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国粹  >> 查看详情

中华国粹

佛门礼仪(四):学佛与吃素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8-20 08:34:19  点击:9140  属于:中华国粹
编者按:本网络平台特请王学信先生提供他的佛教文化系列文章以飨读者。佛教文化是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王先生作为南怀瑾先生的弟子,对此亦颇有研究,因学佛四众所需,特撰写此系列文章。

(原创)/王学信
作者简介:王学信:资深媒体人士,知名文化学者。曾任中国新闻社主任记者,华声报社编委,中国侨联《海内与海外》杂志编辑部主任等。

        《西游记》中,唐僧西天取经在两界山遭遇一只斑斓猛虎,被猎户刘伯钦所救,在刘家“说话间,不觉得天色将晚。小的们排开桌凳,拿几盘烂熟虎肉,热腾腾的放在上面。伯钦请三藏权用,再另办饭。三藏合掌当胸道:‘善哉!贫僧不瞒太保说,自出娘胎,就做和尚,更不晓得吃荤。’伯钦闻得此说,沉吟了半晌道:‘长老,寒家历代以来,不晓得吃素,就是有些竹笋,采些木耳,寻些干菜,做些豆腐,也都是獐鹿虎豹的油煎,却无甚素处。有两眼锅灶,也都是油腻透了,这等奈何?’
        正当镇山太保刘伯钦为无素斋饭款待唐三藏而犯愁时,刘母“叫媳妇将小锅取下,着火烧了油腻,刷了又刷,洗了又洗,却仍安在灶上。先烧半锅滚水,别用,却又将山地榆叶子,着水煎作茶汤,然后将些黄粱粟米,煮起饭来,又把些干菜煮熟,盛了两碗,拿出来铺在桌上。老母对着三藏道:‘长老请斋。这是老身与儿妇,亲自动手整理的些极洁极净的茶饭。’三藏谢了,方才上坐。”
此番描述,确乎精彩,读后令人难忘。唐三藏作为汉传佛教出家僧人,茹素不荤,可谓持戒谨严,而刘母善解人意,精心整治些极洁极净的茶饭,其礼敬“佛、法、僧三宝”之心,亦令人顿生钦敬。看来,学佛与吃素,两者之间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那么,学佛是否就必得吃素,而不吃素就不能学佛呢?答案显然并非如此简单。
        在佛教早期的戒律中,是允许出家僧尼食用三净肉的。《十诵律》说,佛许僧尼食三净肉,即不亲眼见为我所杀、不曾听闻为我所杀、不怀疑是专为我而杀者,此不见、不闻、不疑,即为三净。后来,《涅槃经》于三净肉外又增添六项:自死、鸟残、不为己杀、生干、不期遇、前已杀,即鸟兽自己死亡、猛禽所食残余、不为自己所杀、生干肉、非经约定偶遇而食、已被宰杀者,是为九净肉。
        迄今为止,南传上座部佛教、藏传佛教仍沿用早期小乘戒律,僧尼可食用上述九净肉。日本佛教界早期曾禁止肉食,近年随社会形势之变化已全面开放肉食。唯有汉传佛教僧人一千五百余年来,始终坚守大乘戒律,严戒荤辛,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与大乘佛教在中原汉地的广泛传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内地,直到西晋时期,所传入的主要为小乘佛教经典。公元一世纪至公元四世纪前后,大乘佛教兴起于印度次大陆,并向外传播,许多大乘经典在南北朝时期相继被翻译、介绍到中原汉地。与小乘佛教之自我解脱、了断生死、证得阿罗汉果位相比,大乘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虚空无尽、我愿无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之普度众生的理念,显然上升到了更高的精神层面,因而深受遭逢乱世苦难之南北朝僧俗大众的欢迎,迅速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思想,并受到南朝、北朝诸多帝王的大力推崇、弘扬,形成空前的社会思潮。
        鉴于大乘佛教认为杀生食肉有违慈悲心性,有违大乘菩萨行。如《梵网经》中即列有食肉戒,谓食肉将断绝大乘慈悲种子,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唯身罹重病者除外。因而,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断肉、食素运动随即在中国内地南北同时展开,其影响之深远可谓空前绝后。
        南朝梁武帝萧衍即位第三年便宣布弃道教而皈依佛门,15年后更请钟山草堂寺慧约法师授予菩萨戒,法号冠达。他以大乘菩萨道为依据,亲作《断杀绝宗庙牺牲诏》、《断酒肉文》颁行于世,反复强调及阐明禁断肉食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劝导和命令僧尼断肉食素。当时,梁代计有寺院2846所,出家僧尼82700余人,在家居士及信众更难以数计,梁武帝以帝王之尊如此倡导,其对佛门的影响是巨大的,南梁食素之风遂在朝野蔚然兴起。
        北齐文宣帝高洋对佛教也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当时“都下大寺,略记四千;现住僧尼,仅将八万”,而北齐全国竟有大小寺庙30000余所,僧尼达200万之众,高洋本人不仅跟从僧稠法师受菩萨戒,而且常和他的皇后一起亲自斋僧供佛。天保二年,文宣帝高洋下诏:“诸鹫鸟伤生之类,宜放于山林。即以此地为太皇太后经营宝塔,鹰师曹为报德寺。”高洋受菩萨戒后,更是“断酒禁肉,放舍鹰鹞,去官畋渔,郁成仁国。又断天下屠杀,越六年,三敕民斋戒,官园私菜荤辛悉除。”显然,文宣帝比梁武帝持戒更严,他不仅自己不食肉,不饮酒,不动五辛等菜蔬,而且在北齐全国范围内禁止杀生食肉,官民人等亦不得食五辛。那么,什么是五辛,五辛为何也在禁食之列?

