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精英专访  >> 查看详情

精英专访

丹心昭日月 肝胆两昆仑 ——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先生(下)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8-27 13:25:11  点击:9084  属于:精英专访
(原创)文:王学
 
作者简介王学信,北京资深媒体人士,知名文化学者,中国新闻社主任记者,华声报社编委,中国侨联《海内与海外》杂志编辑部主任


       
丹心昭日月  肝胆两昆仑
——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先生


 
 
他掷地有声地说:“他们有难,就要帮他们,帮助那些蒙尘受害的忠良!”
 
        马万祺为人最重仁义忠信,且秉性刚直,临危不惧,侠肝义胆,勇为人先,素为粤港澳诸地人士所称道。新中国成立之初,他三次遭炸弹威胁,皆从容面对,鲜有惧色。一次乘船从广州返回澳门,途中遇匪,子弹横飞,而马万祺神态自若,劝大家镇静,不要慌乱,配合船长高速航进,终于驶离险境,全船旅客无不叹服。这股土匪随后即被解放军全部歼灭。
        1951年秋冬之交,广东省开展土改运动,知名爱国人士、香港大律师莫先生的妹夫郑伯龄因在家乡中山县三乡镇置有十几亩田地,被划为恶霸地主,择日准备枪决。郑妻莫芷馨焦急地找到马万祺,说明郑伯龄并无恶霸行径,更无作奸犯科等情事,恳请马万祺仗义执言,施以援手。马万祺迅即找到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部长饶彰风,如实反映情况。饶彰风当夜即向广东省主要领导告知此事,省领导极为重视,立即电令中山县派人调查核实,旋将郑伯龄先生无罪释放。
        1952年7月25日晚,马万祺突然获悉:澳门关闸的中葡哨兵发生枪战,关闸已经封锁。翌日,罗保博士通过崔乐其请马万祺出面协调此事。马万祺深感事关澳门稳定,即拨电话到广州,一个小时后,饶彰风告诉他,已向叶剑英请示,同意谈判,请他与何贤先生次日早八时出关闸。马万祺旋邀何贤赴绿村别墅见到罗保,敦促葡方尽快调查此事起因。
        次日早八时整,何贤、马万祺出关闸到了解放军拱北边防指挥部,了解到冲突系黑人葡兵挑衅所致,葡方应作道歉。何贤、马万祺将指挥部意见带给罗保转告澳督。就在二人奔走期间,双方对峙,葡方士兵又三次向中国境内开枪开炮,致两人身亡,九人受伤,形势更为危殆。何贤、马万祺再次受澳督之托,前往解放军指挥部转达澳葡政府本身愿意和睦相处,只是葡兵语言不通,因误会而导致冲突,诚恳希望中国政府谅解,宽容处理。在其后的20余天,何贤、马万祺担负和平使命,往来奔走18次,终获中国政府谅解,认为事件系葡方个别哨兵失误造成,予以宽大,只要求澳葡政府作象征性赔偿和签署道歉信,关闸风波遂告平息。
