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国粹  >> 查看详情

中华国粹

【共生传媒】禅宗探秘(十六):云门文偃与云门宗 (上)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12-21 10:40:51  点击:9685  属于:中华国粹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文 / 王学信

 

       云门宗为南禅五家之一,五代十国时期,由青原下六世文偃禅师于韶州云门山光泰禅院弘传南禅顿法,自成一家宗风而得名。云门禅风传承青原、石头禅系及马祖、黄檗禅系法要,以“云门三句”、“一字禅”等施设接引学人,在禅林中具有独特影响。而文偃能于禅林创宗立派,自然与乃师雪峰义存的精心作育密不可分。那么,雪峰又是何等不寻常的人物?

 

参访两山     雪峰高标

       雪峰义存禅师(公元822—807),泉州曾氏子,家世奉佛,十二出家,十七落发,后往幽州宝刹寺受戒。此后,遍参禅宗名宿,受益匪浅,其中,他于洞山,亲受曹洞宗始祖洞山良价锤炼,深得其精髓。

       雪峰到参,山问:“从甚处来?”曰:“天台来。”山曰:“见智者否?”曰:“义存吃铁棒有份。”一次,雪峰搬柴,乃于师面前抛下一束。山曰:“重多少?”峰曰:“尽大地人提不起。”山曰:“怎得到这里?”峰无语。一日,洞山问雪峰作甚么来,峰曰:“斫槽来。”山曰:“几斧斫成?”峰曰:“一斧斫成。”山曰:“犹是这边事,那边事作么生?”峰曰:“直得无下手处。”山曰:“犹是这边事,那边事作么生?”峰休去。雪峰在洞山作饭头,正淘米时,洞山问:“淘沙去米,淘米去沙?”峰曰:“沙米一时去。”山曰:“大众吃个甚么?”峰遂覆却米盆。山曰:“据子因缘,合在德山。”雪峰辞洞山,山曰:“子甚处去?”峰曰:“归岭中去。”山曰:“当时从甚么路出?”峰曰:“从飞猿岭出。”山曰:“今回,向甚么路去?”峰曰:“从飞猿岭去。”山曰:“有一人不从飞猿岭去,子还识么?”峰曰:“不识。”山曰:“为甚么不识?”峰曰:“他无面目。”山曰:“子既不识,怎知无面目?”峰无对。

       以上数则公案中,屡见洞山禅法之严谨细密,面对乃师诸问,雪峰常陷入无语、无对之绝境,而恰恰于此生出疑情,每一参破便精进一层。洞山对雪峰之培育可谓不遗余力,并开示其悟道因缘应在德山宣鉴禅师处。

       雪峰义存随即前往鼎州参访德山,问:“从上宗乘,学人还有分也无?”山打一棒曰:“道甚么?”峰曰:“不会。”至明日请益,山曰:“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峰言下有省,然犹未语。

       其后,雪峰与岩头禅师至沣州鳖山镇,阻于雪。岩头每日只是打睡,峰一向坐禅。一日,峰唤曰:“师兄,师兄,且起来。”头曰:“作甚么?”峰曰:“问德山从上宗乘中事,学人还有分也无?德山打一棒曰:‘道甚么?’我当时如桶底脱相似。”头喝曰:“你不闻‘道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峰曰:“他后如何即是?”头曰:“他后若欲播扬大教,一一从自己胸襟流出,将来与我盖天盖地去。”峰于言下大悟,便作礼起,连声叫曰:“师兄,师兄,今日始是鳌山成道!”雪峰后过石桥有感,因有一偈明道:“学道修行力未充,须将此身险中行。自从过得石桥后,即此浮生不再生。”其后,义存住锡福州雪峰山传法,名声大噪,时号“北有赵州,南有雪峰”。

 

云门脚跛     雪峰得悟

 

       雪峰第一高足云门文偃禅师(公元864—949),嘉兴人也,姓张氏,幼依本邑空王寺志澄律师出家。文偃敏质聪颖,慧辩天纵,及长落发,至常州毗陵坛受具足戒。侍澄数年,探穷律部,以己事未明,往参黄檗著名法嗣睦州道明禅师。

       睦州见文偃来,便闭却门,偃乃扣门。州曰:“谁?”偃曰:“某甲。”州曰:“作甚么?”偃曰:“己事未明,请师指示。”州开门一见,便闭却,偃如是连三日扣门,至第三日,州开门,偃乃拶入。州便擒住曰:“道,道。”偃拟议,州便推出曰:“秦时辘轹钻。”遂掩门,损偃一足,偃从此悟入。

       这便是“云门脚跛”的著名禅门公案。睦州秉承马祖、黄檗接引学人之法,突然当胸抓住,令其速道,以截断问者思路,而当其欲回答时,又一句突如其来的“秦时辘轹钻”——要他追寻秦代的车马古道,文偃虽跛一足,却由此大悟。此后,文偃诚心追随睦州,数年后尽得其道。后造睦州弟子陈操侍郎宅,经三载,续回礼谒睦州。州云:“南方有雪峰和尚,汝何不去彼中受旨。”时睦州已近百岁,故指示文偃往参雪峰义存。

