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共生传媒】你们只是经历了一场瘟疫而已!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07-18 10:20:17  点击:9457  属于:文学园地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作者:何哲

        2020年,我把本来是在四月中为了报税才回程的机票改到二月七日,那时候的机票非常容易更改,我还因此换得了从香港到蘇黎世回蒙特利尔的全程头等机票,飞行时间比之前还短了一些;在苏黎世转机有六个小时,约了小儿子在机场喝咖啡,顺便把在香港买的他爱吃的菠萝包带给他;从苏黎世等转机的时候,一个完全没有戴口罩的漂亮空姐——那时候,中国和香港的疫情比外国严重得多,她半蹲着跟一个抱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的男人说话,他们说话很大声,我也就完全听到了内容,男人带着小女孩和一个较年长的妇人,要到蒙特利尔来隔离14天才能回美国,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专程从美国到上海接这两人的,她们也没有去过武汉,他是美国人,小女孩和妇人还不是,因此他们就不能直接回美国,空姐表示理解。他们顺利登上飞机,而这么巧他们就坐在我斜后面,小女孩一直不停地咳嗽,在我过道另一边的年轻男子也一直在咳嗽,我杯弓蛇影地端坐着。这时一个蒙特利尔的朋友和家人也上了飞机,她一看到我很高兴,马上给了我一个法式大拥抱,我半推半就,一到加拿大机场就给她发短信,说我是从“重灾区”回来的,请她注意一下在往后的两星期里有没有出现不舒服。我把她吓得半死,两天后,她给我发微信说,感到有得病的症状出现,到医院检查,把与我的偶遇也告诉了医院,但是医院还是拒绝了她的要求,不给检查。再以后,我也不敢再追问了。

        回到加拿大,即使没有要求,我也老老实实地自我居家隔离了十四天,让大儿子回自己的公寓,不要见面。十四天后就出动去滑雪。那时候,加拿大一点疫情问题都没有,我还庆幸自己逃了回来。二月中,还去了墨西哥海滩玩了一星期,心情比起在香港时的郁闷好许多。

 

作者在香港

        作为香港人,我从来不认为香港有多好,我知道香港政府的无能,官商勾结,没有为百姓做一些实际的民生计划,香港的基建是不错,医疗也不错,作为一个游客去香港玩也不错,香港四面环海,绿化地带占60%以上,税率也低,美食处处,样样方便,各种的自由开放。可是你知道香港的老百姓过的有多么难吗?不是香港的人不会知道,香港人自己本来也不知道,曾经他们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活得最好,最值得骄傲的一个族群。只有我们这些在不同国家住过的,有了比较才知道差别。在海外,我一直因为是香港人的身份而得到许多的“好处” 和“表彰”,可是我并没有因此而高兴,我知道真正的香港,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幻象。

        移民前,我曾经为了政府提高交通收费20%而愤然辞职,我也骂政府,我也参加纪念六四游行,我讨厌香港的低俗文化,和人们的夜郎自大,我觉得香港总有一天会被教训,但我没有想到今天香港受到的“教训”是如此的猛烈。

 
作者图说:香港原中區警察總部兼監獄,俗稱“大館”。愛國詩人戴望舒曾被監禁于此,險些送命。現在的香港年輕人天真的相信了政客所言,以为坐牢是很羅曼蒂克的事。

        我的“苦难”是从2019年的5月17日开始的。5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计划制裁中国,家人工作的美国公司第二天就单方面停止了与中国公司的合约,扣压了中方的原材料,工厂停工,在世界各地本来在合作中的各种项目立马终结,本来已经要被提升为Senior Director的家人,最后面临的是整个部门的关闭,全体人员被裁。香港裁员,员工没有能够拿到像加拿大,甚至中国、新加坡那样的N 或者N+1 、N+2的补偿,只有一个月的遣散费,这家有“良心“的美国公司额外给员工三个月的薪金补贴,而香港也没有失业金的制度,失业了就自求多福吧,卖房子,借钱,或者跳楼。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几乎是差不多时间,一个香港男孩和一个香港女孩到台湾玩,最后男孩把女孩杀了,他逃回香港。因为香港与台湾、澳门,大陆没有引渡条例,这个男孩在香港是自由的,所以,以为自己“很打得”的刚愎自用的香港特首提出了修改条例,可以把他送回台湾判刑。只是成分复杂的香港人不害怕台湾,却害怕连带被修例的中国大陆,怕往后,鸡毛蒜皮的事都会被送到中国审判,之后,香港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至今尚未停息的反修例的“活动“。

