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医疗卫生  >> 查看详情

医疗卫生

【共生传媒】新冠病毒未解之迷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04-10 23:29:26  点击:10615  属于:医疗卫生
 
【共生传媒】作者:张晓彤

        作者简介: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之子,自小在北京四中学习,内蒙下乡十一年。从生产队长、大队长到公社副书记兼大队书记,1979年返城。现任北京平心堂中医门诊部董事长、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负责人。

 

张晓彤

        这次疫情接近尾声,又到了认识和总结的时候了,该吸取上次非典后的教训,不该再重蹈复辙。在经过了疫病发生,肆虐,消亡的整个过程后,我们似乎都知道瘟疫是怎么回事了,可细想起来,却发现几乎都是问号,其间充满了太多的未解之迷:

01
谁能把病毒世界弄清楚

        病毒那么小,只有十几到几十纳米,最大不过三、四百纳米,人的汗毛孔直径约二千纳米。它一定是飘乎不定,无孔不入的。用口罩或防护服想”御敌于国门之外”,你能相信吗?这点防护最多是降低病毒的聚积密度,既沒能阻碍传染也没能保佑医护,被传染的多是戴口罩的,牺牲在第一线的多是穿防护服的(仅武汉就牺牲了数百名医护人员)。这种防护的作用到底如何?与良好的通风相比到底哪个更有效?为什么同在北京,平谷却无一例染病?是否与今春北京多东北风有关?通风是否是最佳的防护?

        我们只能在电子显微镜下才能看见的病毒,到底在哪里?依附于谁?聚于何处?我们看不见病毒,只是靠病毒在人体上的反应,即测量体温和试剂检测阳性来猜测,这样绕了一个大弯,拉大了与实际的距离,不发热的未必未染病,发热的也未必是瘟疫。所以尽管隔离是古今中外都认可的办法,但却是事倍功半,防得越严,心里越沒底,我们以为别无选择,因极少数人而牵连无数人,以至于达到封城的地步。其实服用预防的中药,完全可以起到比隔离更好的作用。抗非典时九十高龄的邓老(铁涛)就是不用防护直接上一线,这不是他的无知,而恰是他对中医充满信心,心里有底。没有体内湿热的内环境,就不是易感者。若全国以服中药预防为主,以隔离为辅,效果好,费用低,对人们生活工作的影响何至于此?对国民经济的拖累何至于此?

        对抗的思维,总想把病毒杀灭,在抗疫中我们用了多少消毒液?到底起到多大作用?若说能消杀病毒,为什么要天天消?可见心里没底,根本不知道消杀了几许,更不知道病毒复活了若干。而且这样大规模盲目地消杀,会不会加速病毒的变异?病毒的种类恐怕不止人类至今发现的那么数种,我相信它们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群体,只是新冠偶然冒出来,至今消杀的都是什么种类?杀灭了新冠及其同盟军固然值得庆幸,但若是其天敌呢?对菌群平衡的破坏,最终会不会形成菌群污染?若造成菌群汚染,可能比空气、水源、土地的污染更可怕,更难以治理。大家已经感到病毒越来越"狡猾“,已然在某些个体或下水道的某些角落发现了所谓超级病菌病毒,难道还不该换个角度看看,引起高度警惕吗?

         十七年了,我们至今没见到非典病毒被杀光的消息,相信这次疫情过后,我们也不可能把新冠病毒消灭,只不过是它和人体,和自然,和其菌群形成了新的平衡协调而已。大家可以不懂五运六气,但不能不敬畏大自然的规律,人沒有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的本事,只能寻其本性,顺其自然。那些人定胜天,战胜自然的豪情壮志,说一说无妨,但不能违背规律,更别想创造规律。我不信病毒是人为研制出来的,更不信它来自某些生物,我相信它是和人类共存的,每个人身上都有上亿的病毒,谁敢说其中沒有非典病毒?没有冠状病毒?沒有将来会致病的病毒?以现在的科学技术,谁能把超出人类数亿倍的病毒世界弄清楚?

        至于人体就更复杂了,钱学森当年就说过生命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人类在破解生命之迷上,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人体与病毒是怎样相处的?在与病毒的抗争中调动了什么机能?发生了什么变化?人的精神调节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在病毒来袭以至于肆虐时,为什么绝大多数不染病?即使是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九百万人口,染病的,连疑似的都算上,也不过百分之一,那百分之九十九为什么安然无恙?你相信全是因为隔离了戴了口罩吗?不可否认,其间有我们万众一心的努力,但是大自然的力量呢?人体自身的抵抗调节力量呢?六百多年前欧洲的黑死病延续了五、六年,死了二千五百万人,占疫病蔓延区域人口的三分之一,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最惨烈的瘟疫,即使如此,未染病的仍占六成以上,我们为什么不研究一下,是什么让他们活了下来?换个角度研究一下不染病的原因,是否更有意义?

