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国粹  >> 查看详情

中华国粹

【共生传媒】禅宗探秘(十九):黄龙慧南与黄龙宗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1-08-11 22:16:54  点击:9162  属于:中华国粹

【禅宗探秘】作者:王学信

 

 

       黄龙慧南于乃师石霜楚圆处得法后,开法于江西同安崇胜禅院。楚圆禅法本经汾阳善昭融汇临济、云门、沩仰三家特色而传承,而慧南又曾参法眼、曹洞,故其禅法以临济为宗旨,又兼容诸家之长,异彩纷呈,法席殊胜,堪比“泐潭马祖,百丈大智”,所创宗派被禅林称为黄龙宗而名标中国禅史。

 

黄龙三关    生断十方

 

       慧南开法同安不久,应邀住持庐山归宗寺。孰知一夕火起,大众哗动山谷,而师安坐如平时。僧洪准欲掖之走,师叱之。准曰:“和尚纵厌世间,慈明法道何所赖耶?”因整衣起,而火已及榻。坐抵狱,为吏者拷掠百至,师怡然引咎,不以累人,惟不食而已。两月而后得释,须发不剪,皮骨仅在。师弟迎于中途,见之,不自知泣下,曰:“师兄何至是也?”师叱之曰:“这俗汉!”师弟不觉下拜。

       出狱后。慧南应请住持宜丰黄檗寺,于溪旁结积翠庵为传法、修持之所。慧南住持黄檗期间,声名远播,弟子云集,其接引学人之重要施设——“黄龙三关”即肇始于此。

       师室中常问僧:“出家所以,乡关来历。”复扣云:“人人尽有生缘处,哪个是上座生缘处?”又复当机问答,正驰锋辩,却复伸手云:“我手何似佛手?”又问诸方参请宗师所得,却复垂脚云:“我脚何似驴脚?”三十余年,示此三问。学者莫能契旨,天下丛林,目为三关。脱有酬者,师无可否,敛目危坐,人莫涯其意。南州居士潘兴嗣尝问其故,师曰:“已过关者,掉臂径去,安知有关吏?从关吏问可否,此未透关者也。”黄龙三关之接引方式,险绝凌厉,时称“三关陷虎,生断十方”,引起丛林极大轰动和关注,然学人竟莫知其是非。

       慧南为解学人疑惑,尝自颂曰:“生缘有语人皆识,水母何曾离得蝦?但见日头东畔上,谁能更吃赵州茶?”“我手佛手兼举,禅人直下荐取。不动干戈道出,当处超佛越祖。”“我脚驴脚并行,步步踏着无生。直待云开日现,方知此道纵横。”总颂曰:“生缘断处驴脚,驴脚伸时佛手开。为报五湖参学者,三关一一透将来。”
 

       黄龙三关为三个难以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与回答的问题,因为禅境不可言传,开口即错,而自心佛性离言别相,更不可拘泥文字,只可自证自悟。三关者,实喻指学人开悟之初关、重关、生死关三个阶段。初关为破除凡俗邪见,确立空观正见;重关为悟得万法一如,境智一体,融通自在;生死关为悟后出关,自性本体与外在境界契合无间,而主体又卓然独立。
 


言语道断    顿契真如

 

       禅宗古德为破除学人于正常逻辑思维之执著,故而常常以无意义语截断学人之思维惯性,使其于言语道断处,返照自心,顿悟真如。五代宋初之洞山守初禅师将禅语分为“死句”、“活句”两类,“语中有语,名为死句;语中无语,名为活句”。其后,德山缘密禅师又强调“但参活句,莫参死句”。禅门通常认为,有意义语为死句,而无意义语为活句。慧南三关之设,即以活句说禅,其弟子隆庆庆闲之应答,亦可谓使用活句之范例。《禅林僧宝传》载:“师又问:“如何是汝生缘处?”对曰:“早晨吃白粥,至今又觉饥。”又问:“我手何似佛手?”对曰:“月下弹琵琶。”又问:“我脚何似驴脚?”对曰:“鹭鸶立雪非同色。”

