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画路上走着白马》 苏凤诗歌50首(收藏版 1 )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04-13 21:01:25  点击:9013  属于:文学园地

        作者:苏凤(Fung Sou),画家,诗人,歌手。加拿大籍华裔。加拿大魁北克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求学於台湾大学历史系,巴黎高等艺专和日内瓦艺术设计学院。灵修于印度。抽象绘画与其华美的色调著称于国际艺坛。与中外音乐家合创多首歌曲填词自唱。作品常见于中国,瑞士,加拿大,美国以及台湾,香港地区等诗合集和链接与刊物。著有女画家自传《自由的灵魂》和双语诗集《花上》。
 

(图片:苏凤生活照。) 


丝棉被
 

 捻了一个世纪的丝

长又绵

覆盖了夜

雪是迟归的亲人

姗姗

洁净前尘以一首诗

想起家的叮咛

 

走近冰

 

当我靠近冰

原来冬天很年轻

炉中火

手法幽默

船可以停泊

风景慢下来

一冷一热

可以忘忧

 

相望
 

 画和我相视良久

娓娓述说天长地短

日升月沉,我听着

听着隐约的溪流

仿佛一次自省

一次自我的放逐

和大地洪荒对话

剖析自我的画刀

一块块叠起阳光

一回回沉鱼落雁

 

播种

 

织一张网于空中

以各色的翅膀轻轻

扬起发芽的种子

和米切尔同步飞翔

忘情于东西北南,尽管

洒落大地的花蕊

到个类似的地方

使繁花再生出繁花

 *(Joan Mitchell 琼·米切尔女画家,当代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翘楚)

 

静默的陶
 

我以嗅觉看花看雪

羞答少女柠檬花

带给雪些许气息

窗前雪花追逐风

命定的契约似真似假

陶皿一边静候仰望

花的回眸

一切皆在自然中

 

 

蜜蜂好色
 

山上采撷露珠

我与野草对话

野草是唠叨的老太太

只因蜜蜂不复在

花上忙碌

 

主啊! 诗变成烈酒

醉倒那该死的一群

抚慰受伤的心花

 

让蜜蜂回到原野吧!

唠叨是爱

蜜蜂留连屋内

颜彩,诗人的诱惑

 

画路上走着白马
 

 特纳的海上风暴

瞬间即逝的光景和大气

莫奈荷塘升腾的水雾

似乎与桥有关

旁边的野花与垂柳

点缀起来的朦胧却是

去年灵之美

 

种菊饮酒之后

管子挤出了点线面色条

弯曲的油彩若长短的花期

渗透着焕然

旭日初升的喜悦

引来一匹未被取名的

白马

 

意外签约
 

阳光今天触摸了秋风

那片湿湿的叶子忘掉

连绵霪雨,快乐飘进门内

 

离开弥漫雾蔼的昨日

像只蝴蝶停留画上

绘画是部蔓延的小说

承载了毕生的雨和晴

 

当日光有了个约定

浓密的彩翅扬起

若淑女清澈的眉梢

多年待嫁的女儿

窗外一棵熟了的梨树

 

天暗的时候
 

天只亮一半的时候

黑夜留给回家的人

女儿已经有了自己的树

儿子扛树回家,挂上闪亮的

星星,记忆的芬香

针叶落尽时,又是插上梅花的

时节,到外婆家贴上晖春

摆上金桔,天那时就亮了

 

命运的游戏
 

重锁关不住命运

是哪家的孩子

一时敲这家门

一时敲对家的门

兀自进出,唱响原创的歌

玩够之后,一别如是

千古。来不及再握手

来不及交换一次深情

撇下虚拟的未来

几行诗句交给西风

 

书架上的音符
 

书店的琴音悠悠

午后下雨时传送

一条罕人走的路

一本千脸人的回忆

月光曲融入缠绵流水

永不停歇回归大地

哪怕是最曲折的小路

哪怕是乱石中潺潺的

溪流

 

飞天
 

在诸多掠夺中

七彩的衣带怡然

有的弹琴,有的舞蹈

人间本为欢乐

沧桑和虚无是

一次长眠未醒

或许千年或许当前

 

大雁塔
 

许多钟声

许多残留的经文

未把世界摊平

橙黄色的石塔倾斜过

等待乱世之后重建

天竺带回的舍利子仿佛

每个人心中庄严的城

古塔之下依然花影婆娑

 

