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时事新闻  >> 查看详情

时事新闻

【共生传媒】“西方政客和媒体并不是真正关心新疆人” ——《我眼中的维吾尔族》读者反馈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1-02-28 05:20:19  点击:9707  属于:时事新闻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记者 胡宪

编者按:《我眼中的维吾尔族》一文发表后,反响很大。粗略统计,读者评论已超万字。现略去点赞和支持类评语,摘选部分有代表性的观点分享,希望对关心事态发展的读者有所启发,希望更多华人发出声音。

说明:
  1,共生传媒向所有读者表示衷心感谢!
  2,
有人担心遭极端分子打击报复,不愿暴露身份,故除投稿以外,一律称为“读者”;
  3,
编辑只做了文字处理,归纳,加了小标题。本文内容不代表共生传媒立场;
  4,欢迎继续投稿或留言。愿意实名发表的请注明。
 
 
“‘反华’往往带有反华人华侨的趋势”

      读者:加拿大国会通过的动议让我也很吃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幸的是“反华”往往带有反华人华侨的发展趋势,我们华侨社团应该对此有所警惕。今早查了一下社交媒体,看样子加拿大比美国还来势汹汹。The U.S. State Department Lawyers concluded insufficient evidence to prove genocide in China,而加拿大国会则已给中国定罪。

      在国内生活过的人都清楚,这就像过去很多耸人听闻的谎言一样,是经不住考证的。但国外的人不清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谎言重复100遍就似乎成了真理。很多动机不纯的政客和反华势力正是利用了人性的这种弱点。所以像你们这样的知情人要站出来讲述你们所知道的事实。而且我发现,每次反华运动都有华裔华人推波助澜。今早查了下,这次加拿大国会通过的反华动议正是在一名叫Michael Chong的华裔议员推动下通过的。我对Michael Chong和保守党的猖狂反华行为很气愤,同时也对华人的怒而不言感到失望,我现在开始在加拿大政要的twitter上发表自己的评论了。

      (两天后)我已经连续三天在Michael Chong和一些政要的推特上批评了,但感到孤单,留言区没人挺我。希望没有语言困难的同胞可以上推特声援。当然,即便势单力薄,我也会能做多少做多少地坚持下去。


      读者:你做的很对。应该翻译成英法语向主流媒体投稿,让当地民众了解真相,至少听听不一样的声音。现在舆论全是一边倒,对加拿大国会的愚蠢做法一片赞扬声。我还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说说我们所知道的新疆和维吾尔族呢?

      加国会和主流媒体是更愿意相信当地一些维吾尔族团体的。这些人有的是“疆独”分子,也有最近几年从“教育营”逃出来的。他们的“现身说法”很有欺骗性。但中国这边,除了千篇一律的官方说辞,缺乏相反的“现身说法”。你(指笔者)的文章再好,说的也是从前的经历,你也只是一个游客,加拿大人肯定认为他们比你更有发言权。当然发声就比不发声强,至少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就能争取到“对质”的机会。


      读者:北美大多数华人政治倾向温和,每次选举华人投票率相对都低,投票倾向分散。这些特点总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利用。如今,加国的选举又要到了,这次保守党在国会挑起新疆议题,其实是想挑起对中国的仇恨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以争取相关族裔的选票。“种族灭绝”法案虽然没有约束力,但会对在加国生活的华人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使北美华人面临着更多的种族歧视和无端伤害的风险。我们要积极投票,要用手中的选票把无良的政客选下去。同时各侨团组织还应该提醒华人华侨,有可能会掀起新一轮反华浪潮,一定要提升我们的自我保护意识。

 
“西方政客和媒体并不是真正关心新疆人”

      读者:西方政客和媒体并不是真正关心新疆人你以为这些国家没有研究政治的专家吗?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有优待政策吗?而且新疆问题好多年了,为什么现在迫在眉睫了?其实,这就是一盘棋,双方博弈到了最后拼死活的关头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是最有希望率先冲出疫情的国家,全世界都盯着中国的步骤。而新疆是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重要枢纽,他们的真实目的是要把新疆搞乱,动摇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的信心,让资本不敢进来,小国不敢沾边儿。剑指“一带一路”的最终目的是遏制中国崛起。


      读者:我不觉得西方国家不了解新疆真实的情况。哪个国家能仅凭个别人的说法就怼他国的国策?现在不是一个国家,而是西方阵营。这说明,他们是故意的。我认识的一位加拿大白人朋友对我说,用“集中营”这样的词就是故意把中国污名化为纳粹。