        在1957年那个“不平凡”的夏天,有朋友告知马万祺,有人指责作家胡希明借苏东坡的词《蝶恋花》挑拨党群关系,恶毒攻击共产党,拟划为右派分子。马万祺深感惊诧,亲赴广州找到饶彰风,把自己对胡的了解告知饶,认为胡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任香港《华商报》副总编辑,始终拥护中国共产党,辛勤工作,虽个性不羁,但决非反党分子,希望省委对此持审慎态度。与此同时,他也向统战部提出,对邓文钊的批判处理,也应审慎为之。中共广东省委和有关方面接纳了他的意见,胡希明未被划为右派,而邓文钊后来还被选为广东省副省长。
        面对文革浩劫的险恶风浪,他曾因不解而困惑,亦因义愤而抗争,他忧国忧民,悲愤莫名。众多的好友——廖承志、方方、连贯、梅龚彬、柯麟、李一氓、夏衍、阳翰笙……都被冲击、批斗,乃至关押,但他始终坚信自己的朋友都是“红帮”,不是“黑帮”。他写信告诉住在北京叶帅家的大儿子马有建、二儿子马有恒:“如果硬要把我的‘红帮’朋友打成‘黑帮’,我绝不怕株连!”他还托朋友带了一批食品、衣服、药品交给马有建,叫他分别送给何香凝及梅龚彬、方方、连贯诸友。他掷地有声地说:“他们有难,就要帮他们,帮助那些蒙尘受害的忠良!”
        柯麟被诬批斗,那些“四人帮”的爪牙甚至利用一个在镜湖医院护士学校因违规被革退的女学生,声称柯院长迫害她。马万祺闻听拍案而起,即刻以镜湖医院慈善会副董事长名义命令该院负责人找到当时的纪录如实抄写一份,加盖印鉴作为证明,交给柯正平,递交广东省有关部门,以解柯麟之厄。不久,叶帅设法将柯麟接到北京,住进总参招待所治病、调养。
        1969年,马万祺偕夫人赶赴北京,带上何香凝老人最喜欢的食品和常用药物,到廖家拜谒何香凝老人和廖承志夫人经普椿。马万祺恭敬地对老人家说:“祝您老人家慈躬康泰,健康长寿。”“多谢你们有心啊!”何香凝老人头脑依然清晰,说:“前年我生日,你们的大公子、二公子和龚彬的小公子来向我拜寿,还送来曲奇饼。你们有心,总惦记着我……”回到华侨饭店,马万祺对赶来的有建、有恒说:“廖家一门忠烈,两代英贤,令世人景仰,而目下情况,实令人堪忧。要尽力帮助廖家,常去探望何老太,经伯娘,给她们以精神上的安慰。”自此,马万祺年年赴京看望诸位好友亲眷,拜访叶帅,并吩咐儿子有礼、有为、有仁利用学校假期携带食品、药物赴京探望逆境中的诸位世伯家属。当时聂帅身体欠佳,有建便想方设法搞来必需的药物,送给聂帅服用。
        1970年夏天,马万祺伉俪专程赴京祝贺老朋友叶帅74岁寿辰,书房品茗,互道衷曲。叶帅对他们远道来祝寿甚感欣慰,说:“我很感谢你们的盛情。”接着,又拉着马万祺的手,低声吟诵曹孟德的名诗《龟虽寿》,吟罢,特意用右手食指在马万祺手心上写了“老骥伏枥”四个字。马万祺顿时心领神会,晓悟叶帅对国事早已志存高远,他知道,即使在激流深处,而英雄未老,人民终有胜利的那一天。
        1973年,始终关心马有恒婚事的柯麟夫妇叫儿子柯小麒向荣毅仁先生最小的女儿荣智婉探询,有意撮合他们的婚姻大事。有恒与智婉虽然一见钟情,但均矜持腼腆,柯小麒便替他们作主决定订婚。叶帅、廖公闻听均表赞成,周总理听了廖承志的汇报,也欣然称好:“荣毅仁与马万祺结为姻亲,通二姓之好是一桩好事,我当然支持。而且叶帅既已赞成,我当然同意啦!”是年8月8日,北京饭店八楼宴会厅喜庆而欢乐,马万祺暨夫人罗柏心、荣毅仁暨夫人杨鉴清偕同马有恒、荣智婉,恭迎来自北京、上海、澳门的诸多亲友,接受他们的祝福。此刻,宴会厅席开20桌,宾主笑逐颜开,频频举杯,共贺荣马联姻之喜。如此隆重而热闹的订婚宴会,这在文革期间的北京堪称破天荒的盛事,一时传为佳话。
 