       文偃到雪峰庄,见一僧,乃问:“上座,今日上山去?”那僧曰:“是。”偃曰:“寄一则因缘问堂头和尚,只是不得道是别人语。”僧曰:“得。”偃曰:“上座到山中,见和尚上堂,众才聚,便出,握腕立地曰:‘这老汉,项上铁枷,何不脱却?”其僧一依文偃所教。雪峰见这僧与么道,便下座,拦胸把住,曰:“速道!速道!”僧无对。峰拓开曰:“不是汝语。”僧曰:“是某甲语。”峰曰:“侍者,将绳棒来!”僧曰:“不是某甲语,是庄上一浙中上座,教某甲来道。”峰曰:“大众,去庄上迎取五百人善知识来。”文偃次日上雪峰,峰才见便曰:“因甚么才到与么地?”偃乃低头,从兹契合,密以宗印授焉。

       文偃在雪峰一住三年。一次,有僧问雪峰:“如何是‘触目不会道,运足焉知路’?”峰曰:“苍天,苍天。”僧不会,遂问文偃:“苍天意旨如何?”偃云:“三斤蔴,一匹布。”僧云:“不会。”偃云:“更奉三尺竹。”雪峰闻听而喜,云:“我常疑个布衲。”雪峰对文偃的禅法修为颇为满意,知其必有大成。

 

行脚诸山     首创云门

       在随后的参访中,文偃先来越州,参访乾峰禅师。乾峰上堂垂法语云:“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始解归家稳坐。须知,更有向上一窍在。”文偃出问:“庵内人为甚么不知庵外事?”峰呵呵大笑。偃曰:“犹是学人疑处。”

       峰曰:“子是甚么心行?”偃曰:“也要和尚相委。”峰曰:“直须与么,始解稳坐。”偃应:“喏,喏。”

       文偃参访曹山本寂,问:“密密处,为甚么不知有?”山曰:“只为密密,所以不知有。”偃曰:“此人如何亲近?”山曰:“莫向密密处亲近。”偃曰:“不向密密处时如何?”山曰:“始解亲近。”偃曰:“喏,喏。”文偃问:“如何是沙门行?”山曰:“吃常住苗稼者是。”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山曰:“你还畜得么?”曰:“畜得。”山曰:“你作甚么生畜?”曰:“著衣吃饭,有甚么难?”山曰:“何不道披毛戴角?”偃礼拜。

       文偃至疏山匡仁,疏山上堂云:“病僧咸通年前,会得法身边事,咸通年后,会得法身向上事。”文偃出问:“如何是法身边事?”山曰:“枯桩。”曰:“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山曰:“非枯桩。”曰:“还许某甲说道理也无?”山曰:“许。”曰:“枯桩岂不是明法身边事?”山曰:“是。”曰:“非枯桩岂不是明法身向上事?”山曰:“是,”曰:“只如法身,还该一切也无?”山曰:“法身周遍,岂得不该?”偃指指净瓶曰:“只如净瓶,还该法身么?”山曰:“阇黎,莫向净瓶边觅。”偃便礼拜。

       此外,文偃尚行脚归宗、九江、天童等多地,参访各地丛林善知识,最后开法韶州云门山,创建光泰寺,首创云门宗,世称“云门文偃”。当时正值五代之初,在当地南汉政权的支持下,云门宗得以迅速发展,各地学人慕名前来参学,门人达千人,而其得法弟子亦近百人,可谓一时之盛。云门文偃接引学人之法孤危险峻,人难湊泊,往往绝断众流,不容拟议,致凡圣无路,情解不通,非上上根器,难窥其仿佛。其家风高古森严,在禅林中卓然而立,具有特别影响。

 

云门三问     随机接引

 

       有僧问:“十二时中,如何得不空过?”师曰:“问甚么处著此一问?”曰:“学人不会,请师举。”师曰:“将笔砚来。”僧乃取笔砚来,师作一颂曰:“举不顾,即差互;拟思量,何劫悟?”又有僧问:“一口吞尽时如何?”师曰:“我在你肚里。”曰:“和尚为甚么在学人肚里?”师曰:“还我话头来。”

       某次,师问直岁:“甚么来?”曰:“刈茅来。”师曰:“刈得几个祖师?”曰:“三百个。”师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东家勺柄长,西家勺柄短,又作么生?”岁无语,师便打。一日,师问某僧:“甚么处来?”曰:“礼塔来。”师曰:“谑我。”曰:“某甲实礼塔来。”师曰:“五戒也不得。”

       一日行次,一僧随后行。师竖起拳云:“如许大栗子,吃得几个?”僧云:“和尚莫错。”师云:“是你错。”僧云:“莫压良为贱。”师云:“静处萨婆诃。”因供养罗汉,师问僧:“今夜供养罗汉,你道罗汉还来也无?”僧无对,师曰:“你问我。”僧便问,师曰:“换水添香。”僧曰:“与么即来也。”师云:“有什么馒头,速下来。”

