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高原之都——拉巴斯LA PAZ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5-19 23:17:17  点击:9426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赵碧霞
 
南美之行,本应该四月中旬成行,首先去秘鲁的利马,然后,去马丘比丘,最后是天空之境,海拔不断上升,身体逐渐适应,天气也正好适合,那时,雨季还未过,天空之镜尤尼斯湖还应该是最佳时节。
但天不遂人愿。我小女儿4月26日的毕业音乐会,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我不能缺席。大家都为了女儿的音乐会,推迟到了4月27号出发,一下打乱了所有的安排,首先直航利马的飞机,每周只有两个航班,恰巧27号没有,我们不得不乘墨西哥航空公司的飞机,在墨西哥城转机。为了赶在雨季看见天空之境有水时的最美景像,我们做了调整,首先从秘鲁的利马去玻璃维亚的天空之境,也是此次南美之行的最高点。一切安排都反其道而行之,对于这群50,60岁的人来说,高原反应,困难和压力可想而知。
4月27号晚11点,我们乘坐墨西哥航空的飞机,来到墨西哥城,出关入关,安检等等,手续繁杂,在那里等待近8个小时,再次乘墨西哥航空,飞往利马。在利马机场,同样的过程,等了好几个小时,乘坐哥伦比亚航空AVIANCA飞往本次旅行的目的地,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
 
经过近十四个小时的飞行,前后总计近三十个小时等待转机,跨越了美国墨西哥秘鲁三个国家以及墨西哥湾,我们终于在29日凌晨抵达南美内陆高原之国波璃维亚首都拉帕斯。从飞机上俯瞰拉巴斯机场附近,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好似一片平原,我真有点误以为是平原之地。拉帕斯国际机场,海拔42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真不敢相信,在如此高的海拔,还会有面积如此巨大的一马平川,如同平原。
一下飞机,高原反应,各种不适,一个朋友的脸如灰土,双唇煞白,还有呕吐现象,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而我,仅仅稍有一点头疼,我没有当一回事。
事先联系好的当地导游,载着我们离开机场,直奔酒店。沿途,高低起伏不平的公路,略感颠簸,远山的夜景,让我恍惚回到了80年代的重庆山城的夜景。
坐落在市中心的小酒店,古朴典雅,一切装饰都包含着当地的特色,羊毛编织的装饰画,椅垫,床单,连镜框,台灯罩都是手工制作的羊毛饰品。
这家酒店,包早餐。西式早餐,种类不多,但不缺新鲜水果,简单营养,倍感温馨最值得推荐的是餐厅提供的一道茶,当地产品coca tea,可防高原反应。
吃完早餐,感觉良好,我们步行参观,开始了南美之行的第一站——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
建于1548年的LA PAZ,拉巴斯,意大利语意为和平之城,是南美洲内陆之国玻利维亚的政府所在地,实际的首都(法定首都苏可雷),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平均海拔3640米,位于玻利维亚高原东部,属亚热带山地气候,大都会有两百多万人口,而拉巴斯城市里,也有87万多人。
“早穿棉袍午穿纱”,出门时气温在5,6度,能穿的毛衣小羽绒服,都穿在身上,尽管如此,还略感寒冷。走着走着,一层层脱衣服,在阳光下,特别到了中午,恨不得只穿T 恤。
走在拉巴斯的大街小巷,给人的感觉是: 街道狭窄,建筑凌乱,拥挤不堪,汽车尾气炝鼻。所到之处,小商小贩随处可见,瓜果蔬菜,面包零食,各种旅游纪念品,应有尽有。大小商家,都很安静,没有大声兜售,想买就买,还价也是常见之事。
在高原城市中行走,不能有任何超支过激的现象,否则,会气踹嘘嘘,胸闷难受。虽谈不上步履维艰,但还是漫步行走,看看天上的云彩,仿佛触手可及,蓝色的天空,如此纯净,周围的街道,仿佛有许多故事……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St_Froncisco教堂。这座教堂,是拉巴斯最古老的教堂,我们到达之时,正赶上他们的礼拜日,教堂内正在弥撒。教堂规模宏大,设计精巧。教堂内不准照相摄影,匆匆一蹩,来不及细览。
教堂外,热闹非凡,好戏连台,各种演出正在进行中。置身于观众席里,虽听不懂西班牙语,但许多肢体语言,也不时让人忍俊不禁。
穿过广场,通过女巫市场,跨过一座立交桥,我们来到老城。根据谷歌地图指示,穿街走巷,终于找到了我们的主要景点,穆里略广场。
广场正中,耸立着南美争取独立自由先驱者穆里略的铜像,旁边有政府大楼,国会大厦,总统府也在那不显山露水的低矮三层小楼里。广场中央,游客不多,但鸽子遍地,时而在空中盘旋,时而驻足在游客之中。
拉巴斯地处高原,地面交通发展缓慢,小街小巷,汽车速度缓慢,地下交通,如地铁,好像没有,但拉巴斯的最抢人眼球,最便捷的交通,当属缆车。
下午,我们来到铁路中心——埃菲尔铁路中心,你能猜出来吗? 不错,这座建筑,就是巴黎艾菲尔铁塔的设计者艾菲尔亲自设计的。昔日的铁路中心,如今已经失去了它的功能,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过来参观,追忆往昔,顺便体会旁边的电缆车。拉巴斯缆车交通,是由瑞士人设计,像其它城市的地铁,又好比轻轨,链接了拉帕斯整个城市,十分便捷,价格便宜,作为旅游者,毫无的地,乘坐电缆车,空中俯瞰,城市就在你的脚下,一览无余,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拉巴斯的缆车交通,四通八达,快速直接,不会发生拥堵,解决了地面交通不畅的烦恼。我们下山时,巧遇高峰,乘坐的人很多,长长的队伍,井然有序,没有插队,没有丝毫违规行为。
 
