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视频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走中国  >> 查看详情

行走中国

【共生传媒】 ​​​​​​​≪给玛依诺尔、阿提江、艾合买江、穆拉提……的一封信≫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2-07-28 12:28:20  点击:9592  属于:行走中国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远方的兄弟姐妹们,

        玛依诺尔、地里拜尔、阿提江、穆拉提、塔依汗、阿克木、库尔班……还有我见过、但叫不上名字的朋友们,大家好!

        我这里此刻是凌晨2:43,北京正好是上午。而乌鲁木齐比北京要晚2小时,所以天才刚刚亮吧?

        穿着睡衣、裤衩、二半夜里起来写信,凭生头一回。好久没联络了,忽然写封信,而且群发给这么多人,要说点啥呢?心头一团乱麻。

        很久了,睡觉不太踏实。半夜醒来的时候,一定会做两件事儿:一是摸起床头的瓶子喝几口水,二是拿起正充电的手机瞄上几眼。今天也不例外,只是,看了手机后再也无法入睡————一个刚刚从德国回到喀什去生活的小妹,在她微信“朋友圈”里签下了这样一句话:“心痛,愤怒,忧虑,迷茫 ……几十人死难、几百人负伤、全国人震惊。愿逝者安息!!!”瞬间,一个激灵,我从半梦半醒的迷糊状态陡然惊醒:莫非,又出大事了吗?莫非,那块美丽的地方又被人糟蹋了?……

        可这次,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没料到大砍刀会无缘无故、杀向手无寸铁的平民,没料到死难人数多到让我不忍复述,没料到狂徒们已经不在自家门口闹事、而有组织有计划地移师到千里之外的内陆区域。没料到的事儿太多,让我一时来不及反应。

        还记得我和大家相识、喝得烂醉的那个晚上吗?那是“7•5”事件刚刚过去的来年秋天,我应邀到新疆去考察采访。主办方当然是要我们这些海外记者去写写“安定团结”的盛世景象,但我心里却有自己的小算盘:“7•5”的阴霾是否已飘过?民族矛盾到底程度多深?民族同胞有哪些诉求?……于是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不顾领队的一再叮咛、一个人揣着贼胆,不顾出租司机的再三阻拦,去到了你们生活的“二道桥子”,误打误撞地闯进了你们唱歌喝酒的宴会厅,于是你们大家一个二个、用维族人深邃的大眼睛,瞪着我这对细窄扁平的小眼睛……

        我记得最清楚的情节,就是自称为‘蚂蚁’的玛依诺尔,在半酣中跑来找我拼酒,一开口就是:“你是哪里来的撒?你怎跑到我们维族人的酒吧里来了撒?”还记得我当时的反应吗?呵呵,我一边打量着酒吧墙上装饰的一把把漂亮的英吉沙刀子,一边尴尬地调侃:“来都来了,你们会用墙上的这些刀子砍我吗?”玛依诺尔不愧是大学生,马上用标准的汉话不依不饶地跟我争辩起来:“你说啥哩嘛!我维族人,但我也中国人嘛!而且不是今天我才中国人的嘛!我的爸爸,我的爷爷,爷爷的爷爷,一直中国人的嘛!我们都是中国人,为啥要杀你嘛!我从小汉族朋友就很多,我们玩得好得很嘛!……”

        那天晚上,你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德国儿娃子”,一开始我还质疑这个称呼是否含有贬义,但穆拉提用前言不搭后语的汉话给我解释:儿娃子,就是男娃子、男子汉,我很开心你们能接纳我成为“新疆儿娃子”、成为你们中的一员;你们很多人汉字写的不好,但那张歪七扭八签着每人名字的纸条,至今我还留着。我也看到了新疆人的赤胆浓情,玛依诺尔、地里拜尔、阿提江、艾合买江、穆拉提、塔依汗、阿克木、库尔班等等一干人马,灌死我了!虽然喝的已经断了片儿,但有一件事情我搞清楚了:不管是维族人、汉族人,不管是儿娃子、丫头子,我们都是中国人。

        可我明白,现实中也有很多不如意。比如,那天晚上你们兴冲冲地送我回酒店,可酒店门口执勤的警察如临大敌,非要一个个检查你们的身份证;尽管我出示代表证后对方变得非常客气,但还是用你们都能听见的声音“悄悄”对我说:“我们在保护您的安全,您咋跟这些‘老维子’混在一起?您可不知道,这些怂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一翻脸就拿上大刀片子砍人哩!”看着你们悻悻的背影,我知道你们心里很委屈。

       “‘坏怂’哪都有,不光是新疆;新疆人里整天闹事的‘坏怂’,就跟羊身上的一根毛一样,少少的嘛!”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阿提江、还是塔依汗?不过我记住了:我的国、也是你的家;你的新疆、也是我的城。感谢你们给了我灵感、素材,回来之后写了一系列的新疆感悟,起名叫《我的新疆我的城》,文字还着实火了一把。

        大美的新疆,最近一直不太平。就拿昨天的事情来说,貌似我现在是在风轻云淡地说话,但实际上……你懂得!我的愤怒、悲悯早已经喷薄而出、冲上囟门。我也相信,你们此刻的心情与我相同;因为不管维族、汉族,十指都连着心。对吗?!

        与一位在德国多年的维族大姐通了电话,她的愤慨盖过了我。“我真羞于跟这些败类同宗同族!但是,新疆≠暴徒,暴徒≠民族,他们代表不了新疆的各族兄弟姐妹!分裂分子就是分裂分子、恐怖袭击就是恐怖袭击,他们是在与全国各族同胞为敌,他们要分裂的是各族同胞共生的祖国!不管维族、汉族,都要团结起来,与反人类的暴行势不两立,绝不手软地打击犯罪,以告慰无辜的死难同胞!”

        我有一个日本朋友,没记错的话、他名叫松村吏司。以前,我们常常会通电话、写邮件,尤其是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时,松村君几乎每天都会报个平安。但,现在断了往来,因为眼下中日两国关系交恶,而我是中国人、他是日本人,中间肯定会有隔阂;也好,在各为其主、各卫其国的大环境下,断交反倒省去了彼此间的尴尬。但是,我们之间不同,我们是兄弟姐妹、手足同胞,不会、也不该有隔阂,所以事发的第一时间我就想到要跟大家交流,毫不尴尬。

        好了,信发了,我困了。再睡一会儿,希望明天起来,一切都好!

       你们的好兄弟,“德国儿娃子”,

 

           范  轩

          2014年3月2日凌晨,于德国汉堡  



        来源: 欧洲新报 范轩

        编辑:胡海

 

——广告——


点击图片见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平台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