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林芝三月看桃花 (连载十)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01-25 22:50:12  点击:9693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陈红

4月5日
今天从波密县城出发,我们又跟潘大姐的车分道扬镳了。她们还是按照行程走,去桃树沟看桃花,而我们对桃花有点审美疲劳了。建军也决定背叛,跑到我们的车上来,四个人挤一辆车,我们要去林芝藏獒园。那里养着很多藏獒,还有一只价值2500万元的藏獒王。藏獒天性凶猛,只忠于自己的主人,外人绝对无法靠近它。他的牙齿非常有力,一个成人的胳膊一口就能咬断。而这只藏獒王不仅可以让陌生人靠近拍照,还允许陌生人用手摸它的头,这可是很少见啊,我们都撸着袖子地要去摸摸它的脑袋并与它拍照留念。

刚一出波密县城,就看到了彩虹,真是吉利。天气格外晴朗,旁晚到色季拉山一定可以看到南迦巴瓦峰日照金山。陈师傅今天高兴,当路过一个藏族村落时,他告诉我们这里是巴嘎村,风景很好,上午有时间可以去玩玩,下午到林芝看藏獒完全来得及。这是我们行程外的景点,是陈师傅做主给增加的,我们四人都高兴极了。

巴嘎村在帕隆藏布江畔,整个村庄已经建成比较成熟的旅游景点了,藏式民居大气宽敞极具特色。

这个村里有很多藏家乐,我看到很多年轻人在这里住宿,不仅不贵,早晚还可以拍桃花、雪山和奔流的江水,有机会再来林芝,真可以在这里住两天,我们在村里玩了快一个小时。

奇怪的是这里的野狗跟北京的野猫一样,随处可见。我看到一只野狗赖在一家人的院子里,那男主人用弹弓赶它走。人说狗急了跳墙,我今天还真看到了。那家的院墙很高,至少有快两米了,这狗被弹弓打中后,一下子就翻出来了。


西藏的野狗真成问题了,藏人是不吃狗肉的,他们不杀生,也就没有人伤害野狗。野狗的繁殖力很强,每年可以下两窝呢。如果不采取绝育措施,将来西藏的野狗会泛滥成灾的。


陈师傅听人说往山里去还有一个地方很美,就是知道的人不多。“可能要收门票你们想不想去?”他征求我们的意见,只要有好景点我们二话没说,当然去。于是师傅开车带我们上山了。

上山没有水泥路,都是土路还很窄很陡,错车非常危险。不过上到山上路就平坦了,这条路一边是原始森林,一边是帕隆藏布江。在这里江面开阔,远处的雪山映衬碧绿的江水,江对面有村庄和桃花林,风景一绝。

走不远就看见路边有一收费亭,一位手长六指的藏民坐在凳子上,他说:“里面空气非常好,有一个高原草甸和草湖。因为路不好,车不能进,每位30元
我们只好把车停在收费亭附近唯一一块稍微平一点,将将能放下一辆车的宝地。开始长达1.5公里的徒步走,一路的美景啊,天瓦蓝瓦蓝的,水碧绿碧绿的,江边有很多的竹林,真没有想到,竹子还生长在西藏的林芝。

原始森林里的景象十分野趣,粗大的枯树随意地倒在地上,上面长满浅绿色的苔藓。阳光透过参天的大树,大部分光线被树顶上茂密的树叶挡住了,只有极少数的光能照射到密林某一处的地上,那里就会有小树苗长出来。野生的菌类非常多,可惜我们都不认识,看见了也不敢采,不然,什么值钱的松茸、羊肚菌也能采摘一点。哪怕是采点不值钱的草菇、牛肝菌也可以啊。

一路美景太多了,一步一景简直可以跟九寨沟媲美了。江边有几处迷你小沙滩,我们也没有放过。好不容易找到能下的地方,连滚带爬地冲到江边。没有了遮挡的杂草和树木,视野一下就开阔了。宝蓝色的帕隆藏布江越来越宽,江中还出现了沙丘。远处皑皑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着银光,雪山脚下的村庄被粉红色的桃花包围着,还真美。

这一路上一会儿看到了白杜鹃,一会儿看到小蘑菇,一会儿看到一片蕨类,一会儿看到水转经纶,拍、拍、拍我们只顾得拍美景一晃快十二点了,人也走累了,肚子也饿了。陈师傅说,前面有一家藏民可以上他家吃饭。住在深山老林的藏民,他家有什么可吃的呢?糌粑、酥油茶?手抓牛肉(这边没有羊)?