 
(网络图片)

      这一年多,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甚为痛苦的一段日子了,家人失业不是主要原因,大大小小的不顺也不是问题,试想一下,无日无夜的激烈的破坏活动就发生在你身边,地铁的设施被打破被火烧,街上的红绿灯都是坏的,路上行人道上漂亮的路砖都被撬出来当成武器,店铺被“装修”,公众地方的过道贴上各式各样的黑色单张,地铁出口摆放花圈,一言不合就会被打被烧被砸死;那些小学生,中学生公然的在商场大叫“X你老母”,大学生们就是全副武装到处破坏……在这样的环境下你高兴得起来吗?更惨的是,一个家庭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立场,我家里的成员,有教师,有警察,有记者,有机场工程师,有电视台的,有在大陆工作的,有海外工作的,大家都不敢在家庭聚会中说时事。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可以容忍他人的许多缺点,就是单单不能容忍他人与自己有不同的政治立场,家人如是,朋友间如是,珍惜感情的,大家小心翼翼;不珍惜的,结果就是“割席” 再不理睬。
 

作者图说:被黑暴“裝修”後的香港Starbucks 

        网络上没有了善意,充斥着各种各样无聊虚假的文章。开始时有人向我赞扬香港青年人的骨气,那个在机场被私了的大陆人,有人跟我说那是中国的公安,受绑受打是活该;再之后有一些群里的人发起“向白宫请愿”,要求解散香港警察,而这样的指指点点的行为,多数来自移民北美的中国人。我就奇怪了,你一个大陆人,你就这么清楚知道香港发生的事情?你就能够分辨谁是谁非?我不断地说,我不想跟你谈政治(我本来就不喜欢,我喜欢的是文学与花),你却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我。于是,我un friend了一个人,为了他的尊严,我让他自己动手。我也退出了那个要求解散香港警察的微信群,有些人的留言,我假装看不到。这一切一切让我看到人性的荒谬,我感到很哀伤。

        一年多来,我忧伤地把自己收藏起来,每天看YouTube, 不轻易表达自己的立场,害怕一回话就会吵架,互相伤害又是何必?但我发现,沉默带来的伤害更多。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Edmund Burke)

        什么党都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我不在大陆出生,我没有事业在中国,我不管蓝与黄,但我看得到黑与白。读了这么多书,人生经历也不少,哪一个政党,哪一个朝代,哪一个社会没有发生一些不公和邪恶的事?我只想大家能不能公平一点,不要把凡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情都放在显微镜下看,然后放大再放大, 务必要挑出一些刺来。我只是想大家,不要自以为是地对远方的事做出任何判断,不要双重标准,不要以为反华了,你就高尚了。如果你不能改变你是中国人的身份,你为什么不善待这个身份?香港的事件,举个不通的例子,难道你知道自己有一天终要死去,所以你就先自行了结?27年后的事情,变因还有许多,你怎么知道到时会怎样?如今反修例成功,却换来港版国安法,不用送中,直接就在中!

        加拿大从3月中到现在经历了差不多四个月的瘟疫侵袭,被关在家里的热爱自由的人们都快崩溃了,不管得病的人数没有降下来,要求开放的声音越来越多。上天遣派的瘟疫终究会过去,而人类的斗争呢?

        我想说:比起香港, 你们只是经历了一场瘟疫而已。(完)

(责编:胡宪)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