私家茶
 

一袋茶,一股暖意

朋友相送喝来放心

茶叶有僧人

糯米熏蒸的梵音

袅袅稻花香气

一袋茶叶一丝情谊

 

不再被禁锢
 

时已入春,霍金

更自由地追寻时光的未来

走向银河的尽头

这之前为无限

这之后为无限

繁花与果实依次来临

盛衰枯荣,天地悠悠

霍金并没有断言什么

宇宙最终的尘埃

 

窗外
 

 透过縮瑟的沙窗

暗淡的眸寂静

妻在玄关之外

拉着老了的菜篮子

我在书房点燃灯

因为风,我把孤独

留给

细雨中的杜鹃花

开落过七十个诗的

春天

(悼念洛夫先生)

 

悼念Joan  Roberts* 
 

手执一朵花

向安息的脸容

一条有神无神的流程

众人排成绵长的队伍

穿越圣坛的风琴与星相会

队伍越来越长也

越来越短,犹如

昼夜交替的人间

别前默享一首乐曲

读你缅怀的白雪与青萍

(*加拿大后印象派画家GoodridgeRoberts 的遗孀)

 

山林里的画意
 

隐匿在大地上播下

青葱的种子

以简洁的动作,类似

洞穴的语言

守着村庄守着林

描出一泓清幽

随心勾画那点颤动

大地为何要有人,做人

是何等的恩赐

回归三万年前洞穴的

符号,依然清晰和谐

旁边的狐狸静了,闪些爱光

安乐椅上的猫儿熟睡

 

鸡蛋花

印度素馨花,一朵祈祷花

庙树出生便站在路边

结实的臂弯弯

祝福路过的人们,清晨

供佛献其花,亦为

有福人胸前的花环

半世纪之后相遇巴厘岛

有童年的香味

成年的露珠,沁凉了

浪人的心扉,卑微地

飘落一地朵朵

永远的纯净

 

可爱的夏天
 

樱桃,躲在叶子下面

还没有被鸟吃完

辣椒和小黄瓜

被松鼠一个个叨走

露珠儿在荷叶上

转了又转

一颗一颗转成

珍珠。西洋菜

养在水里,像水豆苗

一样长,像希望一样

天天长

 

夏趣
 

夏日的花裙子隆重走来

羊儿吃不完青草,西瓜

今儿熟透,也正好

有西红柿炒鸡蛋,农忙时

请大家来帮吃吃

院子很大,永远不老

日照底下听不到任何故事

兴许远远的池塘一朵荷花

 

别了
 

我没有向岛告别

芬芳洗涤了

多年的压抑

巴厘岛渐行渐远

落花随我飘游停泊

在心最近的岸

无须告别那片拂晓

 

 

十五分钟成名
 

 挂在沙发旁边的观念艺术

他的假发,他的风尚前无古人

不必再画画和转动相机

你想沃荷为你制作一幅肖像吗?

 

妈妈厨房是他的第一个工作坊

饿了就吃罐头番茄汤,还是美国的

40年代后辗转到了纽约,写第一篇文章

“我的唯一工作是在纽约成名”

百货菜场琳琅满目的食物

最吸引饥肠辘辘的男孩

艺术真的是身心的渴求

 

从此,32罐番茄汤轰动全球

日常需求成为普及艺术

人人活于其中。还有对明星的憧憬

沃荷不乏信仰,但从不告解

感恩节献上一碗罐头汤

今天驱动社会的是娱乐明星和偶像

沃荷大量复制偶像,竟也轰动起来

丝网版画最著名的有毛主席像和

玛丽莲梦露

(安迪·沃荷(英语:AndyWarhol

美國藝術家、印刷家、电影摄影师,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墙的领域
 

给我一面宽墙, 别让

其他作品侵蚀了我的幻想

空白是创作的基石

墙为一列延绵的火车

承载起时光的快艇

挂满了驰过的站牌

墙开始了一系列的对话

不断展开历史的陈列馆

记录我与梨花的简史

 

