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全站LOGO右侧VIP广告[2017-01-27 00:33:01]
网站首页 时事新闻 高新科技 金融财商 法苑说法 共生学堂 漫游天下 行走中国 专家论坛 精英专访 中华国粹 医疗卫生 文学园地 Photo Travel News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苑说法  >> 查看详情

法苑说法

【共生传媒】金弢专题: 海外创业与法      

来源: 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  日期:2021-07-03 01:41:28  点击:9400  属于:法苑说法
【法苑说法】
 
 五十佳评
 

金弢
 

作者在自己的酒楼——慕尼黑香港大酒楼

    学弟出国求学,创业做生意,他的经验常常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若想集中精力,平平静静地做事,总会有节外生枝、始料未及的倒霉事把人搅得鸡犬不宁,夜不安眠,生意无法正常运营。一家普通企业是这样,一家酒楼、一家海外中餐厅更是如此。网络流行由来已久,特别是近来五年、八年的更为风靡。

    科技手段越来越高,信息流通越来越快,而人变得越来越惰,对网络的依赖也越来越强。对诸多事情的判断,不再靠自己的经历,失去了自身的体验,网评结果左右了自己的定夺。当今社会,只要是个公开机构,尤其服务行业,就难免任人随意点评。这种后果之严重,实实在在验证了餐饮业的行话:要把生意做起来,得付出三年的坚持;生意一旦塌下去,用不了三个月。特别是碰上网评误导,负面效应就越加凸显。

    网评是一把双刃剑。好的一面它有广告效益,不但能彰善你的优势,给你带来新客源; 但网络也能很快被人利用,成为敲诈的工具,严重时可以成为要挟甚至恐吓的手段。随便举个再平常不过的例子:有人来电话订房间,服务台开价150欧,客人则声称,“某某饭店跟你们星级相当,各种现代设备、五星服务质量与你们不相伯仲,人家120就能拿下,你们是贵得去了。你们要是给不了这个价,我只好去网上投诉,好好给你们做个反面宣传”。碰到此样事例,店主无奈只好忍气吞声,被迫就范。是没有一个饭店老板敢不作让步的。

    到了餐饮这一行,类似行径更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怪了。这等下流客,想随便找个借口,敲你十来个欧元简直是易如反掌。有幸的是这种客不是天天都有。就算是委屈求全吃了亏,但这种小打小闹,损失毕竟有限。然而一旦遇到网络公司的舞弊敲诈,营业额会转瞬失之上万,快则几周,慢则也用不了一个月。

    德国在饮食行业,过去网络市场一直以 Q 公司为主导,加之十几年前德国人对网评的关注与需求尚未提上议事日程。时隔不久,某国一家跨国网络大公司进军德国,吞下德国这家媒体大佬。这些人处世做事不按欧洲人的游戏规则出牌,他们带来的不仅是他们习惯的垄断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经营方法、弱肉强食的商业之道,还念念不忘二次大战的历史,以当年胜利者的姿态在德国横行不法、霸气登场,视法规于不顾。

    为了达到以最快的速度实现资本回笼,他们采用引诱、误导、威胁、敲诈的手段胁迫商家认购广告。手法出奇、花样翻新、策划缜密,在欧洲闻所未闻。这种一反常态的经营手段,让一大批首当其冲的老板周章失措、惊魂不定、无可奈何。我的学弟就成了第一批受害者。

    此家跨国公司在作了充分的准备后,广告推销兵分两路:一路人马负责销售,一路人马操纵网评;两路人马相呼相应,配合默契。广告队用的均是悦耳的女声和柔婉的男低音,电话里娓娓道来、不绝于耳。解说耐心且细致,可以不厌其烦地一个多小时向你阐述广告的详情。而且每次来电都把握住最佳时间,伺机中午生意高峰已过、即将下班还尚未离开时来电话,几乎天天定时定点,缠上你死不放手,把大篇的广告条例,逐字逐句地一一介绍。他们心存不轨,生怕将证据落进他人之手,放弃了传统的广告邮寄。 此番冗长的电话,让人不可思议。这些人巧舌如簧,满嘴谎言,口口声声推诿公司开业伊始,文件尚在筹建之中。

