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共生传媒】 口罩流浪记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04-04 00:35:21  点击:9304  属于:文学园地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文学园地】作者:红山玉   
    
作者语:希望以我这次经历来唤醒更多人的良知。每一个人都献出一点爱,我们的家园就会得以安宁。
                 
      疫情像节节升高的竹笋,一天一个模样,一天一层楼似的往上生长,高处见更多的阳光吧。病毒也需要阳光滋养。悲情之下,我只好乐观的这样想。
      近几日,口罩成了战略物资,各个国家争相寻找货源,熔喷布从一吨2万人民币疯涨到一吨40万人民币,涨价区间竟然还没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图说:作者与feiyu的先生代表捐赠口罩的12个兄弟姐妹到超级医院完成交接

      我所居住的蒙特利尔也不再是净土,由简单的几例病患窜升到昨日的
2600多人。欣慰的是在国内采购的kn95口罩终于于昨日到货了。
      回想这一路,十几天来,几乎无一宁日。国内虽说好多企业都开始生产口罩,甚至有许多临时转行的企业,但是无奈世界太大,有多少口罩也不够用。这个时候我做外贸的优势倒是显现了出来,在几个城市都有我们的客户,一声令下,专门挑几个年轻力壮的客户在四个城市里寻找。那是一个周六,四五个壮年人都被我忽悠起来,开车跑城市里的药店寻找口罩。天津的吴老弟跑了四五家药店,找到了一种
kn95,但是每个价格要将近19元人民币;杭州的小张,老黄,小陆妹妹,到处打听口罩货源,他们甚至和小吴一样联系到了其他城市的朋友;无锡的小周老弟,四处找药店寻找口罩;上海的庞氏兄弟,也联系各地有关系的人。几个人忙碌了一整天,结果最后是小周老弟找到了有KN95的药店,结果现货也只有100个,离我所要的800个相差甚远。小周老弟跟药店谈了半天,留下押金,药店答应去调货。


      彼时的我,一边微信上跟踪这几个找货的客户和朋友,一边捂着半个腮帮子,不知道哪里能去看医生。十几年的海外生活,经历了许多风浪,我自认为已经修炼到百毒不侵的程度,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口罩竟然让我那颗坚固的牙齿变的弱不禁风。疼痛和口罩遍寻不得,好不容易找到的货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运过来。一起捐款的姐妹们挨个把个人地址毫无保留的发给我,人人都愿意充当接货人,没有人因为要接货,要面临潜在的感染风险而怯步。(因为根据群里姐妹经验,必须以个人的名义把口罩快递过来,1100个口罩,我们需要六七个人的地址)。

      322号周日一白天就在焦急和疼痛中度过了。我给我的牙医陈医生留了言,希望他能给我一副灵丹妙药,可以止住我的那颗暴躁的牙带来的疼痛。这几个姐妹们也不断的给我提供各种可以治疗牙痛的方子, Amy的先生周一还特意跑过来给我送他家的药。

      夜已深,窗外榕树上的鸟儿也不再歌唱。偶尔路过的车灯闪过一丝光亮,好似有一点光明在我眼前闪耀一样。我坐在办公桌前,“盯”着找货的小周老弟。真的担心那家药店万一调不来货怎么办?超级医院高教授几天前说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没事的,比普通口罩好,普通口罩都缺”。

      夜已经很深,我还在盯着小周老弟。在吃了两片强力advil以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凌晨又被那颗捣蛋的牙弄醒。拿过手机,看到了小周老弟发过来的快递填单表。发货人变成了一家我不认识的公司,收货人变成了我自己的公司。怎么会这样?我们是没有进口医疗产品的公司,正常来讲无法充当收货人。于是马上联系小周老弟,原来无锡市有特殊的规定,不允许个人名义快递这么多口罩。他只好求他朋友用朋友的公司作为发货人。不管谁做收发货人,我们要的是这救命的稻草。我看到他选择的是EMS, 就问他为什么不用DHL呢?在我的经验里,DHL 要迅速的多。小周老弟说他联系了DHL好多遍,根本没人接听。现在的市场,发口罩的人太多了,快递公司早已经成为了君王一般,只有发货人臣子一样低眉顿首不停地试图联系他们。无奈最后只能选择EMS。在我心里,突然涌出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转换一下就是不管哪个快递,把东西递过来就好。