他对澳门总督说:“我希望总督阁下向贵国政府反映,促进中葡两国友谊发展,尽快建立外交关系。”
 
        文革浩劫成为历史,神州迎来新的春天。1978年2月下旬,马万祺与何贤作为港澳委员联袂赴京,参加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被推举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大会选举邓小平为第五届全国政协主席。会议结束后不久,马万祺伉俪在4月的春光中第三次来到杭州西湖参观游览,在西冷饭店巧遇澳门总督李安道伉俪。马万祺特意安排了一顿丰盛的午宴招待他们,李安道夫妇品尝着著名的西湖醋鱼和金华火腿,赞不绝口,并指着西湖的湖光山色赞叹道:“这里的风景,真是人间天堂啊!”
        “五·一“节前夕,马万祺伉俪又应邀出席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为参加庆祝活动的海外华侨和港澳同胞代表举行的盛大欢迎宴会。马万祺深感荣幸的是,他不仅和邓小平同席,且坐在邓小平的右边。“马先生,欢迎你到北京过五·一节。”邓小平亲切地说。接着两人便亲热地攀谈起来,马万祺向邓小平谈及自己对祖国富强昌盛的殷殷期盼,邓小平在谈话中则深刻阐明了他振兴中华的宏伟构想。马万祺闻听,心悦诚服,深受教育,对未来中华之崛起顿增无限信心。
        京华归来,马万祺先生又见到澳门总督李安道,两人亲热地寒暄起来。马万祺对他说:“现在澳门同广东、澳门同中国的关系良好,交往密切。我希望总督阁下向贵国政府反映,促进中葡两国友谊发展,尽快建立外交关系。”“马先生,你提出的建议很好,我一定向里斯本反映。我本人也希望葡国同中国的友谊进一步发展,希望两国政府早日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李安道总督诚挚地表示。
        一个多月后,葡萄牙行政改革部部长雷炳纳访问澳门,何贤与马万祺为他举行了欢迎宴会。他高兴地告诉主人:“葡国政府很重视澳门同广东省的良好关系,很重视同中国的友好。现在,两国政府的代表正在欧洲进行双边会谈,以便寻求解决办法,排除迄今为止在建交中存在的一切障碍。”得知这一信息,令何贤和马万祺都十分兴奋。1979年2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葡萄牙政府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两国从即日起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在3个月内互派大使。马万祺高兴地对记者发表谈话说:“中葡两国建交符合中葡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对澳门起了安定、繁荣的作用,对香港也将产生稳定局面的良好影响。中葡两国建交是值得高兴的事。”
        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正蓄势待发。4月中旬,马万祺先生率澳门工商代表团前往广州参加春交会,期间遇到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省长习仲勋和省委第二书记、广州市市长杨尚昆。他们向他征询:“考虑在邻近港澳的地方划出一块土地设一个经济出口特区。马先生,你看是否可行?”“这是一个好主意,我十分赞成。”马万祺坚定地表示。
        次日,马万祺伉俪飞往北京,廖承志把他们接到家里,叙罢家常,说:“前些日子香港有人建议划出一个区,最好在深圳,在中央直接管辖下,鼓励港澳同胞和海外华侨回国投资建厂。”说着,温和的目光落在马万祺脸上,期待着他的回答。“廖公,我认为这个意见很好……”马万祺把昨天与习仲勋、杨尚昆会晤的情形又说了一遍。
        廖承志接着说:“荣毅仁先生前几天遇到我,他刚从香港探亲回京,带来他侄儿荣智鑫的一份建议给我,是关于设立深圳华侨投资区的。我回家细细一看,和查济民先生的建议不谋而合!”马万祺听了,深表赞赏和支持:“这个设想很不错,深圳和珠海都可以考虑设立这样的出口工业特区,而且应早日设立。”“好,好!”廖承志满意地说:“这样的工业出口特区要成立,宜早不宜迟!”翌年8月21日,在邓小平的积极倡导下,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五次会议批准在深圳、珠海等地成立经济特区,中国的改革开放跃上了新的台阶。
 
“作为荣誉市民,我们将一如既往,更加关心和支持广州的经济建设,共同推动社会进步”
 
