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国粹  >> 查看详情

中华国粹

【共生传媒】禅宗探秘(八):百丈怀海与黄檗希运(上)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09-10 02:47:26  点击:9094  属于:中华国粹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作者:王学信

    马祖道一的著名法嗣百丈怀海,早年在西山慧照法师处出家,后至南岳法朗律师处受具足戒,又往安徽浮槎寺披阅梵典多年。其间闻听马祖在江西南康弘传南宗禅法,遂前往投师,随侍马祖六年,尽得心印。而马祖开示怀海之“野鸭子”公案、“竖拂子”公案亦在禅门盛传。其后,百丈怀海辞别马祖于宜丰竹垣里创建大智寺。马祖圆寂后,怀海感念师恩,在石门山马祖塔旁建茅棚守护,继续精进禅修。

 

 
    不久,百丈怀海移至洪州新吴(今奉新)大雄山,亦称百丈山,创建百丈寺,传授马祖洪州禅法,倡导农禅并举及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僧众“普请制”,创立《禅门规式》,即影响深远之《百丈清规》。其声誉日高,禅客无远不至,门人众多,时号“大丛林”焉。其中,深得百丈怀海真传的嗣法弟子即黄檗()希运。
 
 
行脚四方 终觅恩师

    黄檗希运,俗姓王,福州闽中(今福清)人。少年聪慧,于本邑黄檗山出家,及长,身长七尺,额间隆起如珠,音辞朗润,志意冲淡,不拘小节,人莫能测。后游天台,逢一异僧,与之言笑,如旧相识。熟视之,目光射人,乃偕伴而行。适逢涧水暴涨,希运脱笠植杖而止,那僧欲率希运同渡。运曰:“兄要渡自渡。”彼即褰衣蹑波,若履平地,至岸回顾曰:“渡来,渡来。”运曰:“咄!这自了汉。吾早知,当斫汝胫。”其僧叹曰:“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言讫不见。

    希运至洛京(洛阳),托钵行乞,吟添钵声。一老妪出棘扉间,曰:“太无厌生。”运曰:“汝犹未施,责我无厌,何耶?”妪笑而掩扉。运异之,进而与语。问答之间,运玄门顿开而荡豁,拟欲师承。妪告之曰:“可往南昌见马大师。”并示其“他日为人天师”。老妪尝从六祖弟子南阳慧忠国师习禅法,亦非常人也。

    希运行脚至安徽池州南泉,参马祖高徒南泉普愿禅师,甚被看重,时时得以提携。一日,希运于南泉普请择菜时,泉问:“甚么处去?”曰:“择菜去。”泉曰:“将什么择?”运竖起刀。泉曰:“只解作宾,不解作主。”运以刀点三下。泉曰:“大家择菜去。”此番禅机是心为主,刀为宾,刀只是工具,心才是主使,故此当希运以刀点三下,南泉见其解悟,因而认可。

    某日斋时,希运捧钵向南泉位上坐。泉入堂见,乃问:“长老,甚年行道?”运曰:“威音王以前。”泉曰:“犹是王老师儿孙。”运便下去过第二位坐。泉便休去。威音王相传为世界形成之初的古佛,年代极为久远。此公案核心,是希运应对南泉“甚年行道”之禅机,尚着眼于世俗时间概念,因被南泉以“犹是王老师儿孙”加以破除。南宗禅法认为,行道是不拘于时间内涵的直下担当与当下体悟,从希运“便下去”,可见其对此亦有领悟。

    南泉一日问希运:“老僧有牧牛歌,请长老和。”运曰:“某甲自有师在。”遂辞南泉。泉送至门前,提起希运所戴竹笠曰:“长老身材没量大,笠子太小生。”运曰:“虽然如此,大千世界总在里面。”泉曰:“然则我在哪里?”运戴笠便行。大千世界总在竹笠之中,犹如须弥纳于芥子,乃万物同具自性之理,而南泉希望引导希运更上一层,由本体再返现象,其谆谆之意若此。

    希运辞别南泉后,赶赴南昌,时洪州禅祖师马祖道一已逝,遂至石门山礼拜马祖塔。百丈怀海禅师庐于塔旁,希运乃往参谒。丈问:“从何方来?”运曰:“从岭南来”。丈曰:“当为何事?”运曰:“不为何事。”便礼拜,问曰:“从上宗乘,如何指示?”百丈默然良久。运曰:“不可教后人断绝去也。”丈曰:“将谓汝是个人。”乃起入方丈。运随后入,曰:“某甲特来。”丈曰:“若尔,则他后不得辜负吾。”遂纳其为弟子,并寄予厚望焉。希运后随怀海迁往百丈寺,随侍长达二十余载。

