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十八)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11-20 17:15:18  点击:9109  属于: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十八)
作者:陈红
        昨天房间里很暖和,找不到暖气片也没有看到空调,一觉睡到快四点了。赶紧起床,把护腰戴上,所有的衣服套上。收拾停当,还有时间喝口水。三脚架成了鸡肋,估计不大能派上用场,但是也没准有机会,犹豫再三还是扛上了。
        四点半天还没亮,很冷,抓绒衣没有白带。高兴的是风停了,可以骑骆驼拍日出了。外面静悄悄的,一群人从营地后门出去,五匹骆驼组成一个驼队,早已各就各位等待第一批客人了。
        这里的骆驼都是单峰骆驼,人骑在哪儿?一见到骆驼就知道了,在它的驼峰上放了厚厚的坐垫,原来那驼峰是可以折叠的。年轻人三下五除二就骑上去了。孟大爷和大齐个子高腿又长,也轻而易举爬了上去。尽管骆驼卧在地上,我和潘大姐怎么也爬不上去。我抓着缰绳,身子靠近驼背一、二、三,使劲迈腿,我噻,还差得远呢。这可怎么办?牵骆驼的阿拉伯小哥单腿跪在地上,示意我踩在他腿上,我一百多斤把他踩坏了怎么办,不忍心。看到我在犹豫,他用手指指自己的腿,让我当凳子踩。没辙,我咬咬牙,抓住缰绳,尽量将重心靠在骆驼身上,减轻踩踏的力量。只轻轻一蹬,就势爬了上去。
        坐垫前方有一个金属的扶手,我就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阿拉伯帅哥示意我身体向前趴,骆驼一起的瞬间人向后仰,接着身体向前倾倒,这一前一后手必须把稳,不然容易闪腰。骆驼一站起来,我也一步登天了,在高高的驼背上视野立马开阔了。骑在驼峰上如同坐沙发,不软不硬老腰还真舒服。
        一个人牵五匹骆驼,向撒哈拉沙漠走去,骆驼迈着四方步,上坡的时候,前腿高,身体会自然向后仰,所以人要尽量向前趴。下坡的时候,前腿低,应该向后仰着点身体,可总觉得人就要从驼背上翻过去似的。我看别人都没事儿,就对骆驼悄悄说:“你翻啊,你翻个试试,有本事把我翻地下,反正是沙子摔不坏。”哟,忘了,咱这老腰可经不起摔,不免又紧张起来。好在骆驼队走的奇慢,大家都稳稳地坐在沙发上。翻过几道沙丘,前面有一道高高的沙梁,这骆驼一匹匹全卧倒了,咚的一下,又是前倾后仰,老腰还挺结实。到地方了我们不用人帮忙叽里咕噜就翻下了驼背。这里离营地不算太远,这么一会儿就到了?还没过瘾呢。
        高高的沙梁横在眼前,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年轻人都跑在前头,就剩老太太和老头儿了。孟大爷身体好,玩心重,已经走在前面去找美女了。爬沙丘是体力活,走一步陷半步,脚还站不稳。像走钢丝一样,胳膊张开保持平衡,老腰啊,一定坚持住。爬到陡的地方,都快嘴啃沙了,只好四肢并用,狼狈不堪。没上多高就累的流汗了,挺起腰歇会儿,调整一下情绪,还得继续爬啊。潘大姐在我后边,跟我一样也够狼狈的,好在大齐断后,扛着三脚架时刻保护着我们。
        终于登顶了,十几个人都站在窄窄的沙丘梁子上,几个阿拉伯小哥,头上围着五米长的围巾,小美女们在梁子上抢着跟帅哥合影,帅哥还特意把美女推到梁子外,让他们顺着沙丘滑下去,然后再把美女拉上来,他们玩的不亦乐乎。孟大爷看着心痒痒了,小帅哥立马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他围了个“本.拉登”形象,真帅啊。只有我跟潘大姐在等日出,费劲儿地把三脚架支在窄窄的梁子上,人都站不稳何况三脚架了。