      谢谢您能用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对新疆的真实感受,尤其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实,我们都知道,北京的回民、新疆人都是受特殊优待的,哪里有歧视?这种事不是秘密,是人们普遍的感受。西方的情报机构会不知道?当然不是,他们是不能容忍黄种人与他们平起平坐。

      他们说反共也是假的,共产党统治中国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才反共?希特勒当初也借口说要反共,但实际上是反犹太。西方如今的路数是一样的。
     
      加拿大曾经以法律方式歧视华人,如今以议会动议方式抹黑中国,这也算是一脉相承。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一切皆有报应,只是时间早晚。

 
“争取加拿大广大民众”

      读者:最近,至少有两个老外主动跟我聊起新疆的事情,都是在议会表决之前,说明他们主流社会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了。也就是说英文媒体在渲染这个事情,他们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了。我的老外朋友总体来说对中国是友好的,但现在也动摇了,所以打电话来问我新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把人抓进集中营天天轮奸,还为此做了节育手术……到底是不是真的。说我们看着很难过。这说明他们开始要信了。我也只能尽力向他们解释。但是肯定不如你们媒体人能做的事情多。谢谢你用亲身经历,客观公正地给加拿大人打开了一扇窗。

      读者:我昨天跟一个西人小伙聊天,他说,就算没有种族灭绝,可能也存在文化灭绝吧。我给他举了两个例子。我说,很多国家、特别西方国家的人,内心里不喜欢穆斯林,或者社会主流意识就比较排斥穆斯林。他说对。
我说,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我们对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各个民族都很包容。虽然文化上、习俗上有不同,但关系总体是和谐的。而且很多中国人都喜欢穆斯林的美食。他说,对对,我在西安就吃过。

      第二个例子,我说,中国的电视台每年都办春晚,影响力很大。春晚几乎必定有新疆歌舞,而且新疆歌舞也一向受到中国人的喜爱。所以,这哪儿是文化灭绝呢?我们要用西方人习惯的语言方式跟他们讲道理。

      读者:那天跟一个老外说起种族灭绝这事。我说,说中国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是天大的笑话!就算有“种族灭绝”这件事,那被灭绝的也是我们汉人,比如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生的是女儿。现在让生二胎了,我们已经晚了。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这就是让我家绝种了。按你们西方的标准,我们汉族的人权才被侵犯了呢,怎么不见你们为汉族“伸张正义”呢?他不说话了。

 
读者眼里的新疆

      读者:我们大部分新移民从小都是在中国长大,中国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可以说让我们非常羡慕,就说在全国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的计划生育国策年代,违反者将受到严厉惩罚,但少数民族却不受限制。就是在大学里学生吃饭,我们是大锅饭,但为少数民族开小灶。如果谁说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肯定是不明真相,或纯是出于政治目的。

      读者:我79年去过新疆,我们当时是一班学生的背囊团,路上遇到了新疆人,新疆人还请我们去他们家,为我们跳舞唱歌,请我们吃饭,送我们礼物(安吉沙刀子)。看来他们生活不错,也很开心……北京家人都喜欢报自己为回民,因为吃饭什么都有特别照顾。

      读者:我好几个同学在新疆工作,都说那边好着呢……把社会闲散人员集中起来学习的培训中心,或称培训学校,不光新疆有,全国都有。我们河南就有……可能新疆更多一些。但不多行吗?哪个省像新疆发生过那么多恐怖事件?哪个省有那么多人连中国话都不会说……现在把捣乱的和没文化的集中起来,学好了再出来,别祸害社会,是好事,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读者投稿
 
我们应该打开字典...
李莎·卡尔杜齐(魁北克作家):

      在过去(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最好的学生学习拉丁语。我由此得知“种族灭绝”一词意味着人,和杀人的方式。

      因此,进行种族灭绝就是屠杀,暗杀,灭绝一个民族或一个种族。所以,可以说“亚美尼亚人是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

      当这位大人物-特朗普2019年底发推文谴责中国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时,我就想知道他是否知道这个词的含义。

      中国是一个汉族为主体,同时有55个少数民族组成的国家,这些民族拥有自己的领土,语言和文化,但他们和其他民族一样也是中国人。就像魁北克人也是加拿大人一样。

      中国数量最多的少数民族(尤其是)生活在西藏,广西,内蒙古,宁夏和新疆五个自治区。这些人有他们的语言,宗教,举止,但是他们也是中国人。到本世纪初,全国义务教育都达到了。任何中国人都必须知道如何阅读、书写和说普通话或中国话,除了其民族语言外。这使他们有上学以及文化和职业培训的机会。妇女在法律面前与男子平等。

      但是,维吾尔人是五个主要民族中抗拒这种发展的最后一个民族,因此国家必须进行强有力的干预,迫使维吾尔人居住在集中地,直到他们掌握了国家的口语和书面语言。但是,这些不是“死亡集中营”!他们是拿着毕业证书出来的!

