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一)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11-06 23:03:23  点击:9509  属于: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一)
作者:陈红 
     
        在浪漫的五月,来自全国各地的19位朋友,除我们四位年纪大点外,其他都是年轻人。一个充满活力的团队一起渡过了美好的摩洛哥之旅。
        导游问:你们到摩洛哥想看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人说:瞎看。导游也开玩笑地说:我觉得也是瞎看。确实到摩洛哥这个地方来旅游的人并不多,到底想看什么呢?
        我想了解摩洛哥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是从看了一篇介绍摩洛哥王妃的文章开始的。因为在阿拉伯世界,女人就是可以随便买卖的东西,只有男人对婚姻有主动权,一夫多妻制是阿拉伯国家的传统。
        当时还是王储的穆罕默德六世爱上了土生土长的中产阶级的女儿萨尔玛,可想她有多美貌,多聪慧。确实看过她照片的人都会被她的容貌倾倒。
        可穆罕默德六世向萨马尔求婚的时候,并不一帆风顺。而是被理工女萨尔玛提出的要求挡了回去。萨尔玛胆大包天地向王储提出了必须一夫一妻制,推翻王室三宫六妾,贫民一夫多妻的制度。这条件在其他地方不算事儿,在穆斯林国家,特别是王室,简直惊世骇俗。
        经过两年的恋爱,默罕默德六世才最终与心仪的姑娘结婚,婚后萨尔玛被授予“拉拉萨尔玛公主殿下”获得皇室称号。
        自从萨尔玛成为王妃以后,摩洛哥的妇女彻底解放了。现在,妇女可以开车、参与社会活动,可以参政。她们可以不穿长袍、可以不蒙面盖头。
        过去在阿拉伯国家,只有男人可以向法院提出离婚的请求,而今摩洛哥的妇女也可以合法地提出离婚了。最近听说拉拉萨尔玛公主殿下也向国王提出了离婚,将又一次震撼摩洛哥王室。
        尽管是非洲国家、阿拉伯世界一员,占人口85%的穆斯林都是逊尼派。有了这样思想开明的国王,摩洛哥不会再愚昧专制了吧?另外摩洛哥的自然风光也很特别,海洋与沙漠,具有蓝与红的视觉碰撞。
        摩洛哥历史悠久,宗教多样化,是个世俗的穆斯林国家。而且因为长期被欧洲殖民,欧洲白种人的长期渗透,人种也多样化了,在这里可以看到极黑和极白的人,也可以看到稍黑,稍白的人,总之与我们亚洲人的外貌和体型完全不同。哎呀,看点还不少呢!
        我们到摩洛哥还曾遇到过小小的挫折。2016年摩洛哥使馆因为签证系统故障,耽误了我们到摩洛哥的行程,这次免签让我们顺利成行了,好事多磨啊。
        这次旅行我们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的空客A380-800型宽体客机,座位宽,座椅也舒适。运载乘客555位,是一个空中巨无霸。
        北京时间5月11日0:40 ,我们乘EK307航班先飞往迪拜国际机场T3航站楼,当地时间5点到达。飞行时间8小时20分,北京时间比迪拜早4小时。
        转机等待2小时25分后,换EK751航班,迪拜时间早7:20飞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当地时间12:55到达穆罕默德机场。飞行时间8个半小时。北京与迪拜时差4小时,迪拜与卡萨布兰卡时差3小时,总时差7小时。大家的手表、手机和相机的时间都乱套了。
        最乱套的是人体的生物钟,白天黑夜已经颠倒,该睡觉的时候睡不着,该醒的时候瞌睡连天。
        两趟飞机吃了四次饭,尽管阿联酋航空的饭不适合中国人的胃口,肚子也不饿,但也必须吃下去,因为飞机落地后是没有中午饭的。
        经过18个小时的旅途奔波,我们抵达了卡萨布兰卡这个美丽的城市。落地后取行李、出关,等待地陪拉卜度接应。
        一位朴实的阿拉伯穆斯林,戴着眼镜,穿着长袍,稳重少语,拿着一个迷你手机,这就是我们的地陪,我们将跟他一起游览摩洛哥。
        机场的设施不能与首都机场相提并论,似乎相差半个世纪,好在明媚的阳光,久违的蓝天白云,使人心情愉悦。
        接我们的车是非常漂亮的黄色大轿车,50个座,只21人,十分宽敞。司机叫穆罕默德,这是姓还是名?很奇怪,穆罕默德好像是穆斯林的统称一样,到处都是穆罕默德。有人说一般家里的长子会叫穆罕默德,就像日本人叫什么大郎一样。
        在车上导游给大家介绍了卡萨布兰卡的历史:自古柏柏尔人土生土长在这里,公元7世纪这里被古罗马人占领,建成罗马古城,12世纪,柏柏尔人在此建立了一座城市,叫做安法,意为"高地"。安法古城于1438年被葡萄牙殖民者肆意破坏,夷为平地。公元15世纪下半叶,葡萄牙殖民者占领这里,将安法改成卡萨布兰卡,意为“白色的房子”。1755年,葡萄牙人撤了,18世纪中叶,摩洛哥的苏丹西迪·穆罕默德·阿卜达拉赫下令在原安法古城的旧址上兴建一座新的城市,定名为达尔贝达。在阿拉伯语里,"达尔贝达"也是"白色的房子"。18世纪末,当西班牙人得到这座城市港口贸易的特权后,也将城市称为"卡萨布兰卡"。西班牙语是“白色的宫殿或白色的房子”。看来语言不同,叫法不一样,其意思还是一致的。