       当然,黄龙三关只是接引学人的一种施设方便,并非黄龙禅法之全部。慧南禅法融摄禅

       林五家宗风,呈现出灵活巧妙、随即应对、开遮自在、不拘一格的殊胜风采。慧南居黄檗时,有上堂法语云:“黄檗有时正路行,有时草里走。汝等诸人莫见锥头利,失却凿头方。不见古人道:‘开不能遮,勾贼破家;当断不断,反遭其乱’。”师亦有法语云:“拟心即差,动念即乖,不拟不动,土木无殊。心王不妄动,六国一时通。罢拈三尺剑,休弄一张弓。智海无风,因觉妄以成凡;觉妄玄虚,即凡心而见佛。”

       慧南居积翠时,有僧侍立,顾视久之,问曰:“百千三昧,无量妙门,作一句说与汝,汝还信否?”对曰:“和尚诚言,安敢不信?”南公指其左,曰:“过这边来。”僧将趋,忽咄之,曰:“随声逐色,有甚了期?出去!”一僧知之,即趋入。南公理前语问之,亦对曰:“安敢不信?”南公又指其左,曰:“过这边来。”僧坚不往,又咄之,曰:“汝来亲近我,反不听我语。出去!”其门风壁立,犹有临济之家风焉。

       座主德普,讲席有声,两川称为义虎。因禅者激邀,乃造师问:“阿难问迦叶:‘世尊付金襕外,传何法?’迦叶呼阿难,阿难应诺。迦叶曰:“倒却门前刹竿著,意旨如何?”师曰:“上人出蜀,曾到玉泉否?”曰:“曾到。”又问:“曾挂褡否?”曰:“一夕便发。”师曰:“智者道场,关将军打供,与结缘几时,何妨?”普默然良久,理前问,师俯首。普趋出,大惊曰:“两川一虎,不消此老一唾。”德普所申迦叶之问,为活句,师所应答极是,而普再理前问,师俯首不语亦极是,故此德普大惊,高下立判,知师真高僧大德也。

 

不假言诠    直达妙心

 

       慧南禅法在重视佛教典籍教化、传承功能的同时,又特别强调佛法本身不可说及不假言诠之特质,而要不拘文字,不可见指忘月,切实遵循历代祖师返观内照、自证自悟的教诲,精进修持,直达涅槃妙心,即智慧彼岸。

       慧南尝开示众僧云:“我佛如来,摩揭陀国亲行此令,二十八祖递相传授。洎后石头、马祖,马驹踏杀天下人;临济、德山,棒喝疾如雷电。后来儿孙不肖,虽举其令而不能行,但逞华丽言句而己。”复云:“摩尼在掌,随众色而分辉;宝月当空,逐千江而现影。诸仁者一问一答,一棒一喝,是光影。若也不识珠与月,念言念句,认光认影,犹如入海算沙,磨砖作镜,希其数而欲其明,万不可得。若也广寻文义,犹如镜里求形,水中捉月。”师复有偈颂云:“达摩西来十万里,少林面壁八九年。惟有神光知此意,默然三拜不虚传。后代儿孙忘正觉,舍本逐末尚邪言。直到腊月三十日,一身冤债入黄泉。”故此,师特别开示学人:“向外弛求,名为外道。若以毗卢自性为海,般若寂灭智为禅,名为内求。若外求,走杀汝。若住于五蕴内求,则缚杀汝。是故,禅者非内非外,非有非无,非实非虚。”此乃过来人语,法尚应捨,何况非法?万缘放下,一念不生,禅者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惟其如此,方契如如。
 


