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视频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查看详情

专家论坛

【共生传媒】張信剛:文明的互动、困境、展望——《文明的地圖》緒論(二)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1-10-03 03:45:13  点击:9729  属于:专家论坛
第二部分:文明的困境

张信刚
 


      文明发展到今天,有很多问题出现。首先是水资源的分布。中国以人口计算是非常缺水的国家,而加拿大和俄罗斯这两个寒带国家的水资源却十分丰富。北美洲的五大湖区是全世界最大的淡水系统;贝加尔湖则是全世界最深、储水量最大的淡水湖。各地的小学课本都会讲到水的循环,即湖泊与河流里的淡水一部分蒸发为云,一部分经过河流进入大海,阳光的照射又使陆地与海面的水都蒸发成为云,云会再以雨或雪的形式回到地球表面;落到陆地上的雨雪逐渐聚集为河流与湖泊,形成水在地球表面与大气层中的循环。然而,人类的活动已经改变了这个水循环过程。世界各国修建了无数的大坝与水库,大量的农业、工业与生活用水把当地的淡水抽离了小学生学到的水循环过程。许多河流与湖泊变得干涸,各地的水供应变得更加不平衡,也更加难以预测。因此,各国为了争夺水资源很可能发生冲突。

      其次是森林资源的逐渐丧失与碳排放的增加。自从农业出现和工业化高速发展以来,地表的大片森林被改为耕地、工业用地和生活用地。除了被耕地取代,一些原始森林也被楼房占去,还有一些被改为成高尔夫球场和其他的娱乐及运动场地。巴西的亚马孙河流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森林,马来西亚和印尼也有不少,但是面积都在减小。和森林资源不可分的是碳排放和化石能源的问题。除了早期的煤矿,最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石油与天然气的产量呈指数增长。大量利用煤炭、石油、天然气或其他碳氢化合物作为燃料,就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由于森林的减少,原本可以被树木光合作用吸收的二氧化碳只能留在大气层中。后者会形成温室效应,导致地球逐渐暖化。这不只是某一个文明的困境,而是全人类的困境,甚至是全世界生物界的困境。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虽然人均排放量只是全球的第十几位,但排放总量占全世界的30% 左右。如果由于温室效应,气温升高四至六摄氏度,全球的冰山融化,海平面上升,许多地方就会被海淹没,许多河流也会产生海水倒灌的现象,进而威胁良田耕种,毁灭现有的城市建设。就算食物和住房的问题可以解决,细菌和病毒也会大行其道,人类文明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现在国际上已有基本共识,就是要在几十年内大幅度减低碳排放量。中国政府最近公开承诺,中国的碳排放力争于2030 年达到峰值,于2060 年达到碳中和。全球碳中和的目标是人类和动物释放的碳总量可以被树木等从大气层吸收,使排放量与吸收量相等;由于全球各国的工业种类与发展程度不同,森林的覆盖面积也不同,所以将来需要建立碳排放权的交易制度。

      温室效应,气候变化固然是人类文明的一大威胁,但是它的作用过程会相当长。而近年来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国际贩毒和人口贩卖等犯罪行为,以及战争造成的大批难民逃亡迁移,则是在短期内就会破坏国际秩序与社会安宁的事件。人类文明如何面对这些问题,仍有待考验。

      从2019 年底开始,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迅速传播,则是对人类文明的一个极为严重而快速的巨大威胁。这个病毒的大流行,也是对人类的科学能力和是否能够面对来自自然界的威胁的一个大考验。直到作者写作时(2021 3 月),科学家普遍认为人类目前的科学知识应该可以应付这个新病毒带来的危险,但是世界上的政治领袖们还远远没有证明他 / 她们具有共同应对大流行病的智慧与能力。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统治方法。古埃及的法老王,以及黄河、长江流域的农业文明的基本统治方法是当政者专权,甚么事都是当
政者“说了算”。工业革命以来,许多近现代政府扮演的角色有了一定的限制,比如在依法收税和开支、处理外交和国防事务等方面。
现代社会的公民意识增强了,人民之间的联系方法进步了,所以在社会生活中,除了政府部门外还有非政府组织,比如红十字会以及红新
月会。有一些组织不止是非政府,而且还经常是反对政府的,比如说,绿色和平组织和国际特赦组织这两者就经常对某些国家提出抗议。非政府组织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好,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作为政府,怎样处理好税收、征地、建设公共设施、环保等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一直没有一个令人真正满意的制度或是办法。

