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十七)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11-18 23:45:22  点击:9088  属于:文学园地
浪漫摩洛哥之旅十七)
作者:陈红

        向撒哈拉沙漠挺进的路上,并不总是荒凉的戈壁。阿特拉斯山也有积雪的时候,在戈壁滩上竟能看到雪山,真饱眼福。雪水汇聚成河流,浇灌了沙漠绿洲。我们的车从路边的小镇子穿过去,居然看到生气勃勃的市景,有卖大块新鲜牛羊肉的,大面饼有些像新疆的馕。这里的房子全部是黄色的。河里有人洗衣服,怎么也跟过去中国南方一样,衣服放到石头上用大棒子捶打。
        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水库,有人掏出了相机,只听见噼噼啪啪的快门声。蓝色的湖水像一块巨大的宝石镶嵌在荒漠之中,据说这里不远还有一块7000平方公里的湿地,摩洛哥境内最长的河流达拉河也流经此地,全长1100公里,可怜只有开头的200公里和最后的200公里有水,中间700多公里是干涸的,有些地方水渗到地下变成了地下河。
        这里离西属撒哈拉很近了,西属撒哈拉26.6万平方公里。又有一个故事可以分享给大家了。1979年摩洛哥占领西撒哈拉,但其在西撒哈拉的权利一直未被国际上任何国家认可,可阿拉伯国家联盟确承认西撒哈拉是摩洛哥的领土。实际上有两块是由西班牙管辖的。1975年哈桑二世发起绿色进军结束后,西班牙放弃了对西属撒哈拉的控制权。一毛不拔的地方,不要了,西班牙说撤就撤了。可还剩三个围着西属撒哈拉争得不可开交,一个是摩洛哥,一个是阿尔及利亚,还有一个是一万多常年生活在沙漠腹地的图阿雷格人。沙漠中人组成了西撒阵线,宣布我独立了。阿尔及利亚支持西撒阵线,承认它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并宣布我阿尔及利亚也不要这儿了,可就是不给你摩洛哥。气的摩洛哥跟阿尔及利亚断了交,跟西撒阵线开始了武装冲突。后来联合国来调解这个事情,甚至说可以投票,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办法来解决西属撒哈拉的归属问题。            可到现在都没有解决,西属撒哈拉依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划分归属的地方,图阿雷格人也成了无国籍的人。
        地球上除了南极、北极没有人类生活外。撒哈拉沙漠属于第三个荒无人烟的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占非洲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沙漠东西长约4,800公里,西边到了大西洋,东边到了红海。南北从1300公里到1900公里不等,总面积约906万平方公里,几乎和美国差不多大。
        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到了梅祖卡小镇。这里是进入撒哈拉的关口,以前也是出入撒哈拉沙漠商队的必经之路。我们没有休息马上轻装换乘四驱越野车,开始进入沙漠了。其实,这里是撒哈拉沙漠的边缘,往东是阿尔及利亚。

        黑油油的柏油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一路就我们的车队飞驰而过。快到营地的时候,车下了公路,不巧今天刮起了大风,车在沙土地上扬起了沙尘。很快红沙丘出现在眼前,赶紧拿上武器下车。哇,风好大,帽子被刮跑了,赶紧追帽子,帽子在沙地上滚啊滚,我在后面追啊追。得亏孟大爷在前面一把抓起了我的帽子,哎呀,真不容易啊,这家伙跑百米呀。
        把帽子揣兜里,围上纱巾,再把皮肤衣的帽子戴上,拿着武器继续上战场。双脚踩在软绵绵的沙上,走一步退半步,一阵风刮过来,扑了满脸。得亏武装到了牙齿,不然就要吃沙子了。迈着沉重的腿爬上了一个小沙丘,前面的年轻人已经穿着拖地的长裙在沙丘上做着各种姿势。孟大爷喊:”贝贝,跳,跳高点。”嗒嗒嗒,一梭子连拍。又喊:“穿红裙子的美女,往后靠一点。” 嗒嗒嗒,又一梭子连拍。风太大,裙子随风乱摆,怎么也展现不出预想的结果。又一阵风,沙子向我们扑来,镜头进沙子啦,收摊、收摊!听到命令我和大齐头也不回地往车里钻。潘大姐还想坚持,一看我们像兔子似的,也撤了回来。撒哈拉的红沙丘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今天晚上还想拍星空吗,我看够呛。
        我们的一辆车陷在沙里了,年轻人都跑去推,纹丝不动,司机师傅趴在地上用手掏前轮的沙,车轱辘没有反应。最后还是把绳子拴在盟军的车屁股上,连推带拉地滚出来啦。
        沙丘上吃了败仗,我们撤回了营地。营地是一个被沙漠包围的城堡式酒店,两个高大的骆驼把着大门,满满的撒哈拉风情。突然看到昏暗的天边,沙地摩托骑行队回营地了,他们全副武装十分威武。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就从我身边消失了。在沙漠骑行,我们想都不敢想,这得多难啊。

        房间布置简单有特色,一进门看到个老得掉渣的大衣柜。靠墙有转角沙发,其实就是条凳配了软垫和靠背,窄的一人躺那儿都怕掉地下,沙发前有一张小桌子,算是配套了。最奇怪的是在床边有个木柜子,半夜听到柜子里有声音,才发现里面藏着一个冰箱。
        这种干打垒的房子空间高,墙体厚,能看出墙用泥巴和稻草抹的痕迹,很原生态。外面刮再大的风,里面都没有感觉。卫生间却不落伍,连吹风机都有。分好了房间大家各自回房,我们这批残兵败将满身都是沙子,连鞋里都能磕出半斤来。饭前冲个热水澡,简直舒服死了。
        收拾干净也快到饭点儿了。餐厅很大,游客却不多,就我们和日本两个团。今天是斋月,餐厅还能供应如此丰富的冷热菜,而且是在沙漠地带真真的不易。
        不知道是我有猫缘,还是猫喜欢我,一到这儿就有一只小猫咪黏上了我。在大堂沙发上坐着,它跳到我腿上睡觉,等我吃完饭回房间,门一开它就进来了,好像它是主人,在屋里跟我腻着。大齐说,你看这猫有病,老咳嗽,眼睛上也有眼屎,别让它上床。在屋里玩了一会儿,猫咪自己就走了。真懂事,知道有人不喜欢它。摩洛哥的猫都是野猫,但是跟人都很亲,因为人都不伤害它们。
        别看我们在房间内穿短袖十分舒服,窗外风声呼呼作响,估计有六七级以上,温度骤降。撒哈拉的夜晚一定非常恐怖,在北京计划的挺好,撒哈拉的星空特干净(没有光污染),我特意为此准备了快门线、脚架和抓绒衣,可外面比预想的要冷得多。潘大姐不发声了,也不见老孟有什么动作。没人敢说去拍星空了,睡觉吧。
        明天四点半出发,骑骆驼拍日出,希望天气晴朗,无风沙。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