当夜幕降临,我开始头疼难忍,呕吐不断,老公也头疼,我认为是高原反应 ,老公说是感冒,因为高原早晚凉,在黄昏时坐缆车,没及时添加衣服,吹了冷风,导致感冒。我们立刻喝藿香正气水,吃治疗高山反应的药。躺在床上,心里不免发慌,南美之行刚刚开始,可不能生病啊!我在心里祈祷!
也许,祈祷的意念,也许,药物的作用,第二天起来,头基本不痛了,呕吐也停止了,喝喝热茶,吃吃早餐,一切仿佛如初。
我们要乘飞机,赶往乌尤尼,去天空之镜。
两天后,我们再次回到拉巴斯,继续近距离接触,近距离体会拉巴斯。
回来后,我们选择拉帕斯最古老的街道。拾级而上,我们来到了老城。与其它地方截然不同,这里,环境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西班牙的建筑,保存完好,每座小楼,每座小院,各具特色,每一扇门,每一牍窗,都彷如艺术品,值得细细品味。这里的艺术走廊,画作色彩丰富,这里的餐厅雅致低调,菜肴价廉物美,服务热情周到,宾至如归。今天的节奏缓慢,慢慢感受曾经的西班牙殖民地的建筑辉煌,西班牙文化的参透,玻利维亚人的善良友好。
午饭后,我们一行八人分乘两辆出租车,来到了海拔3690米的城市最高峰,360度无死角地或尽观或远眺拉帕斯。依山而建的城市就在我们脚下,红色建筑密密麻麻,布满山脊,只有几处高楼大厦耸立在山谷中,整个城市,几乎看不到绿色植被。远处的大山,有的皑皑白雪,有的彩红石头,有的好似卡斯特地貌,有的光怪陆离。这一切的景色,在高原毫无污染的蓝天白云映衬下,格外美丽,让人心旷神怡。

拉巴斯,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这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原之都, 这座相对贫穷而又不发达的城市,这座独具特色的社区性社会主义城市,我内心是依依不舍,难说再见。我会默默地关注您,默默地为您祈祷,祝愿您越来越好,人民越来越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