 
 
随缘机用 俊彦迭出

    百丈一日谓众曰:“佛法不是小事,老僧昔被马大师一喝,直得三日耳聋。”希运闻此,不觉吐舌。丈曰:“子以后莫承嗣马祖去么?”运曰:“不然,今日因和尚举,得见马祖大机大用。然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以后丧我儿孙。”丈曰:“如是,如是。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子甚有超师之见。”运便礼拜。希运所答,见解果然超迈,只是从师所说得见马祖大机大用,然而毕竟未曾亲见马祖,倘若今后自称马祖法嗣,势必误导将来之徒子徒孙。言下之意,决心承嗣百丈师,而不敢僭越也。百丈闻此,十分满意,更寄以厚望焉。

    一次,百丈问希运:“甚么处去来?”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曰:“还见大虫么?”运便作虎声,丈拈斧作斫势,运即打丈一掴。丈吟吟而笑,便归。上堂时,对众曰:“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众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此公案中,百丈喻大虫为自性真如,希运掌掴则阐明,既彻见自性本体,便勇猛向前,再无障碍。百丈见此,自然欣喜而笑,随后向众宣告希运已承袭其禅法,将成为其认可之法嗣。

    某日,百丈因普请开田回,问希运:“运阇黎,开田不易。”运曰:“随众作务。”丈曰:“有烦道用。”运曰:“争敢辞劳?”丈曰:“开得多少田?”运将镢筑地三下。丈便喝,运掩耳而去。此处皆禅语,百丈言开山作住持不容易,希运答随顺众缘而努力去作,不敢因辛劳而退避。百丈问他如何去做,希运表示要开基创建三处禅寺,百丈遂首肯。希运后居江西黄檗山,创黄檗禅法,名满天下。

    百丈门下,俊彦迭出,其接引学人之法,颇有马祖遗风。有僧哭入法堂来,师曰:“作么?”曰:“父母俱丧,请师选日。”师曰:“明日来,一时埋却。”有僧问:“如何是奇特事?”师曰:“独坐大雄峰。”僧礼拜,师便打。师有时说法竟,大众下堂,乃召之。大众回首,丈曰:“是甚么?”百丈时时接引,学人倘机缘成熟,即可有省。

    沩山灵祐游江西参百丈,丈一见,许之入室为弟子,遂居参学之首。沩山某冬日侍立于侧,丈问:“谁?”沩山曰:“某甲。”丈曰:“汝拨炉中有火否?”沩山拨之曰:“无火。”丈躬起,深拨得少火,举以示之曰:“汝道无,这个死鬼!”沩山由是发悟,礼谢,陈其所解。丈知其见地尚浅,遂开示曰:“此乃暂时歧路耳。经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忆,方省己物,不从外得。故祖师云:‘悟了同未悟,无心亦无法,只是无虚妄凡圣等心。本来心法,原自备足。汝今既尔,善自护持。”次日,沩山同百丈入山作务,丈问:“将得火来么?”沩山曰:“将得来。”丈曰:“在甚么处?”沩山拈一支柴吹两吹,度与百丈。丈曰:“如虫御木。”百丈对沩山所答甚为满意,认为其已悟得自性,深入禅宗心法。其后,沩山灵祐居沩山,与其弟子仰山慧寂创立沩仰宗。

    长庆大安造百丈,礼而问曰:“学人欲求识佛,何者即是?”丈曰:“大似骑牛觅牛。”安曰:“识得后如何?”丈曰:“如人骑牛至家。”安曰:“未审始终,如何保任?”丈曰:“如牧牛人执杖视之,不令犯人苗稼。”长庆大安自兹领乃师玄旨,率常内省而不外驰求。同参沩山灵祐创寺沩山,长庆大安赴沩山躬耕助道,后亦得正果,享誉禅门。

    百丈师徒间,亦有生动、鲜活的一面。一次,百丈率僧众在农田劳作,忽有一僧闻寺中鼓鸣,举镢头大笑,便归。百丈曰:“俊哉!此是观音入门之理。”丈归院,乃唤其僧,问:“适来见甚么道理,便恁么?”僧曰:“适来肚饥,闻鼓声,归吃饭。”丈乃笑。

    有僧问:“抱璞投师,请师一鉴。”丈曰:“昨夜南山虎咬大虫。”僧曰:“不谬真诠,为甚么不垂方便?”丈曰:“掩耳盗铃汉。”僧曰:“不遇中郎鉴,还同野舍薪。”丈便打。僧曰:“苍天,苍天!”丈曰:“得与么多口!”僧曰:“罕遇知音。”拂袖便行。丈曰:“百丈今日输却一半。”此番禅语,机锋相对,层层进逼,竟打个平手。该僧真百丈高徒也。