        本来人们对病毒对生命的认识就很有限,若再不多思考,多划几个问号,很可能被眼前的套路迷惑。面对捉摸不定的病毒再加上充满迷团的生命,靠直线的、平面的、机械的、简单的思维方法,又想得出明晰的、标准的、规范的结论,岂非缘木求鱼?更不用说这样的结论根本不存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站得高一点,可能看得更清楚,把”我以为”变为”原来是”,抛开有色眼镜的执念,代之以实事求是的探求。尤其是在今天,后现代科学已然把系统论、整体论、模糊论、量子论、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新的武器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完全可以从新的角度,得出更切合实际的结论来。

        其实我们的祖先并不比我们儍,尽管对疫病的防控没做到今天这样严,但其理念和手段并不比今天落后,事实证明,其远比所谓的科学更加有效。正因为如此,在中华大地上,面对数百次瘟疫,我们都挺过来了,从未发生过崇尚”科学”的西方那样大规模的死亡。因中医具有高度凝炼概括的特点,执简驭繁,故其理念并不深奥,只是调节人体整体的内环境,从而达到防治疫病的目的。我们的防治工作针对外因多,顾及内因少,大家都害怕,也都着急,这样的心情大家都有,可是却于事无补,若能从现在起,换个角度,调整一下防治思路,尽管迟了些,被动了些,但还是有助于及早结束这场瘟疫,早点恢复正常的。

02

抗击非典的七点启示

        2003年的非典过后,因为第二年非典病毒被带出实验室的虚惊,以及后来的禽流感,H1N1,人心惶惶,一直不安,所以当年对非典的总结就成了势在必行的一个重要任务。当年樊正倫教授和贾谦老师到国家机关,基层企业等,组织各种演讲,普及中医药知识,促进中医药振兴。帮助人们从中医角度,正确认识疫病,从而解除恐慌。今天总结一下他们演讲的核心内容和我们所关注的几个问题,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其一,从因到果,中间有个”缘”,若无必要的条件,病毒不可能施威。西医是针对因,即针对病毒本身,想方设法防止病毒传播或杀灭病毒,及时隔离非常必要,但杀灭的结果是杀而不灭,反而加速了病毒的变异,使再出现的疫病更加凶险,大量消毒液的滥用,破坏了原有的菌群平衡,还有可能形成更难治理的菌群污染。而中医是针对缘,即把病毒能致人患病的条件去掉,去除体内寒湿热,使病毒失去了在人体内作乱的条件,并不和病毒直接交锋,重新实现人与病毒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木头上能长蘑菇,是因为有湿热的环境,把木头放到大沙漠里,长出来的蘑菇也会枯萎。人人都带有病毒,并非人人得病,体内无邪,病毒也没辙。那年北京春天风和日丽,出租车往往开着窗户行驰,有风则去湿,司机接触面那么广,居然无一例染病,条件使然。

        其二,广泛地服用中药,从上到下,人人服药。被封闭的隔离区内的师生员工,小汤山的护工和坚守岗位的建筑工人等,服了我们配制的中药连疑似都好了。我们的员工没有宅在家里,相反有时,员工自己连老妈老弟都请来了,大家昼夜加班熬药,为避免上火,中午喝一大碗白茅根荸荠冰糖绿豆煮水,熬夜后吃半个西瓜,清除内热,最终无一例感染。只要是真的中医,开出预防的方子并不难,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用整齐划一,预防效果不会差。

        其三,发烧是人体的抵抗和协调的必须,要战胜侵略者就要调兵,要增加白血球就必然提高体温,只盯住退烧,无异于在大敌当前时撤兵。只退烧而未退病,以退烧为指标,安得不反复?况且病毒感染的疾病有的没有白血球的增加,并不一定发烧。导致发烧的情况太复杂,记得非典时一位女士发烧不敢出门,打电话问诊,结果是生理期发烧。虽然发烧是主要判断的指标,但一定要认真分析发烧原因,不应一见发烧就如临大敌,应普及有关发烧的知识,不应盲目单纯以发烧为疑似,造成因发烧而恐慌,人为地扩大了救治人群,浪费了人力物力,分散了治疫的力量。

        其四,非典那年,北京四月最早开始以中药预防的,是国家机关,在五月初吳仪同志召开中医专家座谈会,在此之前,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中医专家就已经纷纷上阵,献方献策。尽管北京各医院几乎把世界上的呼吸机搶购一空,但真正用在非典上的很少,直至非典结束也没见到一篇论述呼吸机治疗非典的成功案例。明明真正解决问题的是中医药,后来的舆论却是西医,因为不能埋沒冲在一线被感染而牺牲或导致骨股头坏死的医护人员,不能不宣扬这种精神,而忽略中医成了常态,最多只是勉强提句”中西医结合”,由于没有实事求是地总结中医药的作用,致使这次疫病几乎是重蹈复辙。

