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3)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14 15:41:58  点击:10425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3,出师不利 震惊连连 
 

    接钥匙时那金发女说她会叫醒我,所以今早听到敲门声,我心说5点了,高兴应答,可她接下来的一句“we are leaving”(我们要出发了!)着实吓了我一跳。看手表果然是6点半了!

   “怎么回事?”我蹭地跳了起来。昨晚她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让我不大舒服,她说:“呵,我们这次真叫国际团队了,我们有了个中国人!”话里虽没什么恶意,但好像有中国人参团是什么天大的稀罕似的。我本来打算今早好好洗个澡,重整行囊,再化点妆,竭力为中国人挣形象的,可现在倒好,我连洗脸的功夫都没有了!

   我匆匆把东西塞回包里,连背带提地冲出去,只见那金发女正对着一群人讲话,看到我后全体轰然大笑。来自加拿大初冬寒雨的我,紧急中只能重穿头天的衣服,为腾出手,连围巾、帽子都原样套回。我可以想象自己当时的样子:大包小包,蓬头垢面,晦气疲沓,而眼前这些青年男女却已是袒胸露臂、全副赤道风情打扮了。

    这是我在队友面前的第一个亮相,而且是以一个中国人的身分亮相!我自觉丢了国人脸面,那感觉真是糟透了!我不服气地抱怨道:“我以为自己应该在5点被叫醒!”那女人用眼角扫我一下,冲着大家冷冷说道:“我在5点敲了每一间房门,没有理由不敲你的。”

    “可是你应该确信我已听到,”我争辩。

    “我不认为你有理由听不到,”她依然冷冷,这次连眼角都没有撇过来。又一阵哄笑响起。

     我将行李往地上一扔,说:“我要吃早饭。”那女人一愣,看向我道:“我恐怕你没有时间吃了。”我赌气喊:“可是我饿。”一边说,一边抬脚就往餐厅走,心里说就算5点敲门我没听见,集体吃饭时总该知道少一人吧?分明是把我忘了,到出发要收保险单才想起我的。

      我平生最恨迟到,从来都是等别人,所以尽管生气,我绝不会真的坐下来从容吃早点。我告诉那谦卑的黑女仆无需来伺候我,倒了杯牛奶灌进嗓子眼,抓起两片面包,夹进一块火腿就出来了。

       上了车,前三排座位都已有人,我在最后一排坐下,车马上开了,没人跟我打招呼。我一边吃,一边打量前面这些将要相处30天的队友。算上司机,我们是4男6女共十人,显然我是唯一的有色人种,年龄也最大。第一排靠窗各坐一年轻男子,滔滔侃聊;左边第二排是个火红短发、戴红边眼镜、年龄介于25到45岁的女人;右座看上去像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共喝一瓶水;红发女后面是昨晚与我同车来的荷兰姑娘。我不是很喜欢她,因为她用“黑鬼”这个词形容飞机上的邻座太肥而不看看自己的肚腩全嘟在裤子外边;三排的另一边是两个长相、身材、装束、气质都无可挑剔的女孩儿,让人一眼看上去即生好感。

       四排16座的绿色旅行车载着我们,慢腾腾地爬在约翰内斯堡市上班高峰的立交高速路上。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名声不响,而约翰内斯堡却以其天下第一“黄金城”享誉全球。这座只歇了一晚的名城给我的印象不深,除了那个贴着殖民标签的傲慢女人,就是沿途的花树了。那树没有绿叶,唯有鲜花绽放,朵朵艳紫,美丽又高贵。(后来知道它本名"jacaranda",译名“蓝花楹”)

       在购物中心停车做last minute shopping(最后一分钟采购)。我买了10升水和一袋苹果。回车途中碰上坐司机后面的那个大个子。他说自己叫路易,南非人。

       “对!就是那个国王的名字,我就是国王。”他调皮地笑着,蓝色的眼里盛满善意。我不失时机地解释今早的狼狈,他说:“别介意,我们给你起了外号叫睡美人呢。”不明褒贬,我只好尴尬地笑笑,但感觉上好多了。再有人过来,我就主动讲话了。



       离开市区车开快了,迅速地把现代化迹象抛得远远。中午刚过就到了我们的第一个露营地——设在南非共和国北部省的Limpopo山谷。铁丝网圈着望不到边的灌木丛林,枝黄叶锈,透着荒凉。司机下车打开铁栅栏门,沿着一条颠簸的土路又开进了10分钟才最后停下。我到这时才看清原来司机是个比路易更高大也更漂亮的小伙儿,他让路易帮忙打开底部车舱,拎出一个帐篷,边讲解边示范地搭了起来。
 

       这是一个近两米高,两米见方的军绿色帆胶布帐篷,门、顶和两侧都有很大的防蚊网,门可两边拉链闭合,看上去即结实又实用。搭完帐篷他说道:“现在两人一组如样支帐,明早再教你们收帐,以后每天如此。另外别看此地有铁丝网拦着,但那是拦人而不是拦兽的。我们已进入野兽的王国,所以大家不得走远,更不能单身。ok,半小时后吃饭。”我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不言而喻地俩人一组去车舱取了帐篷,各找平地,我理所当然地落了单,呆在当地,可谓是魂飞魄散。

       我非常非常地震惊,这完全不符合旅行社对我的承诺!我因为颈椎骨刺压迫神经,20年来,全身最棒的是腿和腰,最差劲的就是手和臂。为此,我和先生千挑万选,在确定了这个团虽睡帐篷但不用自己动手后才报的名。现在忽然间需要我支起四根铁骨,再举起比我还高,比我还重的帐篷挂上去,那是打死我也做不到的事情。我对司机讲了情况,他头也不抬地说:“今天你可以用这个示范棚,但从明天起你就要自己想办法了。至于你的旅行社怎么跟你讲的,与我无关。”他冷漠的语调令我恨不得大吼:难道这就是我每天150美元外加10元小费应得的服务吗?