    南泉普愿禅师之高徒赵州从谂(shěn)参访百丈,丈问:“近离甚处?”州曰:“南泉。”丈曰:“南泉近日有何言句?”曰:“未得之人,直须悄然。”丈曰:“悄然一句且置,茫然一句作么生?道!”州进前三步,丈便喝,州作缩身式。丈曰:“大好悄然。”州作舞而出。百丈应机接引赵州,州于言下大悟,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真喜不自胜也。后赵州从谂禅师于南泉、百丈作育下,终成一代禅门大德。

    禅宗多种文献均记载一则颇具传奇色彩之“野狐”公案。百丈每上堂,有一老人随众听法。一日众退,唯老人不去。师问:“汝是何人?”老人曰:“某非人也。于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某对云:‘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身。”师曰:“汝问。”老人曰:“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师曰:“不昧因果。”老人于言下大悟,作礼曰:“某已脱野狐身,住在山后,敢乞依亡僧律送。”次日凌晨,师令维那告知僧众,食后送亡僧。大众聚议:“一众皆安,湼槃堂又无病人,何故如此?”食后,师领众至山后岩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葬。后世真净禅师尝作一颂,云:“不落藏锋不昧分,要伊从此脱狐身。人人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百丈规式 宗门圭臬

    百丈对学人应机接引,令诸多门人开悟,而平素上堂,亦是谆谆教诲,倾囊而出,使学人日常修为亦有所依归。其法语之精辟、透彻,每为禅门中人所乐道。有僧堂上问:“如何是大乘顿悟法要?”师曰:“汝等先歇诸缘,休息万事,善与不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莫记忆,莫缘念。放舍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无所辨别;心无所行,心地若空;慧日自现,如云开日出相似。但歇一切攀缘,贪嗔爱取,垢净情尽,对五欲八风不动,不被见闻觉知所缚,不被诸境所惑,自然具足神通妙用,是解脱人。对一切境,心无静乱,不摄不散,透过一切声色,无有滞碍,名为道人。善恶是非,俱不运用,亦不爱一法,亦不舍一法,名为大乘人。不被一切善恶、空有、垢净、有为无为、世出世间、福德智慧所拘系,名为佛慧。是非好丑,是理非理,诸知见情尽,不能系缚,处处自在,名为初发心菩萨,便登佛地。”百丈怀海以自身体悟,详尽阐释禅门修行次第,为后世学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修证参照系。

    百丈怀海曾制定丛林要则二十条,至今仍为禅门圭臬,其文曰:“丛林以无事为兴盛;修行以念佛为稳当。精进以持戒为第一;疾病以减食为汤药。烦恼以忍辱为菩提;是非以不辨为解脱。留众以老成为真情;执事以尽心为有功。语言以减少为直截;长幼以慈和为进德。学问以勤习为入门;因果以明白为无过。老死以无常为警策;佛事以精严为切实。待客以至诚为供养;山门以耆旧为庄严。凡事以预立为不劳;处众以谦和为有理。遇险以不乱为定力;济物以慈悲为根本。”此丛林要则不仅适用于禅门,其主旨亦广泛适用于社会大众,与中华传统儒学、道学理念殊途同归,不谋而合,具有重要的普适性。

    一次上堂,百丈垂示法语:“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不久,唐宪宗元和九年正月十七日,百丈怀海禅师归寂,朝廷谥曰“大智禅师”。

    黄檗希运在百丈山参谒百丈怀海悟得大机大用,随侍二十余载后,来到距百丈山数十公里的新昌(今宜丰)灵鹫峰下。据传,六朝时有天竺僧人游历至此,见山形与释迦牟尼佛说法之地灵鹫峰无异,因以名之。灵鹫峰重峦迭嶂,壑深林密,鸣泉飞瀑,环境清幽,非常适宜避世禅修。唐德宗贞元年间即有僧人到此建起鹫峰寺。希运云游至此,亦被深深吸引而流连忘返,遂在鹫峰寺住下,见此山与自己故乡的黄檗山十分相似,怀乡之情油然而生,遂易名黄檗山,鹫峰寺改为黄檗寺。

    希运驻锡黄檗寺,承袭马祖、百丈法脉,大力倡导南禅顿法,声名大振。四方学人,望山而趋,睹相而悟,往来海众常千余人。黄檗门风,甚于江表,黄檗一地,遂成南宗禅法重镇焉。

(编辑:胡宪)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