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纪念王震同志诞辰110周年——赵康发来的三张相片(六)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9-10 00:22:37  点击:9132  属于:文学园地
编者按:
        今年是王震将军诞辰110周年,收到作者张九九的纪念文章。感情真挚,文风朴实,生动讲述了开国上将王震先生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张九九是新中国开国省长——福建省主席张鼎丞的女儿。张鼎丞1954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1975年任人大副委员长。


        前几天,好友赵安博的儿子赵康发给我他编的“美篇”——《怀念父亲》。   
        这张胡子叔叔的相片下面,写了如下的文字:“1938年春季,三五九旅在王震旅长指挥下,连克晋西北苛岚、五寨、保德、河曲、偏关、神池、宁武七座县城。湖南出生,转战南北的王震,对北方的县城也感觉兴趣,忘记是哪个县城,拉着我父亲进县城转转。不经意路过一个照相馆,进到院子里,王震兴致更高,请老板照相。老板把大盒子相机支起来,比划了一下,说,‘不能照,长官的鞋,脚指头都露出来了。’王胡子说,‘这好办,把旁边的花盆拿过来,挡住就行了。’”不过这张相片没有注明准确的时间地点。
        1938年2月,日本鬼子直逼潼关、武汉。蒋介石要放弃武汉了,阎锡山逃往了山西吉县(这偏僻的地方,就是壶口瀑布所在地)。日本鬼子为了解除八路军在华北后方对其的威胁,兵分五路,疯狂向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攻,重新占领了我根据地的七座县城。
        毛主席的战略原则是:只有积极的进攻,才是有效的防御。3月10日八路军120师359旅奉师长贺龙之命,在胡子叔叔指挥下,与358旅并肩战斗,反攻岢岚。半个月内连取五寨、保德、河曲。其后,又乘胜追击,夺回偏关、神池。4月1日夜,宁武的日本鬼子守军苦撑数月后,求援无望,弃城而逃。晋西北保卫战,胜利收官。胡子叔叔不待更换张了嘴的鞋,便拉上赵叔叔“进县城转转”。胡子叔叔的鞋张嘴了,用花盆挡住,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相片。
        4月2日贺龙命359旅休整于宁武地区。这相片必定是4月2日在宁武县城拍摄的了。
        1937年5月赵安博叔叔还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留学生,1937年9月他从南京八路军办事处到达抗日前线太原的120师。1937年12月,贺龙师长硬是忍庝割爱,把这位日本通,割给了“爱将”——359旅的王震旅长。照片上,经历了3个月战火洗礼的赵安博,略显稚气;久历沙场的胡子叔叔则是那样的英气;他们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自信。
        一年之后的1939年5月14日,沙飞拍摄了这张载入史册的“王震旅长和日本战俘”的相片。当时,赵叔叔已是一位老八路——359旅的敌工科长。
        在平型关以南进行的这次上下细腰涧战斗中,八路军生俘日本鬼子11人。打扫战场俘获的53位伤员,包扎好伤口后,都送回去了。
        边区出版的《抗敌报》记者报道,一名被俘的日本士兵说:“我能和王旅长见面,觉得非常高兴,在我的生命史上写上了最光辉的一页。是他指示我新的光明的道路。对他,我将永久的保持着感谢和尊敬……的确,这表现了八路军的正义。以前我对八路军有许多偏见,实在惭愧得很。最后,我祈祷王旅长、八路军和中国人民的幸福和胜利。”边区报纸的这篇报道,你可以不信;可是沙飞这张相片,无法不信。那相片上分明是身着八路军服的长者,面带笑容,亲切地和日本兵拉着家常话;一位“鬼子”致举手礼,其余三位在恭敬地聆听长官“训话”——这分明是晚辈恭谦、敬重长辈。我去过德国法西斯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那里对待被俘人员令人发指,毛骨悚然。我军对战俘的教育和人道极其有效地瓦解了日本侵略军,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必胜!
        在这不久之后,胡子叔叔奉命率359旅回陕北保卫延安。赵安博叔叔则到回延安,筹办日本工农学校,并担任副校长。日本工农学校是战俘训练营?不,是中国共产党和日本共产党共同举办的教育日军战俘(他们绝大多数是工农子弟,甚至没上过学)和日军中的反战人士的学校。使他们能化干戈为玉帛、化干戈为犁锄,成为站到中国人民一边反对日本法西斯的战士。毕业后的学员很多都加入了八路军和新四军,有些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些学员和他们的老师——日本朋友冈野进、赵安博叔叔、胡子叔叔,共同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以及战后为中日人民之间的友好所作的贡献,永远都不应该忘记。
        赵安博叔叔留下了一张结婚照,在这张相片背后写着“1942年秋,在王震同志处照的”。胡子叔叔与赵叔叔友情保持终生。无论是在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中,还是在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共同战胜了日本侵略者之后,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事业中,都把他们紧紧得联系在一起。 

        1957年,中日尚未建交。王老任农垦部长,率团访问日本,考查农业。那是战后中国政府第一次派出的政府代表团。孙平化在纪念王老的文章中写道:“在日本考察之余,王震不时对身边负责外联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我也会几句日语,说着便用日语说‘日本兵们,放下武器缴枪不杀。’王震说,当年赵安博(抗战时任三五九旅敌工科长,后曾任中日友好协会秘书长)教给我的日本话,现在都用不着了。世事的变迁证实着历史的前进,王震是中日战争史和中日友好史两个反差鲜明的历史阶段的见证人。”
        在抗日战争爆发3个月后的1937年10月25日,发表了毛主席和英国记者格兰特的谈话如下:
        格兰特问:宽待俘虏的政策、在日本军队的纪律下未必有效吧?例如释放回去后日方就把他们杀了,日军全部并不知道你们政策的意义。
        毛主席回答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越杀得多,就越引起日军士兵同情于华军。这种事瞒不了士兵群众的眼睛。我们的这种政策是坚持的,例如日军现已公开声言要对八路军施放毒气,即使他们这样做,我们宽待俘虏的政策仍然不变。我们仍然把被俘的日本士兵和某些被迫作战的下级干部给以宽大待遇。不加侮辱,不施责骂,向他们说明两国人民利益的一致,释放他们回去。有些不愿回去的,可在八路军服务。将来抗日战场上如果出现国际纵队。他们即可加入这个军队,手执武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
抗日战争期间,胡子叔叔们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的指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胡子叔叔和赵叔叔的一生是这段历史的真实写照——化干戈为玉帛、化敌为友,中国人民做到了。胜利属于中国人民,也属于日本人民。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