 岁月的诺言
 

好多年叶子转红的承诺

你来看我因着近乎消褪的

嫣红,曾几何时我们低声

笑语, 阳明山中落花款款

蛇窑的茶杯依旧温润如昔

台东幽静民宿织在我

拎带的麻布小提袋。

曾几何时宜兰温泉让人

忘却山外岁月的缠扰。

你来看我方知繁花如梦

近在眼前之良辰美景-

山中一日世上已过几载

此时此刻再度许诺一同

回去寻觅隐在深山之禅净

满山遍野幽径上的白花油桐

(写给再次重逢的台湾好友)

 

失措之圆满
 

大大小小点点红枫

梦之墙

多少片, 十年破碎了的陶当

一个意外的圆满

凌乱与无序,有心无心

一零零一艺苑

涉猎十年的火候

建造起铁的塔尖

托起云端的十字架

寓意尽在圣灵之内

似远而近, 可见不可见

 

一片叶

老太拍下一片

摇曳的叶子

如同她手上

褪色的皱纹

在秋风里颤动

 

屋顶的树看我

我望老妇人

世人望着我们

他们一无所知

孤独的魅力

 

 涂鸦时代
 

公共汽车一夜间

改头换面七红八绿

载着游客和鸽子

一起在革命广场飞扬

向着古老的塞纳河

抗议

抗议她的美丽和高雅

抗议被遗弃的一代

一面墙接一面墙

涂上时代的声音

夜里惊飞所有的云朵

 

听鲁米的歌 
 

在成为他的爱人之前

你得忍住黑暗,听懂花语

听到阵阵鼓声,甚至

闻歌旋舞。在夕阳西下

时分赴约,每晚面对面

他为你揭开层层面纱

让你领会一个秘密

你的里面有个你, 然后

你便洞悉生死之大美

宇宙的奥秘

 

非法越过美边境
 

整座拘留所在摇动

人头涌动探顾

隔了那么多年

我们面对面

桌面一条线

不能和非法越境的人

握手,拥抱

 

生存是座大山

这边那边

怎么来,怎么回

天空被剥夺,旷野陆沉

 

悔恨带着骸骨还原

故地*

我本是季节的弹琴师

这边一抹冰冷的太阳

努力再弹断了弦的自己

(*上世纪中叶加州本属墨西哥领土)

 

 茶杯 

 

对着黄花背着画,喝茶

有时是自己和自己

有时和知己,过去的

未来的。旧货摊的

几只茶杯,两代人的

故事。喝过茶的

和雪消融在春风里

我品茗东方美人淡淡的

忧郁,山里的音韵

 

这个人 

 

(读卡夫卡诗选)

坐在墙角下的黑影

微曦与晚霞过隙

有一个惩罚人的神

需要被救赎,唯恐一只

乌鸦会摧毁天空

痛苦的早晨与光棍

存在悲伤

光明非心所见

诗歌没有音符,观察

飞鸟和街道静静消失

白日醒来唯恐黑夜太短

 

鹿的隐情
 

旷野的晨露至纯

鹿, 彻夜未眠隐埋

在山楂树下, 流连

一年早熟的红果

若灼灼星光

远眺深处游走的秋

 

我嚼鹿食的红果

酸甜自尝, 犹如

昨夜的温差,红叶知寒

鹿与秋相怜无语

乍雨还晴竟日尾随

 

 

倒流的海水 

 

凉风吹过一个

已经模糊的名字

为何穿越沧海

 

来到秋日的午寐

有的邂逅不值得想起

诸多的疑问会

 

掀起更多的海水

相见不如相忘于桑田

 

长长的梦

 

我等你, 儿子

在喷泉前面

我把眼镜摘下

摇曳的藤蔓过肩

远处走路的姿态

幼时剪发,声泪俱下

他从今要留起长发

同样乌黑绵长

不必再掩盖那个和

音乐相近的节奏

掠扰的影子必定想继续

飞翔,从前的梦

 变得既长又真切

 

 热带林
 

他爱鸟,於是她的林子

布满鸟声

热带林的叶子可以遮雨

斑斓的羽毛若彩虹

高更的灵感

在红土和林中实现

稻草人在炎热的阳光下

听到枪声闷响

梵高的耳朵在争执之後

落下

倘若他爱鸟声,今天

还能看到向日葵的第几代

绘画是一场春梦

 

 长发。回家

 

春秋太短,没有

踏过雪的长靴已老

趁过年  理妆回娘家

养病疗伤

近乡情怯 ? 归去

哪敢披头散发, 生怕

母亲见我早生华发

 