江西修水黄龙宗祖庭黄龙寺一角
 

       据禅宗文献载,慧南曾与八仙之一的吕洞宾邂逅,并留下一则佳话。吕岩真人字洞宾,京川人也。唐末三举不第,偶于长安酒肆遇钟离权,授以内丹延命术,自尔人莫之究。吕尝游庐山归宗寺,书钟楼壁曰:“一日清闲自在仙,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未几,道经黄龙山,睹紫云成盖,疑有异人,乃入谒。值师击鼓升堂,师见,意必吕公也。欲诱而进,厉声曰:“座旁有窃法者。”吕毅然出问:“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且道此意如何?”师指曰:“这守尸鬼。”吕曰:“争奈囊有长生不死之药。”师曰:“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吕薄讶,飞剑胁之,剑不能入,遂再拜求指归。师诘曰:“半升铛内煮山川即不问,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吕于言下顿契,作偈曰:“弃却瓢囊摵碎琴,如今不恋汞中金。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从前错用心。”师嘱令加护。相传吕岩真人后成为佛门敬重的护法伽蓝。

       惠南法嗣真净克文尝评价乃师云:“比丘之法,受用不宜丰满,丰满则溢;称意之事,

       不可多谋,多谋终败。将有成之,必有坏之。予见黄龙先师,应世四十年,语默动静,未曾以颜色、礼貌、文才牢笼当世纳子。唯确有见地,履实践真者,委曲成褫之。其慎重,真得书人体裁,诸方罕有伦比。故今日临众,无不取法。”

       著名居士黄庭坚亦盛赞慧南云:“黄龙南禅师器量深厚,不为事物所迁,平生无矫饰,门弟子有终生不见其喜怒者。”“南公动静不忘恭敬,真丛林主也!”

       熙宁二年三月十六日,师上堂云:“山僧才轻德薄,岂堪人师?盖不昧本心,不欺诸圣。未免生死,今免生死;未出轮回,今出轮回;未得解脱,今得解脱;未得自在,今得自在。所以,大觉世尊,于燃灯佛所,无一法可得。六祖夜半于黄梅,又传个甚么?”乃说偈曰:“得不得,传不传,归根得旨复何言。忆得首山曾漏泄,新妇骑驴阿家牵。”翌日午时,端坐示寂,阇维得五色舍利,塔于前山,朝廷敕谥“普觉禅师”。
 

宗匠辈出    法席鼎盛
 

       黄龙慧南善于发现并培育人才,其门下宗匠辈出,有嗣法弟子八十三人,其佼佼者如晦堂祖心、东林常总、黄檗维胜,真净克文、云居元佑、大沩怀秀、开元子琦、仰山行伟、隆庆庆闲、雪峰道圆等。

       晦堂祖心禅师,俗姓邬,广东南雄始兴人,少习儒。年十九出家,首参云峰文悦,随侍三年不悟,遵嘱至黄檗山谒慧南,四年仍不契。慧南知其为法器,命其游方,披阅经卷,参究灯录公案,祖心因往参石霜楚圆。一日阅《景德传灯录》,见有僧向马祖下三世多福禅师:“如何是多福一丛竹?”福曰:“一茎两茎斜。”僧曰:“不会。”福曰:“三茎四茎曲。”祖心读至此,忽有所悟,返黄檗,方展坐具,南公曰:“子已入吾室矣。”祖心踊跃,曰:“大事本来如是,和尚何得教人看话,百计搜寻?”南公曰:“若不令汝如此寻究,到无用心处,自见自肯,即吾埋没汝也。”祖心得慧南印可,遂嗣其法,后为首座,常遵师命分座说法,接引学众。

       慧南于黄龙圆寂后,祖心继任住持,居十二年,法席兴盛,有嗣法弟子四十七人。祖心博学多识,行持谨严,又为人谦和,终日笑语。晚年闲居晦堂,淡泊虚静,圆融无碍,任性逍遥,卒谥“宝觉禅师”。祖心禅学强调见性之重要:“若不见性,则祖师座语,尽成外书;若见性,则魔说狐禅,皆为密语。”“要穷此道,切须自看,无人替代,”“克己精诚,行住观察,微细审虑,别无用心”,方可体悟“离言之道”。