正在怀疑陈师傅是否会带我们吃藏餐,眼前就出现了三座漂亮的藏式民居,房前桃树下一群土鸡悠闲地在地上刨食,这意境真好,我们没有进屋就在这里开拍了。



我们进到屋里,房间又大又宽敞而且空间很高。一般藏民家的主居室是家庭集体生活的多功能房间,既是餐厅,又是卧室,还是待人接客的厅堂。沿着大窗户下面是一排藏式的卡垫,我们看就是沙发。每张卡垫前放一张藏式的长条茶几。卡垫上铺着羊毛毡子,家具和毡子颜色都非常鲜艳,图案夸张,具有宗教色彩。
藏民不用床铺和椅凳,卡垫白天是沙发,晚上就是床。这是绝对藏式的布置,他家很干净,地板擦得锃亮,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

主人叫顿珠,是个非常精干的小伙儿。他说自己会木工活儿,尽管屋前屋后都是大树,但不能砍,他花了100万从外面买来木料,自己动手盖起这三座藏式民居,全实木的屋子,住着冬暖夏凉。屋子里雕梁画栋,比较复杂的,宗教风格的画,是顿珠请画家来画的,简单的图案是他自己画的。我很喜欢藏式风格的建筑,但估计睡卡垫会有些不习惯,一是太窄一翻身就掉地下了。二来毡子太薄,一定硌得慌。

顿珠家离草湖只要走十分钟的路,他让我们先点好菜,再出去玩。哇,全是汉餐,四川风味的。上他家餐桌的食材全是山上纯天然的东西,木耳山上采的,鸡蛋外面那群柴鸡下的,藏香猪他家养了一大群、土豆地里种的,酥油茶是自家奶牛产的奶,加工成酥油。石英全权代表,给大家点了几样菜,都是我们喜欢吃的。我们先去草湖,等饭熟了顿珠电话叫我们回来吃,两不误。

不远处的雪山脚下,居然藏着无人知晓的秘境。雪山下的帕隆藏布江在这里变得越来越宽,并拐弯向墨脱的方向流去,在这里形成一个湖,也许是堰塞湖。湖水碧蓝,湖边有个草甸,雪山脚下这片绿油油的草甸,靠雪水的滋养非常滋润。

草甸里面还有一个池塘,几十只黄鸭在池边嬉戏。我悄悄地走过去,想再近一点,镜头拉不过来啊,可是他们很警觉,纷纷展翅飞走了,留下的只是一潭碧水。近处几匹牦牛在吃草,我们跟牦牛干上了,这牦牛倒是对人毫不惧怕,怎么在它们面前闹腾都无所谓,牛只顾低头吃草,我们只顾拍照,真是共赢的局面啊。现在草甸是绿色的,到了夏天草甸上开满了鲜花,据说如仙境一般。

顿珠的电话来了“饭做好了,快回来吃吧”。我们虽然肚子饿了,可还一步一停不舍得走。看我们回来,顿珠才上菜,这顿饭出乎意外的好吃,米饭香喷喷的,四个小炒都地道的四川味,特别是那一壶酥油茶(大齐和建军不喜欢酥油味,他们放弃了。)我们三人一杯接一杯地喝,这酥油茶是真正的酥油,喝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香啊。
饭后,热情的顿珠带我们去看他养的藏獒,这对藏獒夫妻十分凶猛,看到我们都警觉地站了起来,只有顿珠可以走过去逗逗它们,我们谁也没有胆儿靠近。顿珠还指望这对夫妻给他生狗儿子呢,希望他心想事成。

看完了藏獒他又热情地带我们到他家屋后的一片空地,他用手刨开一堆杂草,果然里面有一棵拇指大小的羊肚菌,他说再长大一点就可以摘了。我以前只知道松茸很贵,今天才开了眼了,这羊肚菌才是林芝众多菌类中身价最贵的。在顿珠家的林地里有很多的羊肚菌,只要他有时间,随手都可以捡到银子。

临走的时候,顿珠拿出了他家采的松茸和羊肚菌,羊肚菌1000元一斤,松茸800元一斤。顿珠说要采10斤才能晾一斤干货,不过我们觉得顿珠是地地道道的藏人,他很实诚不会骗我们,于是大家解囊买了羊肚菌。我想着拿到海南五指山,羊肚菌炖土鸡,一定鲜美无敌。

快走的时候,接到潘大姐的电话,问:“你们到哪儿啦?”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强烈推荐了顿珠家,他们立马火速赶往这里。我们开始往回走了,还是边走边玩,顿珠家的泰迪犬一直友好地护送着。忽然一群牦牛向我们奔来,那阵势挺吓人的,只见我们四个人齐刷刷地把自己贴在了森林边的树底下。牦牛群擦过我们身边,直奔顿珠家。牛群一过,地下一群藏香猪紧跟其后,小地蹦刷啦啦如惊弓之鸟,从我们脚下窜过。随后潘大姐他们的车开进来了(说找顿珠,看门人就让车进了)。怨不得呢,在危急时刻小动物都会往家跑。我们走了2里多地才到入口,这么大一片山林就他一家,他们真是富足啊(陈师傅说他家以前是贵族,这片林子就是他家的)。
我们下午的目标是去看藏獒,所以还是单独行动。可没有想到从巴嘎村出来就被堵上了,一辆洒水车横在路上,两边的车都走不了。车越堵越多,等了一个小时了也不见洒水车司机,大家都心如火燎。没有上级的放行命令,这司机也不敢来呀,否则,被堵的这么多肝火上升的司机还不把他‘吃’了。一直堵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条路是波密至八一镇方向的要道,上拉萨的车也从这里经过,车流量很大,这一堵,200多辆车排成了长龙,队伍有一公里长,又让我们见识了一把。

