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漫游天下  >> 查看详情

漫游天下

南美之行(6) 失落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5-29 08:06:03  点击:9440  属于:漫游天下
作者:赵碧霞

 5月7日,我们安排去马丘比丘遗址。早上六点,翔哥早已安排好的车,已在民宿门口等着我们。这时,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我们冒着小雨,赶到了CUSCO附近的火车站。
火车站不大,但干净整洁。翔哥在两个月前就订好了车票,朋友都打印出来。上车前,站台人员通知,去售票口,他们以为我们是电子票,还专门帮我们打印出来回车票 。车票上还专门标有WiFi密码。在我们等车的过程中,站台人员过来一一核对护照信息,然后在票上盖章,当上车时,只要显示盖了章的票,就可直接上车,一切井然有序,服务周到。
乘上通往马丘比丘的国际观光列车,只见宽大的玻璃窗,还有天窗,桌上的两块当地羊毛织品的桌布,给人一种亲切友善的感觉。火车上服务温馨,一节车厢,46位乘客,三位服务员,端茶送水,虽然是简单的三明治sandwich,但刀叉勺,一样不少,给人一种讲究的西餐仪式感。最令人感动的是,其中一乘客生日,(可能是护照信息透露)餐厅服务员唱着生日歌,手捧巧克力蛋糕走到这位乘客面前,大家齐声合唱,气氛热烈融洽。车厢里,巧遇十多个来自魁北克的游客,加上我们六个来自魁北克的中国人,几乎占了车厢里的一半。
雨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停止,窗外云雾缭绕,车在崇山峻岭中穿行,从海拔3400米的CUSCO前往2400米的马丘比丘,火车要从高到低,走着“之”行,在退中前行,大开眼界。沿途的风景无限,最令我难忘的是悬崖峭壁上有一处白色点点的胶囊旅馆,那是专供登山旅游者歇息的地方,看着这高悬于几乎垂直于地面的崖壁上的胶囊旅馆,我倒吸一口凉气。能住在那上面的人,勇气可嘉啊!
火车经过3个半小时行驶,我们到达马丘比丘山脚下的温泉小镇。来不及欣赏小镇风光,我们直奔酒店,放下行李,匆匆吃点“干粮”, 整装待发,奔向我们本次旅行的重要景点,马丘比丘遗址。
马丘比丘遗址,被誉为世界新的七大奇迹之一,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是印加帝国辉煌岁月的最好佐证,也是南美大陆乃至全世界建筑设计的奇迹。
已过中午,等待上山的人已不是很多,买票即上。乘坐景区大巴,绕着“之”字形的山路,崎岖狭窄,一路悬崖绝壁,一路提心吊胆,一路风光无限,一路感慨万千,心中不断重复一句诗: 一片孤城万仞山。
汽车经过近30分钟的“登山爬行”,终于把我们带到了马丘比丘遗址。早已定好票的我们,验完票,查查护照,即可入门。
有谁会想到啊,在高海拔的高原之中,在这崇山峻岭之间,会建造一个世界奇迹!
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感受马丘比丘遗址给人带来的心灵震撼。据说,600多年前,印加国王帕茶库帝Pachacuti,在千帆绝壁上,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建筑一座城池,其规模的浩大,其工艺的精细,建筑的精美,结构的合理,都让我感叹不已!大大小小近140个建筑物,宫殿庙宇,祭祀场所,各种功能的房屋,全由大大小小的石块拼接而成,美妙的无缝连接,没有粘合剂,这是怎样的工艺啊?!
崇拜太阳神的印加人,不仅建有太阳神庙,还在山巅之上,立了一块巨石,被称为“栓日石” ,栓日石上直立的矩形石柱,可以通过太阳光的照射位置,准确报时,如同中国古代的日晷。
马丘比丘遗址上的水利系统,石渠,也叫人称奇,而遗址上的层层叠叠的梯田,能及时灌溉,应该归功于这些合理的布局吧。这些设计,无不体现了印加帝国的合理科学设计。
“三” 这个数字,好像与马丘比丘有着深深的缘分,三窗神庙,三级石梯,三面围墙等等,充分体现了印加人的宇宙观和世界观,他们把世界分成三界,神界,人间界以及蛇界,世间万物的三个等级等等。
马丘比丘的建筑,人工的耗费,时间的长久,具体数目,我们不得而知。非常遗憾,印加帝国,结绳记事,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可随着西班牙的入侵,这些记录毁之一炬。而印加帝国的杰作——马丘比丘 ,也堙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感谢美国历史学家海勒姆在1910年的考古发现,继而撰写了一本《失落的印加帝国》,这本书的发表,让全世界了解到了这消失的帝国,更掀开了马丘比丘神秘的面纱。
虽然路途艰难,虽然困难重重,但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想一睹它的芳颜。为了更好地保护遗址,每天,徒步去古道的旅游者,只能400人进入,而公共交通的人,不超过2000人,要想参观遗址,还要提前在网上订票。
我们非常幸运,在雨季和旱季交替的季节,赶上了阳光明媚,温度适宜的一天,登高望远,群山耸立,巍峨壮美,俯首低头,乌鲁班河奔流不息,涛涛河水,彷如玉带。在参观遗址了过程中,时而平坝草地,豁然开朗,只见三三两两的羊驼,点缀其中;时而攀岩而上,狭路相逢,脚下是万丈深渊,惊险刺激。一步一景,360度无死角,无论东南西北,无论大山河流,无论绝壁险滩,无论建筑梯田,无不勾人魂魄。我想,这就是马丘比丘的魅力,一座立于山巅的废墟城池,让人心驰神往。
 几个小时的徒步爬山,走走停停,我们这群50,60多岁的“老人”,不再年轻,能爬上拴日石,已经十分不易。担心山路危险,路况不好,我们在太阳落山之前,就要下山。依依不舍,难说再见,但又不得不说再见。再见了,马丘比丘,再见了,天空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