       东林常总禅师,俗姓施,四川剑州尤溪人。十一岁出家,十九岁受具足戒,初至禾山师事禅智楚材禅师。后依止慧南,随师辗转归宗、黄檗、黄龙,凡二十余年,嗣其法。慧南圆寂后,常住泐潭寺,大兴临济宗风,名噪禅林,门人激赏,称为“马祖再来”。宋神宗元丰年间,常总奉命驻锡庐山东林寺说法弘禅,学人风靡,法席鼎盛,身边徒众多至七百余人,嗣法弟子六十一人。著名居士苏东坡与之亦师亦友,堪称佳话云。神宗时,尝诏其住持东京大相国寺智海禅院,常总以年老多病固辞,神宗赐紫衣袈裟,并赐号“照觉禅师”。

       黄檗惟胜禅师,俗姓罗,四川梓州中江人。年十五落发,一日因将扇子戏历窗棂,砉然作声,遂即省悟。慕名往参慧南,呈昔所见,即为南公印可,推为上首。后值瑞州太守诚请慧南遴选黄檗住持,师乃垂语云:“钟楼上念赞,床脚下种菜。有人下得语契,便往住持。”惟胜即下一转语云:“猛虎当路坐。”师以其转语甚为契合,遂令住持黄檗,由是诸方宗仰之。

       慧南对惟胜于黄檗开法极为关注,尝寄书反复叮嘱,其略云:“住持要在得众,得众要在见情。先佛言:‘人情者,为世之福田。’盖理道所由生也。故时之否泰,事之损益,必因人情。情有通塞,则否泰生;事有厚薄,则损益至。惟圣人能通天下之情。”“夫在人上者,能约己以裕下,下必悦而奉上矣,岂不谓之益乎?在上者,蔑下而肆诸己,下必怨而叛上矣,岂不谓之损乎?故上下交则泰,不交则否。自损者人益,自益者人损。”“故住持得人情则兴,失人情则废;全得而全兴,全失而全废。”拳拳之意,溢于言表。惟胜不负师望,大弘慧南禅法,有嗣法弟子圆悟克勤、昭觉纯白等十六人。

       真净克文禅师,陕府郑氏子,少习儒业,幼孤,年二十出家。克文天资聪颖,学经论无不臻妙,游京洛,翱翔讲肆,词音朗润,谈辩如云,声名渐著。后参云居晓舜,然机语不契,遂不宿而去。后坐夏大沩,闻举僧问云门文偃:“佛法如水中月,是否?”门曰:“清波无透路。”文乃有省。往见慧南不契,因曰:“我有好处,这老汉不识我。”遂往香城见顺和尚,顺问:“甚么处来?”文曰:“黄龙来。”曰:“黄龙近日有何言句?”文遂举惟胜住黄檗前话,顺闻听即云:“胜上座只下得一转语,便得黄檗住。佛法未梦见在。”文于言下大悟,方知黄龙用处。

       克文遂回,见慧南,师问:“甚处来?”文曰:“特来礼拜和尚。”师曰:“恰值老僧不在。”文曰:“向甚么处去?”师曰:“天台普请,南岳游山。”文曰:“恁么,则学人得自在去也。”师曰:“脚下鞋甚处得来?”文曰:“庐山七百五十文买得。”师曰:“何曾得自在?”文指鞋曰:“何尝不自在?”师异之。

       一日,师对克文曰:“适令侍者卷帘,问渠卷起帘时如何?曰:‘照见天下。’放下帘时如何?曰:‘水泄不通。’‘不卷不放时如何?’侍者无语,汝作么生?”文曰:“和尚替侍者,下涅槃堂始得。”师喝曰:“关西人果无头脑!”乃顾旁僧,文指之曰:“只这僧,也未梦见。”师大笑。

       克文得师认可,先后住持仰山栖隐寺、高安大愚寺、洞山普利禅院、江宁报宁寺、庐山归宗寺、泐潭宝峰寺。真净克文出临济正宗,得云门大用,辩博无碍,徒众自远而至,且于禅学理论颇有建树。其门下僧才济济,有兜率从悦、泐潭文准、清凉惠洪、黄檗道全、抱慈进英、九峰希广等法嗣三十八人,以及在家弟子宰相王安石、张商英等。神宗赐克文紫衣袈裟,并赐号“真净禅师”。


(编辑:胡海)
 
———广告————


 

点击图片看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平台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