        五辛亦称五荤,指五种有辛臭味的蔬菜,通常指葱、韮、薤、蒜和兴渠,其中三种人们比较熟悉,就是大葱、韮菜和大蒜,其他两种人们不大熟悉,那就是薤和兴渠。薤为草本植物,又名藠头,可食,可入药。兴渠为梵语音译,系一种木本植物,亦称阿魏,可入药,《本草纲目》称:“此物极臭。”《梵网经》以故食五辛为犯菩萨戒,而《楞严经》更详尽解说:“诸众生求三摩地,当断世间五种辛菜,此五种辛菜,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看来,食用五辛问题还不小,不仅诱发情欲,又能增添嗔怒之心,妨碍清净修行,而其口中存留的臭秽之气又致使仙佛远离。因此,僧俗信众理应拒食五辛之物。
        梁武帝和北齐文宣帝相继倡导和推动的南方、北方素食运动,相互呼应、促进,极大强化了汉传佛教出家素食的理念,并逐渐形成了汉传佛教颇具特色的素食文化。十几个世纪以来,此种素食文化不仅在汉传佛教界代代传承,而且其影响遍及通衢大邑、穷乡僻壤,几乎达到妇孺皆知的普及程度,不少人还参与吃斋食素,精心研制素食菜谱。从宫廷御膳房的素局,到诸多大寺院的全素宴,再到各阶层居士们因地制宜烹制的居士菜,使我中华素食文化内涵愈加丰富,其“色、香、味、形、器”争奇斗艳,异彩纷呈,从而成为中华饮食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时值今日,中华素食文化的重要健康价值正日益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现代医学证实,丰富和均衡的素食不仅能满足人体的全面营养需求,而且含有颇多碱性物质的素食可使人体保持弱碱性状态,不断中和体内的酸性有害物质,同时,素食中的不饱和脂肪酸能有效分解人体内过多的胆固醇,为血管清除障碍。因此,素食对预防现代社会常见的肥胖症、高血压、糖尿病、心脑血管类疾病和某些类型的癌症,以及延缓人体衰老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事实也正是如此,中国佛教协会原名誉会长、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自修行以来未曾吃过肉食,1959年圆寂,享年119岁;日本清水寺总住持大西良庆法师出家后,始终茹素,不沾荤腥,1983年示寂,世寿107岁;西安草堂寺住持圆照尼师终生食素,坐化时,年已108岁。更难得的是,他们辞世时神态安祥,面容如生,并无痛苦,也未罹患恶疾,可谓善终。这固然是其修行所致,但谁又能说与之常年素食无关呢?
        不久前,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获善待动物组织授予的2010年“动物世界最佳朋友”荣誉。该组织称:“克林顿选择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一年拯救了近200只动物的生命,还减少了罹患癌症、中风和其他一些疾病的风险。”“我现在以豆子、豆荚、蔬菜和水果为食,”体重已恢复到高中时的克林顿高兴地说:“素食改变了我整体的新陈代谢。”令人颇感兴趣的是,曾对汉堡包情有独钟的克林顿先生的饮食新选择还真契合大乘菩萨行“戒杀断肉”理念,并为自己赢得了宝贵的健康,这无疑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启迪。
        近年来,有些学佛者误以为学佛就是吃素,吃素就是学佛,这显然不妥,因为两者之间绝非等同关系。当然,吃素有助于学佛,而且对身心健康大有裨益,同样也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