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共生传媒】远征非洲的中国女人 (连载 16)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11-23 23:12:00  点击:10273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胡宪 

D16,海关,海关

      昨天游戏完毕,挪威姐妹要睡车顶,问我意向,我毫不犹豫地说了yes。人生苦短,“得减岁时需减岁,遇张狂处且张狂”,和姑娘们来他个无遮无盖大睡天,何乐而不为?

     我们把垫子、睡袋都搬上了车顶,她姐俩把我夹在中间,说怕我掉下去。后来小戴也爬了上来,挨着斯提娜。我们四人仰面看月亮,看星星,无甚交谈,彼此心连。夜里醒过几次,看到原来在左边的星星都慢慢地跑到右边去了,而左边又来了新星。看着看着,我觉得好像认识它们,它们就像是我“相望于江湖”的老友,在天上不眠不休地陪伴我,守护我。凌晨起风了,熟睡中的汉娜紧紧靠向我。不忍心弄醒她,我轻轻钻进睡袋,不拉拉链,给她搭上一点,也指望自己的体温升高,能传导到她的身上。

      一早六点,我们迎着朝阳向马拉维共和国进发。谁也没有想到,在赞比亚一侧办理出境手续时,鲍勃的护照被意外扣押了!给出的理由是他的护照上居然没有入境章!我心中一激灵,马上申明说,我的护照上有两个相同的赞比亚入境章分别盖在了第七页和第九页,一定是我俩的护照摞在一起,又都是蓝色封面,入境处官员盖错了。小戴解释说我们是整团,十本护照是一起递进去,又一起拿出来的。但那官员根本不听不采,大义凛然地坚持鲍勃是非法入境者。我壮着胆小声说:“this is a very common human mistake”(这不过是自然人都可能犯的普通错误)。那官员厉声喝问道:“那盖章的人为什么要犯这样的错误?”呜呼!我对非洲海关的种种奇事早有耳闻,但毕竟“耳听为虚”,这下可是“眼见为实”了。有的穿制服的真正的是不可理喻!他给了鲍勃两条出路:要么付500美元的非法入境罚款,要么以偷渡罪名入狱。我们要求他与入境处联系,我护照上有同一个人的两个签字,没准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把问题解决了。那家伙瞪着眼睛说:“你们想申辩?行呀!等8个小时或18个小时吧,兴许我们的负责人就来了。”戴瑞克使眼色让我们都出去,2分钟后他拿着鲍勃的护照出来了。很简单,为了不耽误上路,他塞给了那个执法如山的官大人50美元现金了结了。小戴接受了教训,提醒我们每次盖章都要反复核查。鲍勃嘀咕着:“我一个美国人偷渡到赞比亚来干什么?当间谍?当难民?”也有人说:“但愿这帮人不是前后合谋,否则……”

      出了赞比亚,接着鱼贯进入马拉维海关办理入境手续。小戴事先嘱咐我们:“收起你们的小黄本(防疫证书),屋里边将有一个小桌子,写着‘防疫检查’,只当没看见,要是跟他们纠缠上这事,我们今天就别想到达目的地了。”卡门是第一个,刚拿出护照,立即就有了麻烦。那海关官员兴高采烈地要求卡门支付30美元的签证费。我看墙上贴着告示,有七个国家需要签证,瑞士果是其中之一。卡门一边开玩笑地埋怨为何唯独瑞士人需要签证,而其他国籍的队友都免签,一边翻开护照说已经在马拉维驻瑞使馆签过了。那官员的脸色沉了下来,说一声“我们不承认”,拿笔就将签证那页斜着划了个大道,还抬起头煞有介事地大声发问:“Is anybody read English here?(你们这帮人中有讲英语的吗)”小戴好脾气地说我们都讲英语。他指着一张书面文件让小戴念,那上边确实有“pay at entre point”的字样(在入境地点支付)。“破财免灾吧”,小戴劝卡门服从。卡门不情愿地掏出钱来,那官员示意卡门在一旁等等。其他人都填了表,交了护照盖了章,顺利离去。可能因为捞到了大鱼,那官员异常高兴,对我们的护照看也不看,翻页就盖,还一边大声地、愉悦地自说自话:“奥,意大利人,不用付钱!奥,挪威人,免签,奥,法国人,你也没事,奥……”我是最后一个(马虎,没带笔,只好等借别人的),填表时我瞥见那官员伸手拿过卡门的30美元,快速装进了裤兜。我觉得蹊跷,一上车就将这一情况跟领队说了,小戴和大家都同意我的意见:跟他要发票,起码回瑞士后将已经支付给使馆的那10美元讨回来。卡门想了想,噘着嘴跑下了车。想到当时我是唯一的目击者,连那个防疫桌旁的胖女人后来也不在了,我跟着跳下车。我们进屋,卡门说明了来意,然后戏剧性的场面发生了:那个刚才神采飞扬的官员就像一笔输光的赌徒,铁青着脸从兜里掏出那30美元摔在台上。卡门和我都愣了,我先缓过神儿来,紧捅卡门,她一把抓过钱,说声谢谢,我俩转身就跑。连蹦带跳地回到车上,挥舞着手中的美钞,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我要是卡门,我今晚准请客。


