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二十三)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11-24 23:35:44  点击:9067  属于: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二十三)
作者:陈红
        我们走到马路口,车就来了。马上就到了第二个景点旧皇宫遗址。
        巴迪皇宫在阿拉伯语中意为“无与伦比的皇宫”。在十六世纪,苏丹艾尔.曼苏尔统治撒哈拉南部,这里被称为黄金之都。宫内有三百零六间房屋,还有面积庞大的庭院、泳池以及地牢。

        这里曾经富丽堂皇,建筑材料都是从英国买来的,用了很多水晶的装饰,连柱子都是镀金的,到处都是用金珀镶嵌的图案。可见五六百年前,阿拉伯世界的繁华。皇宫建造用时25年,真是摩洛哥版的“阿房宫”啊!
        100年之后,伊斯梅尔登基,修建梅克内斯皇城的时,他用了10年的时间,把这个巴迪宫给拆了,现在只剩下一片乱石,围墙坍塌,306间房屋没了踪影。
        导游带我们进入高墙里面的皇宫,坍塌的半截城墙已经被黑鹳占据。城墙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窟窿,都是鸽子窝。进到皇宫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旁边有小树林,虽然现在都荒废了,但面积不小。

        黑鹳在天空翱翔,我们几个人都抓紧时机打鸟,这鸟倒是大,可我的相机镜头太短,只捕捉到两张。潘大姐和孟大爷的长焦一定收获不小。
        工人们在不紧不慢地施工,不知是在搞什么名堂,有点像音乐会的设备,反正看不懂。也许政府准备恢复皇宫往日的模样,为摩洛哥旅游业再添风采。

        往里走还有一排房子,里面有小型展览。有几块出土的文物,是地砖还是墙砖,上面都是阿拉伯对称图案,色彩都很好。其实这都是伊斯梅尔不要的东西,好东西都搬到梅克内斯去了。
        我们在展室转了一圈,发现墙上挂着摩洛哥人心目中的世界名人照片,我只看出来几个,里面居然还有达赖喇嘛像。这排房子的后面是一片废墟,荒废了千年,已经面貌全非,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宏伟。

        我们用了二十分钟时间就离开了皇宫遗址,穿过一个花园,导游说是4公顷的橄榄林,但我们没有时间去欣赏它的壮观,只当它是个街心花园,穿过去就到了库图比亚清真寺。
        在伊斯兰教的《古兰经》里面,要求穆斯林每日要做五次祷告,祷告的内容大体是诵读古兰经,反省自己的行为,时间为日出时、正午、下午、日落时和夜晚。过去信众是没有钟表的,很难掌握统一的时间进行祷告,要由大嗓门的人在宣礼塔上大声呼唤:“邦克的时间到了,该祷告了。”

        这个皇宫离库图比亚清真寺太近,站在宣礼塔上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皇宫里面。这可是不允许的,窥视后宫嫔妃是大罪。库图比亚清真寺也有办法,找了一个大嗓门的盲人,每天五次爬上去唱邦克。因为时间久远,很难考证盲人的眼睛是被刺瞎的,还是天生的瞎子。盲人唱邦克一直延续到皇宫被毁之时。
        与其他清真寺相比,库图比亚清真寺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当年修建宣礼塔时,在粘合石块的泥浆中拌入了近万袋名贵香料,使清真寺散发出浓郁的芳香,据说现在依然香味扑鼻,因而又称香塔。我们从清真寺旁边走过时,并没有闻到香味。也许时间久远,香料失效了。

        最后一个景点叫巴伊亚宫,是苏丹穆莱·哈桑一世时期大维齐尔的宅第。这是一个典型的安德鲁西亚庭院建筑。
        这个大维齐尔的官衔相当于首相,当时哈桑一世去世后,继承王位的小苏丹才十四岁,需要有人辅佐,这个人就是花园的主人。
        作为摄政王辅佐年幼的哈桑一世之子阿齐兹登基,他对外隐瞒了老苏丹去世的消息。由他垂帘听政来处理国家大事,当了六年摄政王,手中的权利太实惠了。六年之后,新苏丹已经年满二十岁了,但是他还不愿意放权。新苏丹阿齐兹就给他下了毒,结束了小苏丹受人摆布,名不正言不顺的局面。
        话说1867年巴伊亚宫建成,其规模在当时马拉喀什私宅中数一数二,光围墙就有三公里长。他的四个正妻和24个小妾,还有他们的儿女都住在了这里,从大门的入口到花园有800米,妻妾的内宅都在花园的附近。
        1894年主人艾哈迈德扩建了花园,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百二十年前的样子。
        再说阿齐兹亲政之后,政权开始受到欧洲列强的窥视,当时支持阿齐兹的是英国人,支持阿齐兹的哥哥哈飞德的是法国人。两派为了皇权争夺了8年,还是哈飞德取得了胜利。哈飞德当上苏丹以后没有多长时间,1912年在菲斯签订了《菲斯条约》,摩洛哥从此成为了法国的殖民地。
       来这儿参观的人太多,可以说十分拥挤,相机都端不起来。得亏现在华为的手机照相功能挺强,从兜里掏出来,可是也拍不出干净的画面。总得感觉雕梁画栋的图案是典型的阿拉伯风格,建筑布局也与西班牙格拉纳达皇宫近似。可以想象当年的主人是多么位高权重,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现在这里是马拉喀什重要的旅游景点,乌泱泱的游客心甘情愿地被继续搜刮,为摩洛哥做贡献。
        参观完,阿卜杜带我们穿小巷去吃饭,我们走在马拉喀什的下城区,从这里可以看到昨天晚上逛的德吉玛广场。小巷里也十分热闹,卖东西的商铺一个接一个,似乎是德吉玛广场的延续。

        今天的午饭在一个庭院式的餐馆。餐桌就在橘子树下,头上满树金黄的橘子都快掉到锅里了。小沈阳尝了一个,鼻酸眼歪地直说:“哇,酸死人,不能吃。”
        吃完中午饭,我们赶往卡萨布兰卡,大约三个钟头,沿途都是大片平坦的农田,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金黄色的麦田一望无边,但没有看到收割的人和机器 ,只是偶尔看到有打成梱的麦秸。
        这次回到卡萨布兰卡,我们住在了市中心,与上次住在海滨看到的卡萨布兰卡截然不同。
        这是一个高楼林立的繁华城市,当然不能与我们的北上广相比。我们在路边的饭店吃了三道菜,汤、烤鱼、水果,然后入住酒店休息。
        团友都抓紧最后的时间,到这里最大的“摩洛哥商场”去逛街,剁手党今晚会血拼到底。酒店前有几辆出租车,似乎嗅到了中国人的血拼味道,团友们分乘三辆车直奔目的地。他们走后,再也没有出租车光顾酒店了。
        我和大齐自制力比较强,不屑旅游购物。我们选择在附近散步,看看市容。由于斋月,商店都打烊了,街上基本见不到人。马路和人行道虽然不宽,但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大城市难得这么宁静。
        我们每走一条街,都认真记住标志,如果迷路了,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斋月是禁烟禁酒的,大齐潇洒地叼着烟,展现了非穆斯林的无拘无束,我们在附近转了半个多小时,安全回到酒店。
        团友们到了商场才知道,斋月的作息时间改了,商场虽然不关门,但不营业,穆斯林一天没有吃喝,该让他们休息几个小时,吃饱喝足,晚上9点半继续营业到十二点。剁手党今天可辛苦了,直到半夜我们都进入梦乡了,他们才回到酒店休息。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