       原来信誉那么好的旅行社也会骗人或不知所云:什么专人开车,专人后勤,专人守夜?现在看来多半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别说挽回形象,我的弱势将进一步全盘暴露。可是事已至此,我唯有暗咬牙,命令自己道:你不是要挑战自我吗?来吧!

       我从舱里拽出两寸厚的橡胶垫子,拿不动,就在地上拖,待将行囊从车里搬进帐篷,早已全身湿透。汗水从鼻尖、额头大滴大滴地落下,和着防晒霜,流进眼里是疼,流进嘴里是涩。

       这三面依山的营盘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标志建筑是一个木石凉棚、一间厕所和一间淋浴室。山虽不高,但由巨大嶙峋的岩石构成,石缝中又生长着盘根错节的大树,有的树体的一半根本是长在石头里,就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敬畏。
          晚饭前,司机领我们去后山看丛林人(bushman)的岩画。

 

       褐色的岩画零零落落散布在营地后山凹进的岩洞口,有的已经退色,有的已经残缺,有动物、有人物,谈不上栩栩如生,但可以看出画的是什么。据司机兼向导戴瑞克讲解,这些岩画是3000多年前,不断迁移的丛林人(BUSHMAN)为后来者传递的信息。他说,如今这种丰臀矮小的部族人数已经越来越少,并深入浅出、与世隔绝了。他们始终坚信自己的母国是在地下,所以世世代代为寻找“回家之路”而生,而亡。其实他们自以为已经找到线索的那些通道不过是白人废弃的矿井而已,可他们就是“不信邪”地前赴后继。

       看完壁画,去观赏日落。我一生钟情落日,处处追随。 
 

       此时此刻站在高高的岩石山上,垂眼可见几百米外浅滩中的鳄鱼,极目恰是蓝天中一轮红日缓缓退场。太阳在非洲大地的第一次隆重谢幕,在我眼中格外庄严,壮美。众人无语,只有高低的鸟鸣和远近的兽吼,以及轻歌的晚风在以旷古不变的仪仗为落日伴奏,浓化着大自然无言的美妙与荒蛮,和谐与冲突。我感到所有人都如痴如醉,目不转睛,这一份相同将我与素昧平生的异族同伴拉近了距离。

       晚饭是司机主厨,大伙打下手做的米饭和牛肉炒青椒,很像中国菜式。开饭时,每人拿一个铁盘,铁盘上大小不等地分成三格,如同快餐店用的那种自助式餐盘,依次从大锅里盛饭,大盆里盛菜,然后回到自己铁管加帆布的折叠椅上放在腿上吃,想要可以去添,酒水都是自备。来前听旅行社说这30天主要吃三明治,我的“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胃还真有点犯憷,没想到第一天就吃上了米饭,而且司机炒菜技术相当不错,对我口味。搭帐篷时的不愉快迅速被愉快的肠胃消化了,我真心感谢和赞扬了小戴(戴瑞克)。

       饭吃完了,一壶水也已经在篝火上烧开了,有人冲咖啡,其余的热水大家就七手八脚地用来洗锅碗瓢盆。几乎所有的炊具和餐具都是金属的,洗好后先拿干布擦干,然后再逐一装筐、装车,一天的俗事就算结束了。我绕着车观察,显然这旅行车是专门为帐篷团设计的:整个车下方都是放东西的空格,里面不光有帐篷、胶皮床垫,还有瓦斯炉,可饮水箱(做饭和备用),折叠桌椅,以及各种大号炊具、餐具;分成了几段的铁门还可以放下来当备餐桌。看来这辆车就是我们10个人这30天的家了。

       在司机的主持下,大家围着篝火做自我介绍。虽都讲英语,但发音南腔北调的极端国际化。我本来英语还不错,但去年两趟回国,有11个月只讲中文,年过半百的记忆力又突飞猛退,所以听了半天也只大致明白了我们“9加1”人来自9个国家,第一排的那小个子叫鲍勃,建筑师,美国人。只有他是讲母语,最好懂;那两个女孩发音也不错,她们来自挪威。原来发色、长相丝毫不同的她们竟是亲姐俩,姐姐叫斯提娜,24岁,电脑专业大2学生,妹妹叫汉娜,19岁,即将就读心理学,俩人从7月份起休学一年周游世界。

       我提着气灯去洗澡。简易的浴室在厕所背后,半截扇门,一个喷头,两个挂钩,三柱水流。我紧张警惕地冲了个冷水澡,没敢洗头,浑身喷上驱蚊剂就赶紧往回跑。钻进帐篷就着电筒和月光写了日记,然后直接躺在睡袋上。30度的高温,睡袋只好当褥子(编辑:秋菊)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