 

    卖广告的则个个门里出身,俐齿巧令,练就三寸不烂之舌,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提问时,连说个“不”的机会都不给你。他们不问你:喜不喜欢买 200 欧的月广告、或者愿不愿意买 900 欧的年广告,而问你是更愿意买 200 还是 900 的,或者 600 和 700 欧两种你选择哪一项。你都无法用 “不” 来拒绝,可谓机关算尽。即使今日电话无果,也不罢休,会留下话头,为明天埋下伏笔。这种人吃透对方心理,谙悉老板难以拒人门外,怕得罪了人影响生意,更何况明白自己的网评被操控在他人之手,唯恐有个闪失,冒犯了他们。总想恶狗远避!

    然而你无法躲避!两个卖广告的,一男一女依次进攻,如轮番轰炸,几个星期从无间断。学弟把情况一再解释,明说因为圣诞,年度广告都已签约,全年预算已经透支,不再另做安排;若有诚意,明年可以合作。尽管说得如此明白,而且该说的都已明言,对方时隔一两天还会再来电话,声称有新产品出炉,价格更加优惠,总之非让你出血不可,不然缠得你没完没了。虽然话已说尽,还做了明年的保证,但只要是最终没马上掏钱,你就进了黑名单。此刻,操控网评的便开始悄然行动。

    是时,学弟企业网评60封,总数评分徘徊在4点几星。大多老板非常在意企业的网评,会时时关注。学弟平时难得进办公室,一天发现自己的总评分在下跌,而且网评数量也在减少。按常情,总评下跌意味有人写了差评,评分被拉了下来。如果这样,网评的数量会增加,而这次却一反常态地在减少。

    这种事情的发生会引起老板的警觉,说明网评有人在做手脚。学弟一时并没有把网站联想进去,认为是谁撤走了好评。在网评起变化的同时,推销广告的照常来电话。在学弟坚持不认购的情况下,一个礼拜后,好评一夜间少去了十多个,总分也从4点多跌到了3点8星,这是从未有过的最差业绩。网评这样同时大量消失,说明跟顾客无关,客人不会联手这么干,问题只能出在网站。往下,时不时地少掉几个好评成了家常便饭。

    几个星期过去,一天突然发生了奇迹,学弟这段时间失去的网评全部复原,总分又窜升为四星多。学弟如释重负。心想,是啊,卖广告的不是声称网站的系统尚未完善吗?他相信了谎言,私下希冀网络的紊乱早早过去,网页尽快恢复正常。但没想到的是,这是网络公司通过网评的不时变化,在向学弟明确表示,他们能够任意操纵网评,如果肯掏钱买广告,一切可以恢复正常;如果愿意出更多的钱,总分还可以再提高,就是没人写好评,他们也会帮着写,只要肯出钱。这在后来的回忆中,学弟才悟出了当初电话里的话中有话。

    为了逃避取证,不授人以柄,他们不直言明语强迫,让老板自己去体会、领悟,如同飞蛾扑火。不过,假若一开始就醒悟到了这一点,学弟会认购的,因为其中得失,身为老板是了如指掌。但谁会有这种先见之明呢?

