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时事新闻  >> 查看详情

时事新闻

【共生传媒】读者投稿: 一样的抗疫,两样的效果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0-05-23 09:58:10  点击:9322  属于:时事新闻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作者:江湖  (魁北克)
                        
        Covid-19自爆发以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个地球,打了地球村村民一个措手不及。到目前为止,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害人精已经和号称地球上最聪明的高等动物——人,捉了近半年的迷藏。人类至今仍然不能确定这个害人精的前世今生,藏于何处。托“居家令”的福,我有大把的闲暇时光用来观察、品味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是如何与COvid-19e博弈的。在此,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分享一下。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1,从疫情防控方式、防控效果来看,加拿大是一个扁平的社会组织架构。
      加拿大联邦总理特鲁多、魁北克省省长乐高天天在电视上讲话,通报情况,公布抗疫政策等等。可是,自三月下旬爆发出的老人护理院问题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解决。一众老人护理院的问题还在持续不断地冒出来。好比是在水里按葫芦,浮出一个按一个。有时需要数日甚至数周才能将冒出来的某一个葫芦按下去。从电视上可以看到总理和乐高都非常努力,也能感受到他们非常希望能早日控制住疫情。无奈他们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们几乎就是个光杆司令,只能说说。联邦总理还好,手上有钱、有联邦军队可以动用。省长乐高就真的只能凭三寸不烂之舌,能配合他的就只有到处巡视的警察和警察蜀黍开出的高额罚金。社会现实是总理说的,省长不一定听,省长说的下面的市长也不一定听。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全社会无法形成合力,战斗力就可想而知了。

        反观中国社会呈现出的是立体的正三角形社会组织结构。一旦国家首脑发了话,他的下面有省长、市长、区长、街道、社区,乃至小区,乃至行业协会团体机构的工作人员去层层落实,几乎没有死角。不光是有人力资源,而且是全国上下同心协力,民众的配合度也高,效果自然是非同凡响。

       2,因历史、文化等原因造成的由来已久的西方社会普通民众与政府,政客之间的对立情绪使得西方民众普遍不信任政府、政客。
      时至今日,在全世界已经有超500万人确诊的今天,仍有不少政客在媒体上说,且民众也相信新冠疫情是政治骗局、虚假危机的荒谬说辞。可以说政客与媒体对新冠疫情的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严重误导了社会大众。许多民众信以为真,他们以为新冠疫情是“骗局”。这样操弄真相的恶果是社会大众面对如此糟糕、罕见的疫情,依然我行我素,不以为然。

      民众不遵守“居家令”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没有机会看到中国人眼中的武汉医生的崩溃、漫长的求医人群的队伍、急诊室里来不及入殓的尸体、坐在阳台敲锣救母的烈女子、追着灵车跑喊妈妈的心痛欲绝等等令人心碎的惨烈画面。

      他们看到的是:政府每天都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传递出来的只有感染数和死亡数,永远是干巴巴的数字。而且只有数字,没有细节。数字告诉大家有些长期护理机构的感染率很高,大量的老人死亡。但是,民众看不到老人院和医院ICU里面的场景,看不到病患的挣扎,也听不到医生的心声。每天看到只是省长和总理的脸,没有真情实景的冲击,所有的感染和死亡都只是数字,都只是“别人”,无法引起大众的共情心理,自然也不能影响大众的行为。于是,以为狼永远不会来的人们当然有理由嗨起来!看来,适当的透明度还是很有必要的。
 
 
 
      3,武汉能快速控制疫情与建设、开通了众多的方舱医院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将轻症患者集中隔离在方舱医院进行救治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快速控制疫情的方法。西方国家也纷纷效仿中国建立起方舱医院。其中最具轰动效应的应该就是美国的赫赫有名的医疗船。可是,几个月过去了,效果如何?我们看到的是基本上没有哪个西方国家的轻症患者得到集中隔离救治。建起的方舱医院要么当作ICU,要么就弃如敝帚。为什么?没有医护人员!不像中国,有全国各地的援鄂医疗队。一个医疗队承担起一个方舱医院。西方国家不行,没有救援队,现有的医护人员已经疲惫不堪,建好的方舱医院只能是个摆设。于是,对不起,轻症患者只好回家隔离。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在这里叨唠了。

      4,加拿大的疫情蔓延到现在还控制不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防护用品的严重不足。
      疫情蔓延,集中爆发的热点是老人护理院、医护人员和监狱。起初,医护人员基本零防护。随着时间的推移,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品得到加强,但,还远远没法与中国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品相比较。这一现实客观上让原本就非常紧张的医护人员的数量更是雪上加霜:大量的医护人员感染、减员又使得许多原本有志从事一线抗疫的人也望而生畏,望而却步。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蒙特利尔最早暴露出来的老人护理院的问题的时间点是三月底。三周时间,同一个老人护理院死了31人。正常情况下老人护理院的工作人员都人手不足,疫情中,轻症患者无法做到集中隔离,然后,老人们,护理人员们一个接一个被感染。发展到后来,整个护理院里的工作人员都跑光了!也正是因为工作人员都跑光了才使得老人护理院的问题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否则,社会大众还以为一切顺利,安好呢。可是,时至今日,两个月过去了,老人护理院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老人护理院仍然缺乏大量的工作人员。

     5,毫不夸张地说,中西方医疗机构的组织框架不同在本次Covid -19疫情诊断、救治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次的新冠病毒于去年12月26号由参加过SARS战役,具有丰富抗疫经验的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注意是呼吸内科,还是主任,)率先诊断出来的。与西方医疗机构的组织结构不同,中国医疗组织机构呈平面布局。病人到医院就诊直接就是到各个科室。一些大的科室还会进一步细分。如内科会分为呼吸内科、消化内科、心血管内科等等。张继先接诊的那对老夫妇就是第一次就诊,就直接由经验丰富的专科医生接诊。中国巨大的人口因素也使得中国医生临床经验远比西方医生丰富。所以中国医生在全世界率先诊断出新型病毒也就不足为奇了。

      西方的医疗机构呈二级状。医生也被分为普通医生和专科医生。人得了病,不管是什么病,都得先看普通医生。就是人们常说的家庭医生和医院的急诊医生。加拿大的急诊室的概念是除去有预约的病人之外的其他病人。一般来说,病人想直接看专科医生的可能性为零。所有病人都需要先看普通医生。如果普通医生认为有必要,他才推荐病人去看专科医生,病人也才有可能预约专科医生。专科医生数量有限,预约的时间通常会是论月的。

       疫情发展到现在,网上看到好几个国家的医生早就在去年观察到了类似病例,但没有引起重视,都以为是普通流感或者肺炎。换句话说,西方国家早期的病人被什么病都看、什么病都看不好的万金油医生耽误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美国自开始检测以来,确诊病例攀升之快,确诊病例分布之广、之多让人不得不怀疑病毒早就在世面流传。它只是有意无意被当成普通流感罢了。换句话说,如果美国在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就能及时正确诊断出Covid-19,美国的疫情也不至于蔓延到现在无法收拾的地步。我们也可以假设:如果张继先们没有及时准确地诊断出Covid-19,考虑到中国的人口密度以及疫情爆发的时间点,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完)

      (编辑:胡宪)

 
 
——————广告——————


点击华人会广告图片可下载华人会APP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