        20世纪初,这里又遭法国人占领,成为了法国在非洲的势力中心。直到1956年摩洛哥彻底独立,为维护民族尊严,清除殖民主义残余,才又恢复达尔贝达的名称。可对于阿拉伯世界以外的国家来说,大多还是沿用卡萨布兰卡这个葡萄牙人命名的、西班牙语名字。历史悠久的卡萨布兰卡,被欧、美列强相继争夺和殖民,在千百年的历史长河中饱受蹂躏和煎熬,真是个用泪水浸泡的城市啊。
        卡萨布兰卡这个名字那么响亮,很多人都说是跟1942年好莱坞电影《北非谍影》疯迷全球有关,这部电影荣获第16届奥斯卡奖。其实,一部电影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真正的原因还是1943年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卡萨布兰卡举行了一个会议,讨论二战后期诸多问题。而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罗斯福宣布说:盟国将把对德、意、日三国的战争进行到这三国无条件投降为止。这让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和备受战争摧残的人看到了曙光。这次记者招待会让卡萨布兰卡名扬天下,而湮没了达尔贝达正式的城市名,卡萨布兰卡这个名字能沿用至今,也算是一个奇迹了。从而也能看出摩洛哥王国的包容性。
        时间已近下午,自我感觉身体还行,肾上腺素亢进,原来应该十分疲惫的一群人反倒精神百倍了。今天的行程都是走马观花的外观。
        我们第一个到达的景点是穆罕默德五世广场,第一印象是很多灰色的广场鸽呼啦啦地飞来飞去,鸽子跟游客数量差不多,俨然这是它们的世界。广场中央有一座喷泉,人很多但不能靠近,只有鸽子可以飞到喷泉嬉戏。
        导游提醒大家,不能给卖水的人拍照,否则他会讹钱。这卖水的人装扮很特别,头上戴的尖顶的草帽,堆满了红红绿绿的绒球,帽檐还有一圈红绿色小绒球滴滴答答地晃动着,一袭红袍,身上挂着杯子像铃铛一样。肩上还斜挎一个大包,不知水在哪里?不是瓶装水,谁还敢喝,看来落后不少。不大的广场被市政厅、法院、邮局包围着,大家匆匆拍个照就上车了。
        我们的车停在了路边,导游说瑞克咖啡店到了,这也是《北非谍影》中最浪漫和让人回味无穷的一个镜头的拍摄地。后来美国人抓住了发财的机会,在这里复制了这个门脸很小的咖啡店。虽然并非电影里真正的Ricks’Cafe,但这里每日慕名而来的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依然络绎不绝。咖啡馆一个小厅里,不停地放映着电影《卡萨布兰卡》(也叫《北非谍影》)以及电影的主题曲。进里面喝杯咖啡或吃点什么,得花几百美金呐。我对这个地方没有丝毫的情感,很木然地下车跑过马路拍了几张照片,这也算景点,很无奈。
        几分钟后到了下个景点,迈阿密海滨大道。这是濒临大海的一条观景道,也是卡萨布兰卡最美丽的地方。蓝色的大西洋,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掀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马路两侧高高的棕榈树,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这异国风光让年轻的团员们兴奋,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扛着相机不知疲倦。就这里的风景还算对得起我们不远万里跑来的辛劳。
        玩得差不多了,导游带大家回到酒店,酒店房间很大,还有大阳台。餐后我和老伴儿到大西洋海边散步,天气有点冷穿上了冲锋衣。出酒店的马路上车很多,但没有红绿灯。这里是车让人的,我们大胆地过马路,果然车停了给我们让路。
        到海边的路是土路,布满碎石子,很多穿长袍的男人在那儿晃荡。海滩上一群年轻人在踢足球。正好夕阳西下,看到了大西洋的落日余晖,漂亮!
        初来乍到,还没有看到卡萨布兰卡的繁华,导游介绍说:这是摩洛哥最大的城市和海港,全国百分之五十的劳动力集中在这里。
        刚接触阿拉伯世界,首先看到的是街上的女人大多数穿素色长袍,很少见到只露出两只眼睛,捂得严严实实的那种穆斯林女人,但她们大多数包头。男人多穿白色带大格的长袍。年轻男人也有穿牛仔裤、T恤这样的便装,特别是孩子,完全西化。
        其次就是每天五次的祈祷,到时间宣礼塔就会有阿訇上去向外界发出祈祷的时间到了,该唸古兰经了……信徒们随处找个地方,铺上小毯子就开始了。真是雷打不动,十分虔诚。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