卫城遗迹

        6:50出发继续向北,我一路都在琢磨今后露营的事。我不愿开口求人,更不想给谁添麻烦,刚才那个法国人就因为帮我而误了喝咖啡。渐渐地,一个方案成形了。

        车开了7个小时到达南非与津巴布韦边界。司机小戴重申过关纪律:不准照相!不得喧哗!他说我们将要过的海关,进进出出10几个,唯有此关耗时最长,因为他们非要用电脑,但人脑有点跟不上趟。又嘱咐我们每人备好30美元整的签证费,若只有100元的票子,人家可是不找钱的。过关用了一个半小时,填表、缴费、开发票、盖章,分不同窗口进行,井井有条,庄重肃穆。慢是慢了点,但能有效一杜绝海关官员作弊贪污。艾瓦琳要上厕所,把包交给我,刚进去又出来了,咧嘴苦笑道:“我宁愿忍忍。”我心中好笑:少见多怪了吧?在国内厕所我曾见过一老外,一推门又吓得倒跳出来,对她的同伙惊叫道:“上帝呀!你让我看到了什么?!”对有些人来讲,在别人的排泄物上排泄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事。

         又行了约一个钟头,到了今天的参观景点:位于马斯温戈省,离首都哈拉雷350公里的“伟大的津巴布韦废墟”(GREAT ZIMBABWE RUINS)。

       津巴布韦是这个国家到了1980年才订的国名,导游说,其含义就是石头城废墟。他说,这样的废墟全国有200多个,原因是当地的马绍纳族相信人死后,其灵魂会留在居所里,故搬迁时都要把旧居所毁掉,不让别人来打扰祖先。人们也不会住进他人住过的地方,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津巴布韦”。而我们今天参观的“津巴布韦”可不是一般的遗弃建筑,800到1000年前,它曾是皇宫,是禁城,是南部非洲最高的权力代表,如今是世界几大著名废墟之一,是非洲撒哈拉以南保存最好,也最具研究价值的古代文明遗址,标志着公元11世纪到13世纪一个湮没了的帝国王朝的鼎盛繁荣。 因此它不是一般的“津巴布韦”,而是“伟大的”津巴布韦。

         抬头望去,山势雄伟,高大的岩石间有人工造墙铺路的痕迹,顶峰可见残破的圆型城郭。导游问我们要走近代修建的石阶,还是走当年国王走过的路,我们选了后者。走着走着,我不禁“同情”起那些个国王来了:这时而有路,时而没路的;有的地方一侧是危崖,有的地方仅够一人通过,难道国王当年也是这样一步步地攀爬吗?顶多是由人背着。唉,同是国中为君,那个年代的中国皇帝可要风光多了。


图说:国王招妃洞

        循着非洲“最伟大”的足迹,我们进入了一人宽、一米来高的石梁宫门,又一一穿过国王曾经更衣、驱鬼、议政、吃住的地方,最后跟着导游钻进一个约4米宽,3米深,不能直腰的开放洞穴。他让大家坐下,往山下看。2000多米开外有另一片废墟,也呈圆形,他说那是王后和嫔妃们的后宫。当时的国王就坐在我们现在坐的地方观察和思考当晚想要宠幸的佳人,然后放声喊出她的名字,然后由侍卫将那个幸运的女人带上来。

        “那国王的嗓门得多大呀?”有人问。导游让我们喊喊试,他说喊“seven”(七),鲍勃说:不,既然是喊女人,我们要喊69。于是大家一起大喊:“sixty-nine——”忽然,到处都在喊sixty-nine, sixty-nine……起初我们以为是旅游噱头,山下定有人操纵,待再喊几遍就明白了,四面环山,原来这是我们自己的回声。

           哇! 这可比中国皇帝翻牌子浪漫多了,想想当年王妃,能听见国王底气十足地亲自叫出自己的名字,又有群山相和,铁板钉钉地轮到我,该是多么的扬眉吐气,幸福畅快呀!

          后山脚下有一条河,导游说当年的建筑用石就全靠它。人们先在岩石上烧火,再用水浇,“噼哩啪啦”一阵崩裂,表面的这层石块、石板就取下来了。大块的由男人背,小块的由女人用头顶,伟大的津巴布韦就是这样由劳动人民和奴隶用血汗堆砌而成。

        然而,当年的君王真的是住在这27米高,被称为“卫城”的悬崖绝壁上吗?他为什么不与嫔妃们一同住在山下那4600平方米左右,安全舒适,被称为“王城”的大围场?我觉得导游的解释有些牵强,他决然不提史学界和考古学界至今仍争论不休的诸多课题,这一点也难以服众。

        我听说自从1868年一位追捕野兽的葡萄牙人无意中发现了这座石城废墟后,两个世纪以来,欧洲的殖民者、探险者、寻宝者为了得到传说中的宝藏,就没有停止过对这座城堡的洗劫性发掘,其结果都是空手而归;考古学家们、历史学家们也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最终仍是失望而返。都说当时的南部非洲人不可能有如此的智慧和能力,那么究竟是何人设计了山上山下这迷宫也似的建筑群?是如何高超的工匠才能够严丝合缝地用成型的花岗岩石片垒起高达9米多,厚度近5米的围墙?是那个流派的艺术家在石门、石窗、石墙、石柱上雕刻下了无数简约大方的“上帝鸟”(也称津巴布韦鸟,是国旗图案)?王城中阴森的甬道尽头那座被毁了容的奇异的实心塔(高15米,直径6米)若不是藏宝仓,莫非是图腾崇拜?山顶城墙头那些傲指天空的尖峭巨石,真的仅仅是王权和利剑的标志吗?更不要说两城之间那些密密麻麻的断壁残垣,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玄巫故事被永远地埋葬了。


图说:实心塔——世纪之谜

        徘徊在山下颓败的王宫,仰望当年国王“招妃”的山洞,生出别样的心情。布满彩苔斑驳的城砖在落日疲惫的投影下,又平添了几许神秘与沧桑。这小小的一座城池已成千古之谜,那么何年何月人类才能真正揭示我们——两脚直立动物,到底是不是,到底又为了什么,裸身披发地从非洲这块土地上散了开去,变黄变白,再也回不了头?

        听完导游声情并茂,充满民族自豪感的讲解,特别是当他说道葡萄牙人当年是如何欺负他们伟大的国王时,我愿意相信这石头山城确确实实是津巴布韦人民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

      “他们,他们从国王这里拿走了金子,拿走了珍贵的兽皮,而给了我们国王什么呢?是盐巴、是布料和中国的瓷器!”他愤怒地吼,气得流出了泪。我们给了他很好的小费。
 

         离开了伟大的津巴布韦,我们住进附近的酒店,虽然厕所淋浴都是公用,但有了热水,总算是痛痛快快地去了层热泥。

         晚饭自费。小戴说餐厅级别高,让大家不要穿短裤和拖鞋。我换上一身中国丝绸,略施口红,披着浴后的黑亮长发,以崭新形象现身候餐厅,又在一片惊叹声中点了红酒,在吧台与艾瓦琳品评起来。

         餐桌上,说起非洲的巫医巫术,鲍勃对刚才导游讲的非洲传统医术大加嘲讽。我发言道,对于鬼神之说最好不要一概否认。有些确实发生了的现象是今日科学无法解释的。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怀疑、求证。

        今天心情一直不错,特别是白天几个年轻人没上去的山头被我轻松踩在脚下;晚上论起法国酒,我也没有露怯,算是扳回点面子了吧?等躺床上了才又想到是不是话太多了?(编辑:秋菊)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