        1987年4月13日,中葡两国政府签署联合声明,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于1999年12月20日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不久,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立,姬鹏飞出任主任委员,马万祺与胡绳、王汉斌、何鸿燊 、何厚铧出任副主任委员。马万祺与其他48名委员一起积极投入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并为此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作为颇享盛誉的诗词家,马万祺先生对祖国的文学创作和文化事业,情有独钟,平素便极为关心,所以当深圳市市长梁湘约同中国作协常务书记张锲一同拜访他,提起创立中华文学基金会的设想时,他便连声道;“好,好。要繁荣创作,鼓励创作,没有文学基金是有困难的,张先生的设想很好,我支持。”接着,他赠给中国作协一辆轿车、一辆面包车及复印机、传真机等办公设备,供筹建基金会使用,并捐资在北京修建文采阁作为该会会址,在安徽合肥参与投资兴建安徽文采大厦,在广东与深圳文联共建“创作之家”。中华文学基金会于1986年6月14日正式成立,万里委员长任名誉会长,巴金任会长,马万祺与霍英东、冯牧、张锲等9人为副会长,冰心、夏衍、荣毅仁、伍修权等28人为顾问。中华文学基金会的创立和成功发展,使马万祺先生倍感欣慰。
        1989年7月7日,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南海亲切接见港澳人大常委和政协常委,邀马万祺先生和他坐在一起,这使马万祺深为感动。
        江总书记在谈话中缅怀道;“我的家乡是扬州,我们家乡有一座史公墓,是扬州人民为纪念明末抗清的民族英雄史可法而建的。三百年来,万民景仰,千古流芳。”马万祺听了,深有同感,他说:“清室睿亲王多尔衮兵临扬州,致信南明督师、兵部尚书史可法,威胁道:‘兵行在即,可西可东。南国安危,在此一举。”还口出狂言:‘将以为天堑不能飞渡,扬鞭不足断流耶?’其势可谓咄咄逼人。”江总书记点头赞成马万祺的见解,并称赞史可法《复多尔衮书》义正辞严,表现出忠心耿耿、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马万祺接着说:“史阁部的《复多尔衮书》表现出中华民族历史上忠臣义士的千秋气节。他在信中写道:‘法北望陵庙,无涕可挥;身蹈大戮,罪应万死。所以不即从先帝者,实惟社稷之故。《传》曰:“竭股肱之力,继之以忠贞。”法处今日,致命遂志,克尽臣节,所以报也。’这真是一篇大义凛然、气壮山河的正气歌。”江总书记表示赞同,他赞扬史可法,还赞扬林则徐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吟诵了林则徐的两句名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江总书记的平易近人、诚恳真挚和他对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渊博学养,令马万祺和在座的港澳人士钦佩不已。
        1993年2月5日,羊城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广州市人民政府隆重举行大会,向49位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和国际友人颁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马万祺与李嘉诚、郑裕彤、李兆基、郭炳湘、
何鸿 、何厚铧诸先生及日本友人桑原敬一、山田忠,美国友人卡洛尔·托马斯夫人等共同获此殊荣。国家主席杨尚昆向他们表示热烈祝贺,广州市委书记高祀仁为他们对广州市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所作出的重大贡献表示衷心感谢。马万祺则代表49位“荣誉市民”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作为荣誉市民,我们将一如既往,更加关心和支持广州的经济建设,共同推动社会进步,以答谢广州市领导和人民所给予的荣誉。”在讲话中,他以诗言志:“饮水思源源久远,故乡明月月圆明。珠江鼎沸兴华念,港澳台胞一脉情。”
        1993年3月26日,在全国政协八届一次会议上,德高望重的马万祺先生以1849票高票当选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新闻社记者访问了他,向全世界华文传媒发出《新闻人物: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马万祺》的专题报道,赞扬马万祺先生“不仅能书善诗,更是慈善家、实业家、社会活动家。他一面经商,一面从事社会活动,资助社团、慈善、教育、体育等事业。”当记者问及《澳门基本法》这部凝聚着他诸多心血的历史性法律即将诞生的感想,马万祺先生欣慰地笑了。他说:“我将不辜负澳门同胞的重托,深感任重道远,并会为港澳的平稳过渡尽力。”
        是年4月中旬,他应北京大学盛情邀请,作了题为《21世纪亚太地区将成为国际经济发展重点》的学术演讲,受到北大师生的热烈欢迎。接着,北大副校长罗豪才教授主持了授予马万祺先生为北京大学顾问教授称号仪式,吴树青校长向马万祺先生郑重颁发了顾问教授聘书。
        1995年1月10日,由邓小平题写书名的《马万祺诗词选》首发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王汉斌、雷洁琼、吴阶平、钱伟长、邓兆祥、杨汝岱、胡绳、孙孚凌、朱光亚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各界嘉宾二百余人出席了仪式。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王震、杨尚昆、荣毅仁、万里、叶选平为《诗词选》题了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全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中国作协副主席冯牧等在讲话中无不盛赞马老诗词字里行间洋溢的爱国情怀、赤子心声,以及他深厚的国学素养、博大的人文胸襟,认为其作品堪称当代诗史。
 