      EMS的正式快递单号一传过来,我就开始转头盯它。558199385,这个数字我如今还记得。从326号箱子被取走,一直到箱子在无锡分拣中心,整整两天我看不到任何变化,那个时候我忽然理解了什么叫做热锅上的蚂蚁。起码等快递的人就是,等快递口罩的人尤其更是。战战兢兢的过到328号,总算更新了状态,箱子到了浦东国际机场TNT 货站中心,又开始没有变化了。一直到41愚人节,我忽然发现网站上又显示着箱子被机场扣住,说等待澄清关税和其他付费事宜,快递公司说已经联系了收货人。我的眼睛瞪的老大,生怕看错了他们的网上留言。没有人联系我啊?难道这就是愚人节的笑话吗?既然没有人联系我,那么我来联系快递吧。TNT 几年前被联邦快递收购,刚好我们和联邦快递有合约,也经常使用他们。于是我赶紧联系他们的客服,客服的回复十分迅速,在听说我们的货物是要捐赠的口罩之后,客服人员直接给美国总部发了急件,查询什么方式能迅速到货。按照我们的快递单号,这个箱子是要46号傍晚前才运到的。

      我耐心地等待联邦快递的新的回复。42号早晨7点半,我再次查询的时候,网上显示箱子被损坏了,联邦快递重新包装了一下,又上征程。这时候联邦快递的客服电话也打了进来,他们同意由我公司账户支付关税等费用,口罩在上午10点前也到了联邦快递在mirable的总部了。半个小时后,箱子就在运往我这里的车厢中了,中午1210分,箱子顺利抵达。比原计划提前了四天,联邦快递,这个我用了多年的快递公司,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了我们最快的帮助。在此一并感谢我联系的两位联邦快递的工作人员 Ms Mariana, Ms Chantal。

 

图说:中午接到快递

      因为担心里面口罩受损,我戴上手套,先用消毒纸巾把整个箱子全部擦拭一遍,然后打开了包装,从上到下检查过后发现,所有的KN95包装都是完好的,只有一盒我们定的个人使用的普通口罩包装盒子破损,里面口罩如何,我有来得及检查。那盒口罩留给了我自己,供在一线上班的先生使用,其他几盒是捐款人定的,原本打算自家用,但是看了我跟高教授的聊天留言,所有人齐刷刷的又都捐了出去。

      42号,雨整整下了一整天。联系高教授后,他说越快送到越好。FEIYU妹妹叫他的先生开车过来接上我,我们在雨中开车飞快地朝超级医院驶去。路上车辆不多,曾经那么繁华的一座城,只有数的过来的车辆奔驰在雨中,想必他们也是那些不得不出门的人吧!
 
      在超级医院门口,我和FEIYU的先生比教授稍微早到了几分钟,我们的车停在几辆出租车后面,那几个出租车司机正帮忙从下车的客户。我看了一下,客人和司机们,没有一个戴上口罩的。医院门口,有一个戴口罩的人,站在那里貌似在等人。我们两个戴着口罩,等待高教授出来接收。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戴着口罩,我的眼镜上全是雾气,鼻子里,嘴巴里像是被棉花塞住了一样,十分的不舒服。这还只是前后这一小段时间而已,这是疫情开始蔓延开来后,我第二次戴口罩,也是短短的时间,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如度日如年一般。可想而知,那些医护们,不用说在没有口罩的情况下工作,即便是有了口罩,一戴就是7-8个小时,那又该是什么样的滋味?

      口罩交接给教授后,不到两个小时,高教授的感谢信就发了过来。我回头开始翻微信,寻找着我们这12个捐款买口罩人的名字。我把他们的名字添加到感谢信上。直到口罩交接给医院后,我仍然不知道具体是多少运费,多少关税。小周兄弟预先垫付了所有的国内那段的费用。这就是我那个结识了7年的不是兄弟的兄弟。没有血缘胜似血缘的兄弟啊!

      我们本是尘世中的一滴水,可是每一滴水凝聚起来,就会汇成江河。这江河会生生不息,给我们嘈杂的世间带来一股股清流,流淌在世间,流淌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我们的心得以安宁,而安宁之处即是吾乡。

Tong chen, XiaoYan Chen,Limei Huang,Li Jia,WenJing Li. ,Feiyu Liu, Ping Luo, XianShun Tan, Jinghui Zhang, Mrs Zhang, GuangXuan Zhu, Qiu Min Xin,这十二个人从此成为一个坚固的小团体。)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浏览了一下网站,蒙特利尔——我们的城,已经“荣升”为加拿大最危险的城市。

红山玉写于202043

编辑:胡宪

 
 
——  END ——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