    马上,好景不长,过了三天,网站看学弟没反应,大规模的删除接踵而来,不仅曾被删过的网评顿间消失,另加20多好评一夜间无影无踪。就这样一步一步,总分已跌至 3 星,而且总分滑坡还在继续。 到了这时,生意的负面效应出现了。一种让人莫名其妙的怪现象:那就是接二连三、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些订好台的客人来电取销,更多的客人根本没打招呼就不来,而这种现象与日俱增,每天的营业额明显地开始减少。起初,订台的不来,学弟以为是听错了电话,抑或记错了时间,这种事以往也有发生。然而有次八人订台是学弟亲自接的电话,各种信息笔录得详细清楚,而且言犹在耳,结果还是照样没来。学弟专门去办公室一查网,看到总评已跌到了二点几星。有的客人,电话取消订台时,明确地说看了网评太差,失去了信心。

    有一单位50号员工搞圣诞聚餐,选中了学弟,女秘书一个月前定了位,还要事先来查看环境。临近一星期,突然电话取消,当然查看也不来了。学弟问她是何原因,她怕伤了对方自尊怎么也不肯说。于是学弟主动提出,说眼下正遭网络敲诈,强迫认购广告,因为没有屈服要挟,被删掉了五十个佳评。

    那位女士明白了真相,才肯一吐实言:“嗷,原来是这样,难怪老板说我怎么找了一家网评这么差的店,光有三个网评,而且还都是一星两星的,我也觉得奇怪,一个月前不还是好好的,人气很旺的,怎么一下子面目全非了?老板还怀疑我在玩什么猫腻呐!但再改回来是不可能的了,老板亲自在别的餐厅定了餐,通知都发出去了。这个情况我要跟老板说明一下,争取明年吧!”

   学弟说:“这件事您可是前前后后的证人,我正咨询律师准备起诉,到时候您可要帮我作证啊!” 她说,没错,我会帮您出庭证明事实真相的。学弟记录下女士的全部信息,并核实了她第一次来电话订位的日期。

    这家网络公司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侵犯人权,在侵犯他人的经济权益,不法行为竟敢如此胆大包天,做得这么心安理得,教人吃惊。它像一只无形的巨手,把人压得窒息。一年中生意最旺的月份眼睁睁地看着在流逝。学弟把此情告诉了每一个客人,大家都说一进门就觉得苗头不对,餐厅没有了往常的热闹劲儿,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其实这是真地出了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客人听了,个个义愤填膺,人人献计献策。那可都是些受过高等教育、身居要职的好友熟客,是贤能之辈,他们自然不会听之任之。他们强力建议马上采取行动,不少人毛遂自荐,愿助一臂之力。

    这个国家是个富有正义感的民族,对不合法的现象不会视而不见,这在基本法有账可查。熟客好友八人,都是高学历者,情急之下,第二天夜里开了应急会议,群策群力研究应对措施。众议之下方案有四:

    一是法律诉讼。必须尽快地、巨细无遗地收集一切证据,整理以往的电话记录,记录网评删除的经过、每次电话的内容、时间,已有的证据加以充实,尽量逐日逐事回忆一个月来事情的经过,这对学弟来说无疑是巨大的额外工作量。同时要马上咨询专业律师;

    方案第二是尽快爆料媒体。当时在坐的有两人曾给 《明镜》、《南德》 撰过稿,而且跟本地报纸过往甚密;

    第三方案是学弟自己提出来的:屈服认命。明天就主动去电话认购广告,复原好评,平息骚扰,正常营业。因为他算过一笔账,这样下去生意明摆着会损失上万,还不如拿出损失的十分之一买广告,这叫丢卒保车,中国人不是相信好汉不吃眼前亏嘛!不能无视事实,这是一场小羔羊与豺狼的抗衡,胳膊怎能扭过大腿?然而他的想法一出口,立马遭到全体反对。“不行!” 大家异口同声,我们不吃他们那一套!这个头不能开!