       师坐次,有僧非时上来,师云:“作甚么?”僧云:“请益。”师云:“你有什么疑?”僧曰:“某甲曾问和尚:‘一宿觉搬柴,柴搬一宿觉’。”师乃敲椅子三下,云:“你作么生会?”僧云:“一切临时。”师乃揎拳云:“我与你相扑一跤,得么?”僧无对。次日,僧再上,值师漱盥次。师乃将水碗过与僧云:“送去厨下著。”其僧送去了,却来。师见来,乃从后门出去。其僧云:“比来请益,只得一口碗。”

       师上堂开示:“古德道:‘药病相治,尽大地是药’。哪个是你自己?”乃曰:“遇贱即贵。”僧曰:“乞师指示。”师拍手一下,拈拄杖曰:“接取拄杖。”僧接得,拗作两橛。师曰:“直饶恁么,也好与三十棒。”上堂曰:“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拈灯笼向佛殿里,将三门来灯笼上。作么生?”自代云:“逐物意移。”又曰:“云起雷兴。”

       师上堂曰:“闻声悟道,见色明心。”遂举手曰:“观世音菩萨将我钱买胡饼。”放下手曰:“原来只是馒头。”上堂曰:“函盖乾坤,目机铢两,不涉世缘,作么生承当?”众无对。自代云:“一镞破三关。”

       宗慧初参云门,师问:“近离甚处?”慧曰:“查渡。”师曰:“夏在甚处?”慧曰:“湖南报慈。”曰:“几时离彼?”慧曰:“八月二十五。”师曰:“放汝三顿棒。”慧至明日,却上问讯:“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甚么处?”师曰:“饭袋子,江西、湖南却恁么去?”慧于言下大悟,遂曰:“他后向无人烟处,不蓄一粒米,不种一茎菜,接待十方往来。尽与伊抽钉拔楔,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教伊洒洒地作个无事衲僧,岂不快哉?”师曰:“你身如椰子大,开得如许大口。”慧便礼拜。

       朗上座自幼肄业讲肆,闻僧问云门‘如何是透法身’句,师曰:“北斗里藏身。”朗罔测玄旨,遂造云门。师才见,便把住曰:“道,道。”朗拟议,师拖开,乃示颂曰:“云门耸峻白云低,水急游鱼不敢栖。入户已知来见解,何劳再举轹中泥。”朗因斯大悟。

       僧问:“佛法如水中月,是否?”师曰:“清波无透路。”曰:“和尚从何得?”师曰:“再问复何来?”曰:“正与么时,如何?”师曰:“重叠关山路。”问:“树凋叶落时,如何?”师云:“体露金风。”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曰:“花药栏。”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金毛狮子。”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曰:“胡饼。”问:“如何是佛?”师曰:“干矢橛。”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曰:“东山水上行。”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师曰:“须弥山。”师云:“十五日以前不问汝,十五日以后将一句来。”自代云:“日日是好日。”师上堂垂语云:“人人尽有光明在,看时不见暗昏昏。作么生是诸人光明?”自代云:“厨库三门。”又云:“好事不如无。”
 

       云门文偃之法嗣德山缘密禅师曾总括“云门三句”为“函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作为文偃禅法的重要旨归,首句指对合天盖地、无处不在的佛性的了悟;次句指斩断语言葛藤,超越一般思维的见地;末句指既了知世间一法不立,就该无所用心地随机接物。在上述公案中,云门三句的禅法随处可见,倘细细参究,自可获益匪浅。

       此外,文偃禅法中的“一字关”也饶具特色,师常以一字为学人答疑解惑。问:“如何是云门剑?”师曰:“祖。”问:“如何是禅?”师曰:“是。”问:“如何是云门一路?”师曰:“亲。”问:“如何是正法眼?”师曰:“普。”问:“一生积恶不知善,一生积善不知恶。此意如何?”师曰:“烛。”问:“古德有言‘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偿宿债’,未审二祖是了不了?”师曰:“确。”师以一字作答,非作答也,只是接机,使学人猝然之间,思维嘎然而止,脑海一片空白,斯时自性心光返照,倘夙有修习,机缘巧合,此时此刻,学人极有可能直指人心,彻见自性,当下开悟。

       师尝作纲宗偈曰:“康氏圆形滞不明,魔深虚丧击寒冰。凤羽展时超碧汉,晋锋八博拟何凭。”“是机是对对机迷,辟机尘远远尘栖。夕日日中谁有挂,因底底事隔尘迷。”

       师于南汉乾和七年四月十日,端坐示寂,谥曰:“匡真禅师”、“觉化大师”。塔于本山。宋太祖乾德元年,诏迎师肉身内廷供养,启塔颜貌如昔,须发犹生,距师圆寂已十数年矣。师肉身留京师月余,仍送还山。(完)

(编辑:胡海)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