        前方起伏的沙丘静静地跟我们一起等待着太阳升起。如果运气好,将会有火红的朝霞,沙丘像红色的海洋。一颗圆圆的红太阳冉冉升起,我们期待着、期待着。
天有点亮了,太阳迟迟没有动静,云厚了吧。太阳升到一尺高了,我们才看到一个圆圆的,银白色的“满月”爬上了沙丘,这是撒哈拉的日出吗?怎么是白的呀,好奇怪呀。导游说:“撤了吧,没希望了”眼前灰蒙蒙的,沙丘白不拉擦,确实没希望,我们收摊了。呜哇,我的心在流泪,我们从大老远跑来,撒哈拉你这么不给面子。
        下沙丘我们在前,三脚架当棍子拄着,连滚带爬动作还挺利索。给我们牵骆驼的阿拉伯小哥没有上去,在骆驼旁边铺了一个毯子盘腿在那儿休息。见到我们双手向上,是什么意思?“真主阿拉保佑你们平安归来啦”?
        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一些小玩意,开始摆摊了。来到撒哈拉确实看到很多海底植物化石,因为撒哈拉沙漠的前身是海洋,千万年的地质运动,这里的海洋变成了荒漠,海洋动植物变成了化石。看到最多的是菊石化石,但如果是真的化石,阿拉伯小哥是不会拥有那么多的。我们心里知道这些东西都不值钱,是赝品。念在人家让我踩着他的腿,爬上了骆驼。也不想拂他的面子。大齐也说,不值这些钱也得买点,人家靠这个生活呢。其实真不想买,也没有太喜欢的。我还是挑了一个小小的菊石化石,再要了一小瓶撒哈拉红沙子,拿回北京也是稀罕物,做个纪念呗。给了小哥100迪拉姆。最后潘大姐也做了贡献,还给了四美金小费。

        阿拉伯小哥很高兴,我们骑上骆驼原路返回。他把我们带到有椰枣树的地方,以椰枣树、沙丘作为背景,给我们拍了几张不错的照片。别看他没有智能手机,可用手机拍照挺内行。他还一路跟我们学中文,“北京、上海、哈尔滨、你好、谢谢”,有些发音他舌头绕不过来,特别是“哈尔滨”说出来特别好玩,大家都帮他纠正,我们高高兴兴地进入了旅游的最高境界,在驼背上,阿拉伯小哥成了我们的朋友,在小哥眼里,我们已经不陌生了,是他们撒哈拉的一员。
        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儿驼队就到了营地,我还舍不得回房间,继续在这沙漠边缘寻觅,导游告诉我们,“你什么时候算进入沙漠,就是从椰枣林绝迹开始,什么时候看到灌木,表示走出了沙漠。”附近的椰枣树已经非常稀疏了,也看到稀稀拉拉的灌木,表明我们在沙漠的边缘地带。撒哈拉沙漠太大了,但它并不是死亡之洲,据说在沙漠腹地的绿洲还生活着一百万人口,撒哈拉还有二千八百多种沙漠植物。

        七世纪的时候,商队穿越撒哈拉沙漠来到北非,主要从事黄金和盐的贸易,到了九世纪开始贩卖黑奴,从十一世纪到十六世纪,撒哈拉贸易商队最为繁盛。今天我们二十匹骆驼,走在一起大家都觉得挺壮观的,那时候的驼队有多少骆驼?说出来都让人吓一跳,一千匹骆驼,一起穿越撒哈拉做贸易,也该计入吉尼斯了吧。直到十六世纪航海技术发展起来,海洋运输慢慢替代了驼队。撒哈拉商队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撒哈拉是个永远解不开的迷,来之前我们都以为这里的红沙丘有名,其实不然,撒哈拉是以红色的砂砾著称于天下,砂砾随风翻滚,不知翻滚了几千次、几亿次,把石头磨成了圆圆的亮晶晶的砂砾。奇迹,撒哈拉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当年台湾作家三毛执意来到撒哈拉,写下了多少动人的故事。
        吃完早饭,我们就要返程了,向往已久的撒哈拉终于圆了我们半个梦。在大堂等待四驱越野车的时候,那只小喵又找我来了,趴在我身上让我抚摸,真是奇缘“可惜我不能把你带走,你属于撒哈拉,小可爱。”好吧,让齐爸爸给咱俩拍张照。
        马上就要离开撒哈拉了,真有点不舍,还是多拍点照片留作纪念吧。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