几个藏人在车后面席地而坐,酸奶(酥油或牛奶)和炒熟的青稞面放在碗里,一只手旋转着碗,用另一只手一点一点地将碗里的东西攥成硬硬的团子,然后往嘴里面放。这就是藏族人的饭糌粑,他们说一天只吃一顿饭就解决问题了,看来比汉族的三顿饭简单多了。石英没有吃过糌粑很好奇,看着他们吃完了三碗后,觉得碗已经干净点了,于是我俩大大方方地前去讨要了一小口尝尝,炒面的香味和酸奶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微微有点咸味还不是很难吃的。这种糌粑热量一定很高,藏人一个个只吃这个就长得很壮实,在高海拔地区生活自如,是我们无法想象也无法与之相比的。
堵得实在无聊,我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喇嘛,戴一副眼镜看似有点学问,他的车是上拉萨的,也很无聊的样子,于是我们在车龙的空隙聊开了。他的汉语说的一般般,有些话我还是听不懂,不过我的话他好像也不是都懂。聊了一会儿,才知道我还小看了他,他39岁已经是中级活佛了。活佛也是一步步升上来的,大活佛要学习50年,小活佛十几年就可以了。他们每天要学习很多功课,唸经是最主要的。
他是从前藏的一个小寺庙里出来的,在寺庙里摸爬滚打了26年,我说那你13岁就进了寺庙,他好吃惊的样子,觉得我怎么算的这么快,要知道藏人算算数只能算清十以内的加减法。这次他到外面讲经,拉萨,林芝等地的寺庙,各安排一个礼拜。这次讲经历时2个月,看来里面的学问还真不少。
天黑了,我们才过排龙。要不是通麦天险修了隧道和新桥,黑魆魆的走这条路还真危险。不过师傅说,走这样危险的路就是晚上最好走,一来车少,二来看不见悬崖和江水,感觉反而比白天好。
过了排龙路,边才有了小饭馆,我们只得在这里吃饭了。一群朝圣的藏人,围着里面的一张桌子,每人一份鸡蛋炒饭,没有菜,也许他们不习惯吃菜,藏人平时就吃糌粑和酥油茶,最多吃点牛肉干。他们吃完饭就睡在饭馆后面的小房子里,一个房间两张床,睡四个人而且男女不分。他们像是全家出动,老人小孩都有,他们一路住旅馆,应该算有钱人,也许他们是转圣山的。
天都这么晚了,一路还看到有到拉萨朝圣的藏人。他们背着简单的行李,拄着棍,虔诚地走着夜路。夜深了实在累了就在路边支个帐篷休息一下。
藏族人心地很善良,如果开车的司机看到路上有朝圣的人,会主动停下来,顺便拉他们一程,而朝圣的人往往会拒绝,他们一定要自己走到才算。特别是三步一叩行长礼的朝圣者是掐着步子走的,过条河也要在岸上把河里少走的几步补上,朝圣的人虔诚到不接受路人的钱财,艰苦的历练才证明他们的心有多诚。而当他们完成一次朝圣,心灵就得到一次洗礼和升华。回到村子后社会地位也会因此得到提高,会被村里人刮目相看了。他们朝圣的目的地就是拉萨大昭寺,在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前行匍匐长礼。
有的老人在路上病了,自己觉得到不了拉萨,会用尽力气将自己的牙拔下来,让同行者带到大昭寺,插在寺庙的柱子上。现在那上面已经插了数不清的牙齿。
车一路开得飞快,寒光下的色季拉山垭口,褪去了白天的喧哗,变得死一样沉寂。只有风哗啦啦地刮着经幡,保佑我们平安。
那两只狗狗上哪儿去了?一定是跟着主人下山了,也许在温暖的房子里睡觉了,我还留着牛肉干呢。
过了垭口,大齐就跟我要牛肉干吃,好不容易今天有食欲了,我豪爽地将牛肉干分给了他们。
因为堵车一切计划都泡汤了,藏獒园、南迦巴瓦峰日照金山给我们留下了遗憾。有了遗憾才会有下一次的相约。半夜十二点,我们想幽灵一样潜回了八一镇尚品酒店。洗涮完毕,还有四个小时又要起床了。明天我们9点的飞机,陈师傅要求6点40出发。
这次尝到堵车的厉害了,哪儿没去却累得全身乏力。今年318国道彻底大修,以后这条路走起来就该爽快了。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