        其五,非典时期没见到这么严格的隔离和管束,大家自觉地戴口罩,没有强制;各单位自动取消会议,自行安排放假,没有统一;只有三五处院校被划为隔离区,少数村镇自行管控,市民自觉减少外出;各政府部门以值班服务为主;最重要的是各单位都纷纷为自己的员工订制中药,实在来不及的,就在食堂大锅熬,每个人每天喝。作为医疗机构,我们沒有感到强制束缚,反而还适当放开手脚,大量按协定处方做药。充分相信群众,管理上放手的结果,让“祖国有难,匹夫有责"的精神得以发扬。唯一的遗憾是,个别药商借国难之机,囤积居奇哄抬药价,当年举报,但无人管,事后也没有遭责罚,更沒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在特殊时期,当年缺少临时性的管控措施。

        其六,由于中医运用五运六气,成功地预测了非典的发生、发展和结束的全过程,并且在防治非典中起到决定性的重大作用,所以非典过后,社会呼吁,在卫生防疫系统中打破西医一统天下的格局,增加中医,可惜这样一个建议,在热炒几个月后,除极少数落实,至今防疫部门依然是一条腿在蹦。今天如果防疫部门有中医,早就会在疫情出现前发出警报,在疫发时拿出防治方案,不至于如此被动了。应警惕以前的细菌战会演变为病毒战,设想一条游船的悲剧如果发生在一艘航母上,是否很可怕?所以国家应组建有中医在内的强大的防疫系统,具有战略意义。

        其七,非典之后,北京几个中医院的数名专家联合推出莲花清瘟,并走特殊通道,获得批准。此药在抗击新冠中发挥了作用。其实当时不少民间中医的方剂水平不低,疗效非常好,可惜的是因非官方,得不到信任,几乎全部流失。如果当年政府中有有识之士,把这些珍珠拾起来,而不是当作假药一一打掉,今天早就有了抗疫的组合拳,并且完全可能走向世界,成为各国不可或缺的药品,为我国经济增长增添一个亮点。

03

抗击新冠的七个馊主意

          一、非典是湿寒热三气相加所致,重在去湿,邓(铁涛)老当年专门打电话叮嘱此事。当地这两个月异常湿寒,加上气运所加的内热,这是病因,建议服中药预防,当年预防非典的药方就行。若把握不准,可把当地近两三个月的气候与历年做个比较,中医专家可以开出相对普适的中药方剂。

        二、单位食堂、交通站点、商场集市、医药院店等都应设汤药站,免费供药,可以由国家补贴加社会赞助。这很类似于古代往井里投药的做法,现在条件改善了,可以做得更好。

        三、去湿是关键,加强室内通风,不仅是空气新鲜,更是为了去湿。所有医患在可能的情况下要多到户外活动。大家不去人多的地方,但也不能宅在家里。

        四、酒喝三分量,饭吃八分饱,千万不可大吃大喝,内热多半来自于食火,过饱则化热,把自己变成易感者。少儿老人病弱者更要注意,吃到不饿即可。

        五、保持平和的好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都不要过分,情绪对人的伤害是深层次的,情志不谐调,会大大降低自身的防卫能力。恐慌不是预防,而是预防的大敌,自乱阵脚得不偿失。

        六、一定要睡好觉,足够的睡眠有利于增强抵御能力,就算有些许不适也能及时恢复。如果现在还在熬夜,真的是太令人耽忧了。

        七、有消息说北京几拨中医已奔赴一线,有中医专家介入,直接望闻问切,深入分析病因,就不会再出现无药可救的局面。若真的病了,老老实实找中医,千万不可病急乱投医。人家明确告诉你治不了,连自己都保不了,你还去难为人家,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04

一个外行的七问

        一问:每个人身上都带有上亿病毒,无一例外。既然人人都有病毒,为什么绝大多数却不发病?

        二问:此疫病到底是内因为主还是外因为主?在防止传播传染扩散的同时,为什么不重视清内热,把预防重点转向内因?

        三问:上亿病毒中品类繁多,谁知道都是什么?还有没有当年的非典病毒?这么多年谁见到过它灭绝的消息?十多年都没弄清楚一个病毒,怎么还幻想能很快搞出疫苗?

        四问:据说病毒只有几纳米,最大的不超过50纳米,而人皮肤的寒毛孔径有数百以至上千纳米,连一般的玻璃孔隙都有上百纳米,口罩和防护服能阻挡病毒吗?

        五问:非典时广州中医院无一例死亡,无一例有后遗症,为什么不推广他们成熟的经验?明知中医药可防可治,为什么中医的信息被纷纷屏蔽?

        六问:实践早就证明连达菲之类的神药都无效,西医对病毒束手无策,为什么还要用西药抢救?与其派那么多医护人员上一线,为什么不把非典时已证明有效的中药送上?

        七问:当年非典,一到小满,即全国发病报零,已经说明五运六气的推算有极大的参考价值,且早就推算出己亥六之气的暖冬会导致急性热性传染病,为什么不能让大家由此对疫情发展有个判断?何必让大家这么恐慌?

        编辑:胡海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