      人类的文明在认识和利用自然方面,已经比几百年前高明了许多倍,但是尽管现在教育普及,交通十分便捷,人类对于处理人和人之间的矛盾,却没有任何一个现有的政治制度能够胜任。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索的问题。

      联合国大会的一国一票制度,是从一战后建立的国际联盟那里借鉴过来的,是标准的民族国家的世界构建模式,在古代是没有的。

      民族国家明确规定了每个国家的法律行政边境。无论如何,今天有海盗、难民、流行病、气候等问题。这些问题不可能在民族国家的框架下得到解决,更不是单靠在联合国的投票便能彻底改善的。这样的问题在许多国家蔓延,难以处理但又不能回避。所以民族国家的概念在今天受到冲击,但却又没有别的、更好的组织形式可以取代。在这里我提一件事情。一战以后,奥斯曼帝国解体,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十四项原则,其中说到用民族自决来解决上述的难题。但是国家边境划好以后,一个国家里跨境民族的情况多得很,特别是非洲。所以靠民族自决来解决这个问题,好像是不太合理的事情。威尔逊不会想到的是,我这个不需要民族自决的人在他去世近100 年后还在思考这些问题。

      上文谈文明的发展,似乎是假设人类文明有一个固定的方向和目标,朝着它走便是进步,否则就是落后。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这样的前提或者共识。在每个人的心底,哪种生活更快乐呢?或者说进步到底是甚么意思?这才是整个文明所要解决的问题。人类文明要向甚么方向走,下面的三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其一,每个人都要面对生老病死,人在世界上到底是为了甚么?这不仅是宗教的起源,也是每一个能思考的人必然会想到的。人生的终极目的是甚么,要怎样才算是满足和幸福?个体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发展,而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又必然会影响到个人的思考,因此绝不能说宗教、哲学、伦理等是没有意义的。

      其二,假如人类社会目前的状态是文明发展中的一站,社会应该做些甚么改变才能够使大多数人更加满足,更觉幸福?在人的内心世界和外在行为的相互关系中,在一个人和其他人的交往关系中,在人类和自然界的互动关系中,也就是说,在错综复杂而又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的上述互动关系中,个人如何才能使社会逐步趋向他 / 她心中的满足感和幸福感,而不是与此背道而驰?

      其三,社会应该由甚么样的人,用怎样的方式管理,才能把个人心中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最大化?
这些问题未必一定会将人类文明陷于困境,却是全人类每一个分子都会有的困惑。(待续)



作者简介:
 


      张信刚,世界知名生物医学工程专家、香港城市大学荣休校长及讲座教授、英国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先后任教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及美国南加州大学。1985-1990任美国南加州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系主任,1988-1989年任美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会长。1990年之后,先后出任香港科技大学工学院创始院长、美国匹兹堡大学工学院院长、香港城市大学校长。曾担任香港文化委员会主席、香港创新科技顾问委员会委员等公职。被聘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东北大学名誉教授。

      2007年退休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山东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欧国际商学院及土耳其海峡大学讲授人文通识课程,并任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名誉院长。

      获颁法国国家荣誉军团骑士勋章、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金紫荆星章、法国国家学术棕榈司令勋章。

      发表过英文学术论文百余篇、研究专著两部,获得一项加拿大专利。著有关于教育、文化与文明的中英文著作13部。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获权连载,编辑 胡宪

——广告——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平台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