      这就是马拉维共和国,我们将要旅行4个日夜的国度。国家不大,呈虫子形状挤在赞比亚,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三国之间,在地图上找蓝色的湖泊更容易发现它。是的,它有占国土面积四分之一强的湖泊,却滋生着血吸虫;它有肥沃的土地但全仰仗雨神的鼻息。它,全球疟疾发病率最高;它,是世界上五个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我一路注意到,非洲的田野有黑色的和红色的,今天休息时问小戴它们之间的区别。小戴回答说:红土与黑土的相同之处在于:一,作物一样,都是烟草、大麻和玉米;二,都是撒下种子便不用管了。不同之处在于黑土比红土肥沃,但需要更多的雨水,每周降雨量不能少于一次,若两周无雨,种子就全部死光;而红土只需要雨神每月开恩一次即可。难怪一路上少见有人在地里劳作,原来都在靠天吃饭。

      傍晚4点,我们到达马拉维湖畔的康提沙滩(kandy beach)露营。我曾上网查过马拉维湖,记得网上大概是这么说的:在非洲大陆东南部,东非大裂谷谷底,有一个面积3万平方千米的蓝色湖泊,就叫马拉维湖……这里是鱼的世界,有呈紫色或青色条纹的鱼,有桔黄色或蓝色斑点的鱼,有宝石绿色的鱼……光是叫得出名的鱼就有500多种。

      站在湖边放眼望去,马拉维湖确实如人们说的那样很像海,它像大海一样宽,也像大海一样蓝。

      我帮挪威姐妹搭了帐篷后,提出请她们帮我也搭个帐篷,因为我们要在这里呆一天两晚,我希望有自己的空间。她们马上动手帮我在最靠湖边的角落支起了帐篷,连垫子和行李都帮我拿过来。小戴告诉我他已经跟巡逻的打过招呼,说我是一个人住,请他们多关照。刚才我光想着“马湖水呀浪打浪”,这会儿才注意这是一个开放式营区,任何人都能沿着湖边摸进我的帐篷。真看不出五大三粗的他还是个细心人呢。


 

      大家从昨晚就计划今天做punch(烈酒加果汁加冰的饮料),我也出10美金凑了份子。塞治是主调师,我们七手八脚地帮忙,没多一会儿,一大锅混合着10瓶48度、370毫升的甜性烈酒和被切成糖块大小的苹果、香蕉、芒果、蜜瓜还有一大袋冰块儿的punch就宣告制成了。这种饮料的危险性在于,你喝的时候像糖水,但后劲大,醉人于无觉。我喝第二杯开始头晕,喝了四杯就打住。而那些姑娘们毕竟太年轻了,几杯下肚后,一个个就像白娘子喝了雄黄酒,原形毕露。随着喇叭里播放的非洲狂乐,卡门和鲍勃跳起了dirty dance(性感舞),伊万娜叉开双腿,笑颜如花,夹着凉棚柱子表演pole dance(多为脱衣舞娘的表演)。谁能猜到,少言寡语、橄榄体型的伊万娜少年时竟是专业体操运动员,膝盖受伤前还拿过荷兰女子全能冠军呢!为了取信于我们,她“唰”的一下来了个大横劈,毫不费劲。最让我吃惊的是汉娜,她平时的言谈举止优雅端庄,从里到外,整个儿的一个恰到好处,是我心目中标准的大家闺秀,淑女典范。可是今天她不听姐姐劝告,在连喝了七杯punch后变成了一头凶猛的母兽!她穿着短裙,散着金发,和伊万娜在地上扭打;继而接连挑战鲍勃和路易,骑在他们身上,又撕又咬,最后弄得遍身泥土,伤痕累累,不省人事,被大家抬进帐篷。恐她气闷或呕吐,只将其头露在帐外,再将拉链拉紧至脖颈,看上去如同恐怖片凶杀现场。我和塞治路过时,她已经不知躺那里多长时间了,其他人都去酒吧继续疯,塞治将手伸到她鼻子下确信她还在呼吸。我有些难过,说不清是为汉娜,还是为我自己偶像的幻灭。

      塞治将我带到漆黑的湖边照星星,他教了我两点:第一,不能有任何其他光源,所以越黑越好;第二,我们是在南半球,所以必须找到最南边的那棵星才能照出金环,否则只能是蝌蚪。
      那么多星,到底哪颗才是南极星呢?我俩都不知道。他答应明天帮我查星图,然后我们约好清晨一起去照日出。我问他教我照相艾瓦琳会不会不高兴,他说这跟她没有关系。我不放心,跟塞治分手后就去问艾瓦琳。艾瓦琳说:去,跟他学照相,他很棒的,许多朋友的婚礼都请他摄影呢!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