      西方对中国充满偏见,到处都看到极权主义。谈论种族灭绝就是无知。维吾尔人现已融入生活,而且还活得很好!--在光荣的中华民族大家庭中。

 
法语原文:
Lisa Carducci:Il faudrait ouvrir le dictionnaire…

      Autrefois (quand j’étais adolescente) les meilleurs élèves étudiaient le latin. C’est ainsi que j’ai appris que le mot « génocide » signifiait peuple, et tuer.

      Commettre un génocide, c’est donc massacrer, assassiner, exterminer un peuple ou un groupe ethnique. Ainsi, on peut dire que « Les Arméniens ont été victimes d’un génocide. »

      Quand, à la fin de 2019, le grand parleur - Trump  a lancé un Tweet condamnant la Chine pour le génocide des Ouigours, je me suis demandé s’il connaissait le sens de ce mot.

      La Chine est une nation composée en majorité de Han, mais aussi de 56 ethnies minoritaires, qui ont leur territoire, leur langue, leur culture, mais qui sont aussi des Chinois au même titre que les autres. De la même manière que les Québécois sont des Canadiens à part entière.

      Les ethnies minoritaires de Chine les plus nombreuses vivent (surtout) dans les cinq régions autonomes que sont le Tibet, le Guangxi, la Mongolie intérieure, le Ningxia, et le Xinjiang. Ces personnes ont leur langue, leur religion, leurs mœurs, mais ils sont AUSSI des Chinois. C’est au tournant du siècle qu’on a atteint l’instruction obligatoire dans tout le pays. Tout « Chinois » doit savoir lire, écrire, et parler le putonghua soit le chinois standard. En plus de sa langue ethnique. Cela leur donne accès à l’école, et à la formation culturelle et professionnelle. Et les femmes deviennent les égales des hommes devant la Loi.

      Or, les Ouigours ont été la dernière des cinq grandes ethnies à résister à ce développement qui leur était offert, si bien que l’État a dû intervenir avec force, et obliger les Ouigours à vivre dans des camps jusqu’à ce qu’ils maitrisent la langue nationale parlée et écrite. Mais il ne s’agit pas de « camps de la mort »! Ils en sortaient diplôme en main!

      L’Occident a tant de préjugés sur la Chine qu’il voit partout du totalitarisme. Parler de génocide, c’est faire preuve d’ignorance. Les Ouigours sont maintenant intégrés–et bien vivants!–dans la glorieuse nation chinoise.

 
朱九如:让事实筑成的堤岸拦住谎言的洪流!!

      在微信群里看到胡宪的“我眼里的维吾尔族”文章,我当时就转了几个群。胡宪写得很及时,这是事实啊!我母亲上学的时候,为了尊敬少数民族,他们有专门的食堂。当年有人为了高考的那几分还改成少数民族呢。当然政策在执行中会出现问题,但大政方针在那呢!

      胡宪来自北京,锡伯族人。她回忆小时候与维吾尔族、朝鲜族孩子们在一起,学习互帮的经历,从侧面反映了中国政府对待少数族裔的政策。她在新疆,与那里生活的维吾尔族人民有过较深入的接触与交流,看她文章里那张“笑得走了形”的照片(向维吾尔族帅哥学跳新疆舞),我此时此地(在加拿大)都能感受到那开怀温暖的交流与人性的善良。这篇以她亲身经历写成的客观真实的文章很及时,对那些没有到过中国,只是道听途说,就说“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的国会议员们是一个很好的文章,请国会山的议员们看看这篇文章,撇开任何的成见与敌视,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给他们的“FEVER LEVEL”降一下温。

      我移民加拿大二十多年,很幸运自己在两地的学习生活工作的经历,让我看问题更开阔,更多元。加中两国关系正常让民众都受益,过去的那么多年已经证明。可近几年,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在任期间,因为特朗普的脑子发热,制造了“孟晚舟事件”,中加关系几乎断裂。为了别国而损害自己国家的利益,这首先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更何况是“助纣为虐”。 另外,现在拜登政府也在扭转与中国的关系,把特朗普视为“敌人”的中国改称为“竞争者”了。可加拿大某些政客却在这时抛出这个“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的动议实在是不明智与不负责任的,他们只想着政治“作秀”,可造成的影响可能是不可逆转的。

      很佩服胡宪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摆事实说真话,希望愈来愈多的人也这样。让事实筑成的堤岸拦住谎言的洪流!!

(编辑:龚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