花酿
 

我只想那纯然的白

所有多余之物让位

墙上的红男绿女

安静下来

纸上洒下几点墨

回乡的点与线

记起昔日的

梅兰菊竹

未曾轻尝过的

陈酿老酒

在暮色中微微綻放

 

黑夜群星
 

我囊中的光阴一寸寸

走往一个方向

好像苏格拉底和这双

粉色的高跟鞋

我的双足被磨平了,没有

穿鞋的感觉

脚是优雅的,不停地走下去

稍稍靠近黑夜的群星

直到昏昏欲睡的幸福

 

流浪的蔷薇
 

那年我走入一个空间

瞬间感到这将是我

我回去把自己最亲的

带到这里来闲度余生

我只问了一句话

这里的院子能种蔷薇吗?

 

 地上人间她是我的至亲

我们就那样一起漂洋过海

她长在我的床上

我便变成个夜半诗人

她长在我的白天

我便成为一个流浪歌者

一同走进不同的空间

 

思乡
 

 老师把思乡浓缩为一道

小小的火光。浓缩为

冬日的红豆汤。給学生

准备梅花枝插在玻璃杯写生

领着学生在池塘边讲

母亲替他早年相亲的事

 

画屋。风雨
 

海滨的日子你不打鱼

油灯下一管毛笔挥洒

古宅的明月。吟一朵荷花

与黑土狗为伴日夜兼程

白壁虎眈眈俯视

吞云吐雾的字画长卷

若千年的盘根错节

 

 面海的坡上镂刻一世的

倔强呼喊对岸的爹与娘

风雨无法静止红砖小屋

强忍着海一般咸的泪

野草一样的坚韧。每夜

穿过古琴的孤寂穿过思情

覆满五百年尘土的悲怆

 

一世的孤寂绝代的才华

 如一只腾空飞翔的老鹰

蔑视地平线底平庸

神来的笔锋泛起千朵浪涛

谁料今朝却已风神俊朗

惊世骇俗 ?谁与其巨爪抗争

谁与其体会荒凉?

*    (悼念绘画启蒙恩师叶世强先生)

 

书包
 

至于你,不把钱放入囊中

装满流萤几十载的书包

年年如一日,一本孤独的书

世人今夜听你朗读黑夜和

不曾等待的黎明

你的债台也已超过身高

不受铜的约束最富是你

再见时,你身上不许有伤

 

花上
 

 她将我放在杜鹃花上

沉默的沉默

指尖把我移往向阳的一角

薄如纸的生命此刻呵出

一声柔丝般的呢喃

温煦抚摸花瓣为床

山坡上的三月天

又像村家诗样的姑娘

 

一天 
 

果与案上的花

是什么关系

泪与情爱是什么关系

 

 一天

柔水似的旋律漫过心扉

一棵树悄然长在琴键上

她告诉我

相信一个奇迹

发生

 

冬至。家  

冬至, 又来

在晨间的朦胧梦乡

袅袅细微的香火

忆起童年稚嫩无邪的时光

冬天伊始。梅花乍放

圆而甜  软而绵

寒梅白雪染尽一碗

桃红, 过完一个年

迎接另一个暖意

母亲绵绵的情意

 

故园。燕子 
 

断垣挂了一抹斜阳

残壁几株弱草轻摇

终有一天燕子

衔了草泥回到樑上

再筑新巢

 

 你在古井汲水

浇沃干枯的荷塘

一排翠竹当家门

我以斑驳的记忆回味

旧时燕子的呢喃

 

情,景
 

去年萎谢那朵花香

在我指纹捏成的瓶

添了些许寂寥

去年忐忑的花蕊

犹似桌上

丝丝缕缕的光

瓶中之水研墨

点遍一村桃花

 

山中油桐花
 

那年台北邂逅

洁白的记忆

油桐花澎湃,为了

一次接近泥土的

父亲,小花织成长毯

四月不在树梢在

山间空旷的小路

近似粉色的樱花

静谧飘落所有的

鸟声,月亮的秀色

 

探坟
 

曾经在悠长的树荫

下埋葬了你

鸟早已高飞

父子之情贴近青天

二十载回访故里

春泥白雪模糊了碑文

快乐的雪花

只在你生前开过, 苍白的

雪花每年此时在这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