    最后方案是:以不变应万变,暂时按兵不动,再作观望。但大家认为生意吃亏不起,损失太惨重,而且必须马上有所作为。大家再次细细权衡得失。若上法庭:从起诉到结案起码要有一年之久,这意味着要牵扯很多精力和时间。 再者,律师费怎么也要五、六千。胜诉虽然不在话下,但能否真的得到赔偿是个未知数。接下来学弟从律师处得知,此类案例在德国的法律中,查不到相关可依的条文;

    经过热议,最后一致认为爆料媒体为上上策,既然一时间在法律上无法杜绝此类胡作非为,就通过舆论的力量把他们搞臭,并尽快联络本地报纸。两位记者答应连夜网络撰文,媒体人信心满怀,斗志高昂。

    第二天,地方报纸、《南德》、《焦点》、网络等媒体均有记者到访,几乎同时,各家媒体连篇累牍都作了重头报道,当地 《晚报》以整版的篇幅刊登了调查结果,该市第一市长接受了多家媒体的专访,并亲自撰文质疑这种唯利是图、有损社会公信、自私不道德的经商手段。那家公司一夜间臭名昭著,成了过街老鼠。民众共起,谴责公司强奸民意,怨怼诟病之声响彻网络。

    该公司在汉堡的办事处,每月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被围得水泄不通,记者群起轮番发难,弄得新闻发布会很下不了台,一败涂地,根本无力招架,只好中途休会。反之,学弟餐厅的点击率一天之内腾跃五千以上,好评如潮,一下子越增三百。访客打开被删除的昔评,重新发表。学弟因祸得福,骤间成了媒体热点,日日客满,生意忙得根本做不过来:那是一家有65年历史的老字号,作为第三任,仅学弟就经营了二十多年。

    众多的老客看了报道想起了学弟,有深表同情的、有出于好奇的、有网评行家、有路客、也有来城里办事看病的,人人都想一睹为快。连网站汉堡办事处也找上了门来。

    几天后的某个下午 5 点 ,办事处打电话到学弟家,问他该怎么感谢他们。学弟说:“算是你们的命大我还没把你们告上法庭。” 那人说,一天之内学弟店的点击率超过六千,这是他们网站开张以来的最好记录,就是华尔街上市那天也没这么红火。

    学弟答:“不过你们这回可是臭名远扬!想在德国再起死回生、东山再起,恐怕难于上青天!” 事实也是如此。往后很多年过去,此家公司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一直无声无息,默默无闻,逐渐被人淡忘,上亿美元的投资也算打了水漂。 至此,学弟愤愤而言: “你们做事这么缺德,别忘了你家的祖坟!”那人说:“我们没干坏事,没有删评啊!是机器自动干的。” 学弟说:“机器是死的,它后面还不是有你这个大活人!”

    学弟说:“现在都下午五点了,我一整天还没吃东西,马上又得上班。” 那人说有要紧事情要谈。学弟说明天给他回电话。对方说不行,办公室只有自动电话器。学弟让他明天再打来。那人不肯,明摆着害怕学弟明天安装好了录音器,录他的证词。他言称要跟学弟谈判,做一次交易。他说他们不再要学弟出钱买广告了,保证以后给他25个网评,总分是3点5星,言下之意让学弟不要再去媒体捅他们了,甚至把他们告上法庭。让学弟万分吃惊是,在旁无证人的情况下,那种人可以如此恬不知耻、毫无掩饰地承认做假。

    自消息一见报,引来了更多的受害者向媒体自报家门。 该市 《晚报》 几天连载,追踪报道了两起已诉诸法庭的案例:一家在本市规模很大、很有名望的健身房连锁店,一家汉堡的内科诊疗所。巴伐利亚州级法院以及汉堡市立法院最后审判的结果:那家跨国公司被处以对健身房老板以及汉堡内科诊疗所医生分别为两万及二十万欧元的赔偿。

    新闻发布会上,网络公司代言人确认:判决书已经收到,但是判决书所用的怪怪文字我们如读天书;加上本公司总部设在爱尔兰,德国的法律於我们无效!

    看来一场欧盟法庭之战在所难免。
慕尼黑电视台,金弢主播:中国文学与烹饪
 


    2021年1月25日 新稿慕尼黑

    编辑:胡宪

 
———广告————


 

点击图片看详情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网站


欢迎关注加拿大共生国际传媒微信公众号

欢迎惠顾广告!
联系电话:胡宪  514-246-3958,胡海  010-15901065716