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林芝三月看桃花 (连载六)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9-01-02 22:44:50  点击:9118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陈红

4月1日
为了赶在12点前到达80K,我们必须在7点准时到达墨脱检查站。因此,不仅要起早,还没有饭吃。好在我们都有一些储备,大家在车上也可以填饱肚子。
天没亮我们出发了,到检查站已经有车排在前面。身份证查验后还不能走,大家都在等7点准时放行。看来交通管理局的制度很严格,谁也不能违反纪律啊。

从墨脱到80K车辆也是限时的,60公里3个小时,提前到要罚款,司机师傅们都能自己掌握好时间。其实在西藏境内都是执行这种管理制度,为的是保障安全。藏族司机性子急,开车特别猛,拐弯不减速,拐弯处的护栏都多少被撞过。更有严重的护栏被撕开一条口子,车直接开到河里去了,司机跳车捡回一条命就是万幸。不管是多好的车,出了事故都没有办法捞上来,出路只有一个‘报废’。

昨天天气晴好,大量雪水从山上流下来,车在什么地方可以停留,什么地方得马上走,师傅心里都十分有数。他们现在是一只眼看路,一只眼看山,只要有落石马上避让。一路上有好几个地方都看到落石了,要是有大石块还得冒险下车去搬。

车到林多又看到一个大拐弯,奇怪,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呢?而且也不知道有这个拐弯啊。就像是上帝变戏法一样,突然变出个大拐弯来,还云雾缭绕的似仙境一般,我们又惊有喜。石英昨天学会了全景扫描,今天就玩开了。一张片两个自己,好玩,给你扫一张,给他扫一张,玩的不亦乐乎。不一会儿,大家都学会了这一招,疯玩了四十分钟才罢休。我属另类,只专心支起脚架照全景,也是左一张右一张的舍不得走。

又看到杜鹃花了,我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兴奋了,但还是下车拍了一会儿。


到了52K检查站,依旧被仔细地查了一遍。这里海拔已经很高了,虽然天气晴好,昨晚山上还是下了雪,路边的积雪已经被清理掉了,走车没有任何问题。不知道陈师傅害怕什么?

穿过隧道,我们又回到了嘎隆啦,奇怪的是昨天的雪景居然不见了,我们拍照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大片黑色的石头地面,就像是湖底一般。怨不得说墨脱是个神秘的地方,确实太神了。
早上没有吃饭,原计划中午到波密吃,结果有情况啦。318国道在修路,我们必须在工人吃饭的时间段,赶到那里,道路放行一个小时,不然,工人上班了,就得等到6点才放行,所以继续赶路。
在限行地点等了很长时间,肚子也开始有点饿了,于是大家拿出存货,还真丰富,水果、饼干、巧克力、牛肉干,在路边就着飞扬的尘土吃了起来。
因为等的无聊,就到帕隆藏布江边走走,江面上也有新旧两座桥,其中一座是基本不能用的藤桥已经被保护了起来。现在修桥技术提高了,再不保护藤桥,过几年连影子都见不着了。
终于放行了,我们一直到2点才到松宗镇,路边的饭馆客人少,都是现点现做,吃米饭菜要等很长时间。为了赶路,最简单最快的就是面条。大家一人一碗又是豌豆炸酱面,填饱肚子完事。路上看到两座奇怪的山,陈师傅给我们讲起了格萨尔王的故事:“曾经有一个魔鬼在这一带,横行霸道欺压百姓。格萨尔王是西藏有名的战神,他的九片盔甲至今是人们收藏的圣物。格萨尔王来到此地,用利剑将魔鬼劈成两段,魔鬼的脑袋掉下来成了我们看到的魔鬼山。而格萨尔王把他的盔甲一甩,成了现在的盔甲山。听了这个故事,再看这两座山就有意思了,魔鬼山越看越像一个丑陋的人头,而盔甲山一片片黑色的岩石,就像格萨尔王的盔甲片。
过了松宗镇,我们的车沿着318国道走,没想到这路真烂,30多公路沟沟坎坎,我们就像是煤球,在车里摇来晃去,大齐和石英都被摇睡着了,只有我承受着烂路的折磨。不过帕隆藏布江的美景也就我尽收眼底了,他们可什么也没有看到,不是也有些小小的遗憾吗。

下午4点钟我们终于赶到了然乌湖,这里是帕隆藏布江的发源地,在这地质活跃带上,分布着大大小小一连串的堰塞湖,湖水面积有22平方公里,虽然都叫然乌湖,实际分成上、中、下三个湖。

先看到的是下然乌湖,湖面百分之八十都结着冰,只有一长溜儿化了,给白色的冰面镶了一条绿色的水边。水面平静,在不宽的水面雪山的倒影还时隐时现,一幅水墨画就在眼前。

观景台在一个山坡上,这里海拔3850米,每走一步都气喘。马路边是一条壕沟,谁也没有勇气跳过去,只好沿着沟往下走,走到可以迈过去的地方,再回头往上走,这一个来回可不近啊。我们还是坚持着爬到观景台,观景台不高,而然乌湖很大,还是拍不了全景,胡乱按了几张,撤。

回去的时候,从上往下看,觉得壕沟并不太宽,大齐首先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跳了过去,他在下面做接应,建军第二个跳了过去。我忘了自己严重骨质酥松,也用尽力气跟着一跳,眼前都发黑了,不过安全抵达。只有潘大姐,老老实实地走原路,绕了一个大弯。

到了第二个景点,哇,眼前的景色简直太美了,这里湖水有一半都融化了,湖面平静,雪山的倒影清晰地映在水中。老天今天又给力啊,不仅天气晴好,还没有丝毫的风。我脚架伺候,远近拍了个够。大家又开始玩全景扫描了,这群老小孩玩的高兴啊,完全忽略了海拔高、气温低,气喘腿软带头昏。不过我们也有招,速效救心丸拿出来,每人舌下含十粒,头昏的症状立马减轻。

今晚住在然乌湖边最好的平安酒店。因为天气太冷,酒店的水管子被冻坏了,卫生间没有水,只有一大桶冷水备用。我们把所有的衣服和围巾、手套、帽子都用上了,还是冷。于是从北京带来的寒痛乐派上了用场。

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在标间里等着上菜。突然停电了,哇,在这种地方没水没电,我们还怎么活啊。于是就开起了玩笑,明天一定会有很多僵尸蹦出来,我去你们105房间,看看你们变成什么样了”。她们说107房间的床上躺着一对僵尸”(我跟大齐住107),“哈哈,僵尸在外面拍日照然乌湖呢,明天太阳出来啦。”我接茬说。玩笑之间电来了,酒店自己发电了。

海拔一高,胃里又不舒服了,我喝了一碗排骨萝卜汤,饱了。还是少吃点,省得晚上难受。

厨房给大家烧了热水,每人提一暖瓶,回房间用热水泡泡脚,什么也不洗了,灰头土脸地就躺倒在有电褥子的床上,一会儿就暖和过来了。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