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苑说法  >> 查看详情

法苑说法

葵花付英律师:圣诞冥思(3)―― 圣经民族(1)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18-01-09 13:15:08  点击:9148  属于:法苑说法


[葵花付英律师原创]

 

2018年将至,很多人回以色列或到美国休假去了,往日热闹的Synagogue清静很多。祷告完毕后,与友们继续起塔木德的讨论,慢慢领悟一个个案例。上帝对亚伯拉罕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的这个民族,曾经在巴比伦濒临灭绝,但因一本书而涅槃重生。

 

闲聊起在公交车上常见的一道风景,一些穿得严严实实的犹太人手捧律法书,凝神定气、坐不窥堂的架势。试着理解传统犹太人:想获得永生,就应连接上帝,因唯有上帝才是永恒的。也即“人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的答案版本之一:成为犹太人,也就是一个敬拜上帝的人。

 

而连接上帝的途经主要有三:读经,祷告,学习《Tora 律法书》(超越一切途径的途径)。《Tora 律法书》,侠义上指《Tanach 圣经》开头的五本书,即《Chamisha ChumsheTora 摩西五经》;广义上指《Tora ShebiChtav 书面律法》与《Tora ShebAl Pe 口传律法》。这好几百本书,照我现在的阅读进度,读完读好的日子,不知道在哪里!

 

 

聊起Synagogue的建筑及装饰风格。知道Synagogue的传统是以耶路撒冷的神庙作为原本的。可是神庙并未留下可效仿的图像,所以世界各地的Synagogue建筑形式就多样了。比如,在中国天津的Synagogue,直觉与常见到的天主教堂没太大区别,但与蒙特利尔任何一家Synagogue比较,相去甚远。共同的是,基本所有的Synagogue里:都有“圣约柜”,用于保存《摩西五经》卷轴;有一个大台子,为诵读摩西五经时用;有一个常明的七烛台,是犹太人的象征,源于摩西看见西奈山上的橄榄树在燃烧;有一个面向圣约柜的小讲台,是拉比站在上面领导祈祷用的。与其他宗教区别显著的一点是,Synagogue里不允许有偶像和画像(清真寺也是这样的)。有些Synagogue,比如我在的,就有12 个窗户,这有特别的寓意,象征摩西带领逃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的12个部族,祝愿全体以色列人团结在一起。

 

 

聊起Synagogue的数量和功用。犹太教律法列明,成年男人一天必须由10人以上聚集在一起祈祷三次,也就是为什么在我所居住的这个被我调侃不如北京的一个居委会管辖大的犹太市区里,有着上百个Synagogue。与中国人传统理解中的宗教场所不同,犹太会堂不仅仅举行宗教活动,还用于公共活动、成人和学龄儿童的教育,幼儿园、学校常都在一起,如我所在的这个在市里算是规模较大的会堂,幼儿园、小学、成人教育,应有尽有。举办各种大型活动,场地设施齐备,服务更是五星级的。

 

当然,最近因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而引发的种种事件,更是Synagogue中谈论的重点。讨论政治,教派冲突等等,在Synagogue里从不回避,但在特殊时期,室外会增设保安。从美国而来的、从以色列来的,从有犹太人存在的世界各角落而来的,精神领袖们、政府代表们、外交家们在Synagogue里高谈国事、战事与爱国主义,是习空见惯的事情。其实这曾经让我非常困惑过,尤其是看到拉比们激情万仗作着煽动性政治话题的演讲时。因为依照我对宗教的理解,政教应当是分离的。屡次试图找寻答案,仅从拉比 约纳谭•杂克斯的书里里翻到些许帮助理解的话语,但仍懵懵懂懂:“妥拉警告说,政治实体的建立充满了冲突,但是伟大的事情也在冲突中产生。”“在妥拉中,一个议题充满着尤其多的矛盾性和复杂性,即狭义上的君主权力问题以及广义上的政治议题。在一个符合妥拉精神的理想社会,除了上主之外没有人可以凌驾于另一个人之上,或者管制别人。要确保不能让人一夜之间就拥有权力。在过去的几千年人们一直在为此奋斗,并且至今还没有完成。”“人需要政权来建立一个国家,但人还需要其他的因素一起才能建立一个让人感到荣耀的社会。”

 

巴以冲突一直是一个重大的困扰问题。为了寻找到答案,以色列的历史、宗教根源,亚伯拉罕、摩西、应许之地等都激发起我的好奇心。公元前589年,最后的古以色列人、犹太人起来反抗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尼布甲尼撒下令踏平耶路撒冷,摧毁了犹太人最珍视的东西–所罗门圣殿。之后,巴比伦人将犹太人虏往巴比伦城,犹太人似乎注定消失。奇迹却发生了,那些身陷巴比伦之囚的犹太智者们,没有用刀没有用剑,而是聚到了一起,一笔一笔落下了犹太祖先们的故事,完成着伟大的书――圣经,来进行反击。它用过去的故事解释着当前面临的灾难,理解着犹太人自己的世界。激起我更大好奇的是,智者们又是如何给绝望中的人们一个解释:以色列人做错了什么,而失去了上帝的眷顾。

 

抛出西蒙•蒙蒂菲奥的一段话:“一直都有两个耶路撒冷,天国的和尘世的,两个耶路撒冷都更多地受制于信仰和情感,而非理智和事实。但无论如何,耶路撒冷依然是世界的中心。”引出他的另一段话语:“尼布甲尼撒对耶路撒冷的毁灭造就了这座城市的神圣——正是那场灾难促使犹太人记录并赞颂锡安的荣耀。通常来说,这样的大灾难会导致一个民族的消亡,然而犹太人生机勃勃,对自己的上帝忠贞不渝,最为重要的是,他们还在《圣经》中将自己的历史记载了下来,这些都为耶路撒冷日后的名声和神圣奠定了基石。”

 

渐渐地,我意识到:让流浪2000多年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犹太人坚守住自己的民族身份: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信什么理论的法宝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