他为中华之崛起倾注了其全部心血和炽热情愫
 
        自打抗日战争以来,马万祺伉俪秉承祖上“仁者爱人,急公好义”之遗风,身在澳门,心怀华夏,不遗余力地支援祖国人民的伟大抗战事业,继而为新中国的诞生,不避艰险,敢为人先,做出了鲜为人知的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马万祺伉俪为祖国的繁荣昌盛竭忠尽智,为澳门人民的福祉竭尽所能,而对改革开放的祖国,更是以其无尽的爱,为中华之崛起倾注了其全部心血和炽热的情愫。其七子二女素承庭训,均事业有成,推己及人,热心服务社会。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马万祺先生即斥巨资承担了澳门筷子基避风塘的填海造屋工程,建造了四幢20层高的公寓大厦、四座工业大厦及配套学校、住宅楼,优质廉价提供给社会。上世纪90年代初,三公子马有礼依照父亲心愿,填海造地,兴建了东华新村、华茂新村、广华新村等数十幢公寓大厦,交由澳门政府低价售出,以保障中下阶层人士自购住房之权益,为一万多个家庭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的梦想。为发展澳门经济,马万祺与何贤牵头与多位好友共同投资1亿5千万港元在路环岛兴建了联生工业园区和集装箱码头,并与何贤合作填海筑堤创办了澳门第一座现代化水泥厂,而著名的澳门大学则融入他更多的心血和关爱。
        在改革开放之初,马万祺先生便热心推动港澳乡亲在广东投资发展,共同建设珠江三角洲。他与何贤、霍英东、何鸿  、陶开裕一起投巨资扩建广珠公路,同时新建四座横跨珠江支流的公路大桥,投资兴建最早的中外合资宾馆——中山温泉宾馆和中外合资酒店——佛山璇宫酒店。其后,他与冯景禧、何贤和旅港南海商会捐资350万港元复办南海中学,独资捐建南海医院门诊大楼,捐资创立南岸老人康乐中心,捐资380万港元建造佛山市文化中心,捐资复办元甲小学、改造佛山足球场。为新建仲恺农业技术学院图书馆大楼,马万祺伉俪及陶开裕、何贤先生公子何厚铧、曾宪梓、刘宇新诸先生首捐港币200万元,马万祺先生又加赠港币100万元供图书馆购置图书、设备。在广州芳村区海南村何香凝故乡,马万祺捐赠港币30万元作为何香凝纪念学校的何香凝奖教奖学基金。
        几十年来,马万祺先生的爱心倾注到更多的地方:在四川,他捐资30万元重修辛亥英烈彭家珍大将军祠,捐资摄制反映彭家珍悲壮事迹的电视连续剧《铁血男儿》;在北京,他与三公子、全国政协委员马有礼各捐人民币50万元作为政协文史资料基金,继而联手捐资200万元人民币给人民大会堂作澳门厅装修之用;为援助安徽巢湖灾区重建,他慷然捐善款30万元人民币;他和夫人前往湖南灾区了解救援工作时,除先前已捐的善款外,当场再捐20万元人民币,以解灾民之急。
        江西遭受严重水灾,他偕夫人及马有礼伉俪、孙儿孙女看望灾区人民。孙儿马志毅刚从加拿大学成归来,虽因车祸腿伤未愈,仍拄着拐杖前来灾区慰问,并将平日节省下的零用钱10万元人民币亲手交给灾区人民。年方5岁的小孙女马志宽将自己从澳门带来的糖果、糕点,一份份分发给灾区的小朋友。此行中,马有礼委员还特别捐赠井冈山中学一座科教楼及先进的教学设备,并承诺大楼竣工后的5年内,凡该校考入省级和国家重点大学的学生,他都将补助部分学费。
        在广东清远灾区,马万祺先生当场捐赠人民币10万元以为援手,翌年偕夫人来看望清远人民,再捐港币120万元为清远职业培训中心扩建校舍,添置教学设备。清远市连南县金坑村瑶族小学女教师唐海英至今仍记得,10年前,残破的校舍险象环生,县政府设法所筹款项仍有10万元缺口,是马万祺先生、何厚铧先生获悉后寄来的10万元解了学校的燃眉之急。
        1993年元月15日,在马万祺伉俪金婚纪念庆典上,面对600余位中外嘉宾,马老诗思潮涌,即席赋《临江仙》一首。其词曰:“纪念金婚情意重,喜逢经济腾飞。满怀欣慰庆佳期。儿孙承膝下,举案共齐眉。政策开明称盛世,江山如画如诗。和平统一共时宜。弟兄同御侮,祖国竞生辉。”在庆典上,马万祺伉俪向澳门镜湖医院员工奖励基金、澳门妇女联合会及中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各捐赠港币50万元。而此前,二公子马有恒为感谢母校暨南大学培育之恩,亦捐港币100万元为母校修建校友楼。三公子马有仁与卢凤仪小姐燕尔新婚之际,将亲友致送的婚礼贺仪葡币125366元及港币68901元,悉数捐给镜湖医院,并按贺仪款数总额,再捐给镜湖医院。此举令马万祺伉俪不禁回想起50年前的新婚往事,心中颇感欣慰……
        此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在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主席台上,在催人奋进的国歌声中,马万祺先生仿佛看到,在中华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十三亿华夏儿女正团结在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周围,为全面实现小康,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拼搏进取,大步向前。此时此刻,几丝笑纹绽开在马万祺先生的眼角,一股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蓦的涌上心头……■(下)


编者注:
杰出的社会活动家,著名的爱国人士,澳门工商界知名人士,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九、十、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华文学基金会会长,澳门中华总商会永远会长,澳门大华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马万祺先生,因病于2014年5月26日18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